孤立中共黨內反動派,粉碎江氏復辟終身制


中國在政治體制改革持續停滯中又進入了新的一年。在這新一年到來之際,我們中國人不僅絲毫看不到政治體制改革的微弱曙光,反而卻望見那個人崇拜復辟、家長制復辟和終身制復辟的壓城黑雲。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和中國人民,眼下正面臨著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黨內反動派要開歷史倒車而被強加的一場嚴重的政治危機。

我們知道,江澤民在中國掌權的這十年,是中國政治體制改革徹底停滯的十年,是中共黨和國家通體腐敗的十年,是中國的人權進一步惡化的十年,也是各類社會矛盾愈演愈烈的十年。可是,不是別人,正是這個導致停滯的江澤民,正是這個當初在鄧小平面前信誓旦旦不搞終身制的江澤民,卻還想把這種停滯狀況繼續下去,繼續到中國社會危機總爆發的那一天,繼續到他死後哪怕洪水滔天的那一天。

本來,自中共十一屆三中中全會以後,有鑒於黨內曾盛行過的個人崇拜、家長制和終身制危害甚烈的慘痛教訓,中共曾大張旗鼓地批判過個人崇拜和把個人凌駕於黨之上的家長制,批判過黨和國家實際存在的最高權力的終身制。作為這場批判的成果,是中共在組織上、包括在中央最高權力核心內部,開始了其幹部的年輕化進程;是以設立中顧委為標誌,開始了意在向包括中央最高權位在內的退休制度建立的過渡進程。

應該說,在這個進程中,鄧小平、陳雲、彭真這些中共元老都帶了頭。正是在他們大力推動的中共幹部年輕化的過程中,江澤民才有機會擠到省、部長的職位,才有可能爬上這黨「核心」的高位。他江澤民是當今的袁世凱,因為他是公然背信棄義,公然開歷史倒車,公然搞陰謀詭計,公然搞復辟。

我們還記得,在籌備中共第十五次代表大會時,江澤民是以年齡線為由,以鄧小平遺訓為由,也以莊嚴的承諾為由,逼退喬石的。可此役一告捷,他就顧不得其承諾言猶在耳、墨跡未乾,便急匆匆地開始他復辟終身制的部署了。首先,它踐踏中共《關於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等黨規黨法,在黨內肆無忌憚地以己劃線,拉幫結派,大搞上海幫;接著,又靠著這個小宗派的吹喇叭、抬轎子,將中共早已明文禁止的突出個人、個人崇拜、個人迷信死灰復燃;隨後,則放出恢復中共主席制的試探性氣球,試圖為終身制的復辟尋求體制上的突破;最後,江澤民更破門而出,赤膊上陣,借接見外賓之機,連連拋出所謂「黨章對總書記的任期無限制」的論調,欲為最高權力終身制的大復辟製造某種法理基礎。迄今為止,江澤民在面對外國記者相關詢問時,儘管閃爍其辭,但實際唱的均是這個調子。

什麼「黨章對總書記的任期無限制」?按照鄧小平的說法,廢除終身制,是指「廢除黨和國家領導職務實際上存在的終身制。」(「在中央顧問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1982、9、13、)。既講「實際上存在」,就說明「終身制」的要害不在於黨章是否明文規定。如果僅以黨章為「據」,那你豈不也可以說中共從來就無終身制?如此一來,那當年鄧小平搞中顧委、搞接班過渡,豈不是瞎忙了10年?對此,鄧小平似乎對身後之事有所預料,故明確指出:推動幹部年輕化的目的,就是要「為退休制度的建立和領導職務終身制的廢除創造條件。」(「設顧問委員會是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的過渡辦法」1982、7、30、)可見,江澤民欲祭出黨章來為其復辟終身制背書,以「照章辦事」來堵人之口,不僅是徒勞的,而且是卑鄙的。如若真照黨章行事,那黨章不是早已廢除「主席制」了嗎?可你們為何卻樂此不疲地一再「探討」呢?此也真應了馬克思說過的一句話:「手段的卑鄙證明了目的的卑鄙!」

這裡尤須強調指出,既然廢除終身制的原則是指的「黨和國家領導職務實際上存在的終身制」,那麼,江澤民的退休,就必須是「實際」的退休而非「名義」的退休。在此原則問題上,玩弄任何花招都不行。也就是說,江澤民必須像喬石那樣不折不扣地全退,僅作他的黨員和公民。他不僅得退出國家主席的職位,還必須得退出黨總書記的職位,更必須得退出黨和國家軍委主席的職位。上述三個(軍委主席合併算一)職位保留任何一個,他江澤民都是不折不扣的開歷史倒車、都是不折不扣的復辟終身制,也都將是不折不扣的千古罪人。對此,鄧小平之後,無人可例外,鄧小平前例,也不容人援引。

為什麼?因為若那樣,於情於理都不得人心。

先說於理。我們知道,鄧小平首倡廢除終身制,是他的歷史功勛;而他又一度葉公好龍,不真退,則是其歷史侷限。今天斯人已乘黃鶴去,蓋棺論定自分明。問題是,當前,作為中共的後一輩領導人,究竟是應當將鄧小平未竟之業繼續推向前進,推向徹底,再建歷史功勛呢,還是利用前人的某種歷史侷限大開歷史倒車,搞嚴重有違逝者遺願的終身制復辟?對此,相信是非自有公論,結論不言自明。更何況,在鄧小平晚年,至少在形式上,他的官職可是退得一乾二淨,他只是作為黨員鄧小平或公民鄧小平而發言。如果今天的江澤民有也這份自信心,將三個職位悉數交出,僅靠自己黨員和公民身份發言,那誰人還有話說?

再說於情。我們還知道,江澤民是當年中共幹部年輕化政策的最大受惠者。這個在1982年9月之前連中央委員都不是的江澤民,之所以能在其後幾年獲大幅度的躥升,不托當年的反終身制政策之賜,他能有今天?如果當時的中共高官們都像他今天這樣七老八十還賴著不退,不騰出位置,他能有今天?可就是這個靠著反終身制政策發跡的江澤民,今天卻挖空心思要搞終身制了;也就是這個以年齡限制逼退曾是其上司喬石的江澤民,今天卻壓根兒不講自己的年齡限制了。真是過河拆橋,莫此為甚!出爾反爾,莫此為甚!

可見,江澤民今天的賴著不全退,復辟終身制,搞個人崇拜和宗派主義,就決不僅僅是對鄧小平個人的背信棄義,也決不僅僅是對喬石個人的背信棄義,而是對中共中央政治局、中共中央和中共全黨的背信棄義。它是對中共實施了長達二十年的幹部年輕化政策的背叛和反動,是對中共整個改革開放政策的背叛和反動。

毫無疑問,中共的幹部年輕化,還遠談不上中國政治體制的民主改革,且中共黨內的革新亦並不能自然就代替國家體制的革新,但同樣毫無疑問的是,中共最高權力按程序的新舊交替,則畢竟是某種值得肯定的歷史進步,畢竟有可能給停滯多年的政治體制改革帶來某種歷史的機遇。然而,既然江澤民連如此微弱的進步都要拚力阻擋,這就在在地表明,當今在中國阻擋歷史進步的反動派就在共產黨內,它不是別人,就正是以江澤民為首的復辟小幫派。同時它還也有力地表明,政治體制改革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不實行國家的政治體制改革,就會連原來已有的黨內微小的革新成果都保不住,就會連已實施了多年的諸如幹部年輕化進程在內的多項改革成果都保不住。

本刊在此坦率談出我們對中共黨內接班危機的看法,是想藉此傳達一個信息:在今天,中共黨內的哪怕是極為微小且純粹的內部改革,都事實上離不開黨外民主派的奧援。在這個世界民主大潮驚濤拍岸的時代,黨內黨外實際並無森嚴的壁壘。我們希望中共黨內一切有責任感的力量,不分左、中、右,均能在江澤民復辟個人崇拜、復辟終身制的巨大政治危機面前聯合起來,運用一切可以運用的力量,粉碎江澤民陰謀小集團的分裂復辟陰謀;我們也希望中國一切體制外的力量能與體制內的力量協同作戰,調動一切可資利用的資源,集中猛烈火力,最大限度地孤立和打擊中共黨內反動派,堅決粉碎江澤民妄想復辟終身制的反動圖謀!(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