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婪葬送半生——邢臺市原副市長段鋼犯罪紀實


新千年之初,河北省邢臺市爆出一起令人震驚的土地批租大案:土地管理局幹部利用職權,採取讓房地產開發商為用地單位代辦征地手續的方式大肆貪污受賄,金額高達2200餘萬元,涉及房管、交通、建委、城建、工商等部門57人。其中縣處級幹部15人,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32人。窩案的後臺,正是邢臺市原副市長段鋼。

段鋼是從基層一步步靠自己的奮鬥成長起來的。他歷任河北省沙河縣渡口鄉黨委書記、邢臺地區民政局局長、平鄉縣委書記、南宮市委書記等職務,並在這些崗位上做出了不凡的業績。1992年7月,年僅46歲的段鋼被推選為邢臺地區行署副專員,一時間,「年輕有為」「前途無量」的讚譽縈繞耳際。

墮落是在其就任邢臺市副市長以後。按照分工,段鋼主要分管土地和建委等部門,在城市建設突飛猛進的今天,他手中的權力無疑成為房地產商們追逐的目標,而他本人則成為不法份子拉攏腐蝕的對象。段鋼素有清廉美譽,無人敢與他直接進行赤裸裸的金錢交易,一些人便採取迂迴戰術。段鋼長期在基層工作,十分看重朋友之情,有人便投其所好,利用各種渠道先和段鋼建立起聯繫,之後三天兩頭登門拜訪或電話問候,並借各種名義邀請他吃喝玩樂,在日常接觸中一點一滴地培養「感情」。邢臺市天廈房地產開發公司經理劉某就是其中一位,段鋼的墮落正是從他開始。

劉某沉浮商海多年,深知背靠「大樹」的重要性,迫切希望有朝一日能與段建立「聯繫」。功夫不負有心人,1996年底,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劉某與段鋼相識了。

劉某為此激動不已,此時恰逢元旦、春節期間,他使盡全身解數,竭力和段鋼套近乎。直接送錢,也許段鋼會一怒之下翻臉,於是深諳人情世故的劉某耐住性子,最初只是禮節性地拜訪段鋼,恰到好處地送些不值錢的土特產品,一來二去與段鋼逐漸熟絡起來並取得了段鋼的好感。

1997年2月,劉某承攬了邢臺市地稅局家屬樓和培訓中心樓的建設項目。依照國家規定,劉某應向邢臺市建委交納城市綜合配套費725.4萬元,但為了讓自己能少交費用,劉某找到了段鋼。

同年4月份的一個上午,劉某從銀行提出10萬元現金,用塑料布包好,輕車熟路地來到段鋼的辦公室,閒聊過後,他直截了當地向段鋼表明意圖:請段鋼向有關部門打個招呼,看自己能否少交或緩交城市綜合配套費。對朋友的這番相求,段鋼沒有絲毫猶豫,當即應承了下來:「行,你回去打個報告,讓地稅局報上來,我和建委協調一下。」劉某不禁心花怒放,立即將10萬元放在段鋼的辦公桌上。段鋼一看巨款,如火燙手,急忙讓劉某拿回去。劉某堅決推辭,急忙起身離開。

辦公室裡闃寂無聲,段鋼的心思起伏不定:這是一筆賄款,如果收下,一旦被人知曉,個人的政治生命將從此完結,半生的清廉也必毀於一旦。不收?巨款卻又彷彿磁石一般吸引著他的目光。思量許久,段鋼終於說服了自己:收下。他非常清楚,憑藉手中的權力實現劉某的願望,對他而言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而劉某得到了實惠,肯定不會散播兩人間的交易。那麼自己為劉某辦事而收錢,從情理上講也說得過去。想到這些,段鋼的心裏坦然了許多,手顫巍巍地將巨款鎖進了辦公桌的抽屜內。

一週後,段鋼召集市建委負責人到其辦公室匯報工作,內容正涉及新出臺的邢臺市城市建設綜合開發管理辦法。段鋼「及時」指出:新收費標準比較高,實施起來一刀切不合理。現在有的開發建設單位已投入了配套實施建設資金,可以按老辦法予以核減,比如天廈房地產開發公司就屬於這種情況。

對市長的一番表態,市建委有關人員心領神會,並立即付諸行動。經過測量測算,他們在天廈公司上報的申請書上簽發了核減295.923萬元,實交429.477萬元的意見。

申請書很快報到市建委主要負責人的案頭,這位建委的負責人對段鋼「關心」劉某的事情早已有所耳聞,便提筆在上面簽下了「先交一部分,緩交一部分」的批示。之後,劉某向市建委先期交納了200萬元綜合開發配套費,而對剩餘緩交的200多萬元則軟磨硬抗,遲遲不交,直至段鋼受賄案發。

曹夢華和瀋建華攜帶30萬元現金來到段鋼的辦公室,一邊奉上金錢,一邊說明來意。一見鼓鼓的一包錢,段鋼口氣大變,提筆在報告上批下「同意」二字。

古人曾云:「不廉,則無所不取;不恥,則無所不為。」劉某一事不僅讓段鋼嘗到了權力的甜頭,還改變了他的人生觀念,昔日只取清風幾許的段鋼,逐漸變得胃口大開,貪得無厭。

1998年初夏,邢臺市土地管理局原副局長李潤身、建設用地科原副科長曹夢華借某高速公路管理處邢臺管理所準備在該市征地建辦公樓之機,意欲利用手中的批地權力,以低價征地、高價轉讓的手段為個人牟利。他們計畫以13萬元一畝的低價位征地31.5畝,並將征地手續報送給段鋼。段鋼深知其中貓兒膩,但他未動聲色,只是將征地審批材料退了回去。

要想自己盈利,必先讓段鋼在審批材料上簽字同意。李潤身和曹夢華經過商量,決定用錢來「開路」。二人私下裡還成立了一個「萬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經理叫瀋建華,行賄一事就由瀋和曹具體執行。

1998年6月中旬,曹夢華和瀋建華攜帶30萬元現金來到段鋼的辦公室,一邊奉上金錢,一邊說明來意。一見鼓鼓的一包錢,段鋼口氣大變,熱情而和氣地告訴兩人:「你們把材料再給我報來,我好好看看再說。」二人欣喜若狂,急忙回去向李潤身報告。幾天以後,市土地管理局的征地報告再次送到段鋼的辦公桌上,段鋼提筆在報告上批下「同意」二字。

拿著段鋼的批字,李潤身、曹夢華等人轉手將31.5畝的土地以每畝31萬元的高價轉賣給某高速公路管理處邢臺管理所。345萬元差價則被這些土管局的「蛀蟲」們據為己有。

1998年11月15日,邢臺市經濟適用住房中心與萬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簽訂了代征某小區安居工程用地300畝的協議。按照協議要求,萬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應在12月16日前辦好征地手續。由於這次征地數額大,必須報省有關部門最後審批。為了讓段鋼盡快簽批,熟諳段鋼貪婪性格的曹夢華、瀋建華再次手提30萬元現金來到市政府。

面對300畝的征地審批材料,批還是不批,段鋼心裏泛起了一絲猶豫。此次征地數額太大,他深知自己所簽的每一個字的份量。但是他無法抵擋30萬元巨款的誘惑,終於在材料上簽下「同意」二字。

曹、瀋二人當天便拿著簽有段鋼意見的征地報告趕往省會石家莊。由於省有關部門從嚴掌握,報告中只有146畝征地被批准。為達到再征地150畝的目的,二人在返回邢臺後炮製了一個假征地148.3畝的手續,並附上10萬元現金再次來到段鋼的辦公室。已被利慾熏昏了頭腦的段鋼明知這個征地報告是假的,依然爽快地簽署了同意意見。曹、瀋手持這個假征地報告,終於從河北省有關部門騙取了征地審批手續。

1999年春節前夕,在這次征地騙局中獲利近千萬元的曹夢華和瀋建華沒有忘記段鋼的「鼎力相助」,再次攜款20萬元登門致謝。段鋼心安理得地笑納了。據統計,段鋼先後四次收受曹、瀋兩人賄款90萬元,共讓他們攫取非法利潤1000多萬元。

為抗拒偵查,段鋼與有關涉案人員訂立攻守同盟,企圖矇混過關。當曹夢華畏罪潛逃後,段鋼不安的心裏暫時得到了一絲安慰,他暗暗祈禱曹夢華跑得越遠越好,以便自己能夠逍遙法外。當得知曹夢華從陝西寳雞被抓獲歸案時,他立即明白,一場躲不過去的大禍即將臨頭。

此時的段鋼已是度日如年,如坐針氈。自從聯合調查組對曹夢華等人開展調查後,他就感到情形不妙,深深懊悔當初不該收下那麼多的賄款。為了減輕罪責,段鋼夫婦先後將幾筆賄款退回:他讓妻子打電話把前任秘書李某叫到家中,面授機宜,讓李某將5000美元以及後來收受他人的10萬元現金和門市房房產證分別退回,並讓其打了一張日期為1999年的收條。段鋼還讓妻子打電話,把曾送過錢的凰家公司經理閆某找來,夫婦倆一起把31萬元退給了閆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