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瀋陽官府與黑幫勾結大揭秘


這是一個觸目驚心的黑色數字──瀋陽近期被立案審查或已經被移交司法機關處理的腐敗官員中,竟有十六個人是「一把手」──從市長慕綏新,法院院長賈永祥到檢察院檢察長劉實,從財政局局長李經芳到國稅局局長趙士春,從上地局局長李天新、物價局局長工秀珍、菸草專賣局局長周偉、市政府秘書長董鎮廣、燃料集團董事長馬運通、建委主任寧先傑到國資局局長郭久嗣。
● 物價局長貪污「巾幗不讓鬚眉」

據香港前哨雜誌12月號報導,在這些「陷落」的二把手」中,物價局局長王秀珍或許最讓人們感到意外。

幾年前,王秀珍的丈夫去世,留下孤單的母女。儘管遭此下幸,王秀珍的工作幹勁卻絲毫不減。一時間,物價局「惟旗必奪」,獎狀錦旗掛滿了榮譽室。

由於眾人的稱讚,王秀珍自然成為上級領導信任重用的幹部。有消息說,市委曾想將她提拔使用,宣傳部門也準備將她推薦為勤政廉政的典型。

然而,人們沒有想到的是,物價局被查出的「小金庫」資金竟然多達四千多萬元,王秀珍動用公款購買了六套住房,不僅自己和女兒各佔一套,甚至連弟弟、妹妹都有份兒。

此外,僅在丈夫生病期間,這個看上去很能幹的女局長就收受禮金六十多萬元。

● 國稅局長頂風收紅包

國稅局局長趙士春也「落馬」了。辦案人員發現,他的辦公室豪華得令人瞠目,家裡同樣豪華得令人瞠目,一個又一個裝滿現金的信封,甚至連拆都沒有拆開過。

據查,趙士春一個春節就可收進二三十萬元,二OO一年中紀委在瀋陽辦案期間,他還收了十多萬元。

法院院長賈永祥長期與多名女子保持兩性關係,在銀行保險箱裡保存了大量淫照。國資局局長泡「小姐」一擲萬金,財政局局長動輒出國瀟灑,土地局局長把佛龕供到家裡……人們不禁要問:這些「一把手」如此胡作非為,為甚麼就沒人管?

梁福全原是瀋陽市大東法院院長,準備提拔但任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時,一些群眾提出了他的生活作風問題。但是,群眾的反映沒有引起重視。現在,梁福全「淪陷」了。他不僅貪污受賄金額巨大,還長期包養「二奶」,孩子竟然已經五歲。

周偉在鞍山時口碑就不好,由於給慕綏新的前妻送了二十萬元,便被力排眾議當上菸草專賣局局長(編者按:瀋陽另有一因反腐受迫害的老幹部也叫周偉,他離休前在瀋陽電器工業總公司工作)。

瀋陽客運集團總經理夏任凡與慕綏新關係密切,慕便提名口碑極差、群眾反映強烈的夏任凡擔任市交通局局長。由於受到市交通局領導班子集體抵制,市委常委會沒能討論通過,慕綏新就將夏任凡所在的客運集團升格為與交通局同級的市直屬企業,並讓交通局長之職空缺了三年,直至其案發。夏任凡嚮慕行賄數十萬元的錢物,以示感謝。在這樣的環境和風氣下,瀋陽一些幹部或出於私心,或迫於慕綏新、馬向東的淫威,紛紛向他們靠攏,送錢送物,結成依附關係。

夏任凡貪污、挪用公款修建佔地二百多畝的個人莊園和建築面積一千餘平方米的豪宅。

● 馬向東老婆運籌帷幄

馬向東得妻子叫章亞非,也是「一把手」,案發前是瀋陽醫學院副院長、瀋陽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院長、遼寧省人大代表。馬向東「出事」後,她自信可以用錢和關係救馬一把,據說,馬向東剛剛暴露出的問題中,有一個還是有文章可做的。為了鼓勵招商引資,瀋陽市政府專門制定了有關獎勵政策。香港一家公司向瀋陽投資十五億元人民幣,瀋陽市建委按千分之六提成的政策提出獎勵引資人,獎金折合美金大約一百萬元,由建委主任寧先傑負責具體操作。

一九九九年初,馬向東、李經芳、寧先傑飛赴香港,代表瀋陽市政府去實施這次獎勵。在下塌的港麗酒店,四十八萬美元被分裝在兩個精美的禮盒中。寧先傑約來兩位對瀋陽招商引資有功的先生,由馬向東親自將兩隻禮盒奉上。隨後,另外十二萬美元被馬向東、李經芳、寧先傑均分,剩下四十萬美元則打進了馬向東的朋友與李經芳、寧先傑在香港臺夥投資的公司賬戶上。

章亞非想要做的文章,就是證明馬向東等人貪的是「私款」,不是公款。為此,章亞非多次飛住香港和東南亞,轉移贓款,與有關外商訂立攻守同盟。同時,她還在瀋陽遊說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她甚至找了一位大報記者給中央寫「內參」「說明情況」,還多次花鉅款到北京找人打點。當然,章亞非更沒有忘記身陷「囹圄」的丈夫。她買通獄警,曾三次與馬向東直接通話,報告她的活動進展情況。

章亞非的活動一度有了「效果」。有人在瀋陽傳出話來:馬向東沒甚麼問題,他賭博用的是朋友的錢,已有一位香港大老闆出面擔保。如果不放馬向東,人家就不來瀋陽投資。因為「心中有數」,馬向東在接受審查時也避重就輕。審查了快一年時間,他交待的問題只不過是他全部犯罪事實的一小部分。高層討論的有關馬向東的問題,馬向東都知道得一清二楚;「雜音」也不時傳來,說情者也有了…中紀委專案組感到了章亞非製造的種種麻煩。

為了排除干擾,專案組決定對章亞非立案審查,對馬向東異地關押。二OOO年十月二十二日,章亞非被「雙規」。章亞非有記日記的習慣。在「營救」馬向東的這些日子裡,與誰聯繫,誰辦了甚麼事、幫了甚麼忙,與誰如何研究的,在筆記本上都記得一清二楚。

● 檢察長向馬向東通風報信

二OOO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正在北京參加檢察長會議的瀋陽市檢察院檢察長劉實以「泄露國家機密罪」被正式逮捕,他就是向章亞非泄露辦案情況的關鍵人物,也是「慕馬案」中第一個被移交司法機關處理的人。這個「老司法」從二OOO年四月到七月,多次將審查馬向東的情況通過於某某詳細地通報給了章亞非。經審查,劉實還與具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團夥頭子劉湧關係密切。

劉實在市法院擔任院長期間。與劉湧之父劉漢起關係甚密。劉湧對劉實一口一個「叔叔」地叫著,那親呢的口氣使外人聽來會以為劉實就是劉湧的親叔叔。

在劉實、劉漢起兩家人一次春節聚會的餐桌上,當酒喝到面紅耳熱之際,劉湧對劉實說:「叔,你常出國,以後如果再有機會,能不能帶我也出去一次,開開眼界見見世面?」

要讓劉湧跟著出國,畢竟得「名正言順」,劉實為這個費了下少腦筋。最後,他決定,在向有關部門申報出國人員名單時,把劉湧的身份寫為法院的一名科長!

劉湧真是做夢也沒想到,僅僅在幾年前,他還以持槍襲警的犯罪嫌疑人身份被關在公安局的看守所裡接受刑事拘留,可是現在,他居然變成了市法院的「中層幹部」,陪著院長出國了!

為了表示對劉實的感謝,劉湧給「劉叔」送去了三萬美元:「叔,這點錢給你到美國零花用吧!」

劉實給在美國的女兒、女婿辦了結婚登記手續,劉湧再次解囊送上一千美元的賀禮。

馬向東將資產價值達三億多元的二萬四千多平方米中街商業用地,以行政劃撥方三年償地批給劉湧進行商業開發,他們中間的牽線人就是劉實。

劉湧為早早把那塊地上的商家攆走,建起他的嘉陽商業大廈,不借採取流氓、野蠻手段打砸了中街大藥房等商家。

中街大藥房所在的中街路二一八號三層樓的房主是穆廣志,為個人房產。房王與政府有關部門簽了使用該地四十年的協議。

穆廣志堅信,他作為此處房產的房主,與市政府有關部門簽訂了協議,受法律保護,真理在他這一邊,遂向市法院遞交了民事訴狀,上告市政府有關部門撕毀協議,侵犯私有房產所有權、穆廣志的妹妹穆廣珍在市法院工作,她作為穆氏家族的一名成員,支持這一訴訟。對於穆廣志、穆廣珍的投訴,劉湧有些慌亂。在這關鍵的時刻,他來找劉實:「叔,老穆家要告了,還有穆廣珍,這影響我蓋樓啊!怎麼辦?」

「不怕,我收拾收拾她!」

雖然其時「劉叔」已經不在市法院工作,調任市檢察院檢察長了,但他答應劉湧的事情很快就在市法院有了反應:市法院對穆家的投訴不予受理,不予立案;時間不長,穆廣珍即因涉嫌貪污被檢察機關逮捕,由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後改為六年。

● 馬向東批價值三億五土地予劉湧

中央路,瀋陽人稱為中街,是瀋陽著名的商業街。

這塊地一共二萬四千零九平方米,價值三億五千四百三十二萬四千八百二十二元。馬向東以行政劃撥的名義,一分錢不收送給了劉湧。

一九九九年二月的一天,也就是市政府下達《關於向瀋陽市百佳集團行政劃撥國有土地的批覆》那份被劉湧奉為至寳的文件前兩個月,劉湧未用司機,獨自一人開車到市政府,走進擴建竣工下久後的紫褐色辦公大樓,乘電梯到四層,走進瀋陽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馬向東的辦公室。當時,辦公室裡只有馬向東一個人在,劉湧去前已經用電話同他約好了的。馬向東憑直覺與經驗,猜到了劉湧此來的目的,沒離辦公室寸步。果然,劉湧落座寒暄不久,就笑吟吟地從皮包裡拿出一個牛皮紙檔案袋,交給了馬向東,這個人民政府的副市長馬向東點頭會意,收下了。

在那個檔案袋裡,裝著十萬美元。

兩個月後的一天下午,劉湧給馬向東打電話,約他當天晚上六點在海馨龍宮吃飯。

席間,劉湧自然少不了在看似漫無邊際的交談中適時插進他最關心的話題--中街那塊商業用地。他把一個「百佳」超市銷貨用的塑料袋交給馬向東,袋裡裝著五萬美元。和上次一樣,票面都是一百美元的,每百張一捆,一共五捆。馬向東也同上次一樣,沒有客氣,悉數照收了。

如果說劉湧上次送給馬向東十萬美元是感謝他肯把中街那塊地交給他用的話,那麼,這次送給他五萬美元的意思是催他快點把有關的審批手續和答應他減免稅金等種種「特殊待遇」的手續辦了,別讓他總吊胃口饞得慌。馬向東當面答應了,要他放心。

果然,常務副市長說到做到,吃那頓飯後沒過幾天,四月二十日,印著「瀋陽市人民政府國有土地文件」宇頭的《關於向瀋陽市百佳集團行政劃撥國有土地的批覆》就到了劉湧的手中,劉湧如願以償。

「五一」前夕的一天,劉湧打電話給馬向東,再次邀請他於當晚六點到海馨龍宮用餐,馬向東爽快赴約。已經是老朋友了,沒有甚麼客套,這次他又收下了劉湧送的十萬美元。

前後三次,劉湧共向馬向東送二十五萬美元。能夠一下子得到那塊資產估價為三億五千萬元人民幣的商業用地,出二百萬元人民幣不過是個小數目,這錢送得值啊!

● 劉湧嚮慕綏新拜年送大禮

二OOO年春節快到了。節日前夕,瀋城呈現一片歡樂景象。嘉陽集團下屬的二十六個自選、餐飲、娛樂等企業生意興隆,作為集團董事長的劉湧的忙碌程度可想而知。但不管怎麼忙,他也沒忘了節前一定要辦一件大事。

這件大事,就是去見一見市長慕綏新。

劉湧只一個電話就約好了慕綏新。他從寫字臺抽屜裡取出一個沉甸甸的檔案袋放進黑色皮包裡,匆匆下了樓。他自己駕駛那輛「奔馳」開進市政府。走進辦公大樓,乘電梯上到五層,在一個房間門前屏住氣息,用手輕輕地敲了敲門。

「請進!」裡面有人說,那聲音劉湧很熟悉。他彬彬有禮地推門而入。

「慕大哥!」辦公室裡沒有第三個人,劉湧投桃報李,改變了慣常的稱呼,索性與市長稱兄道弟起來,「快過年了,我來看看你。這個你留著用吧!」

劉湧說著,從皮包裡取出那個檔案袋,恭恭敬敬地送到慕綏新面前。

「謝謝!」慕綏新淡淡地說。看來,這種場面他已經習以為常了,很有經驗地用眼角瞟了一下檔案袋,然後笑問劉湧:「小夥子,現在生意怎麼樣啊?」

劉湧說:「挺好。」然後把集團中的幾大主要企業的經營情況,向市長「匯報」了一番。他見自己要辦的事情已經很順利地辦完,慕綏新的問話帶著很大的客套成分,其實心裏並下願意他這樣一個商界人物長時間地呆在辦公室裡,於是見好就收,起身告辭了。

後來,劉湧又通過慕綏新姓郭的秘書,再送去錢。

● 慕綏新與新老婆舉行三次婚禮

慕綏新與賈桂娥離婚後。與暗戀十年之久的情人平曉芳如願以償,結為夫婦。

平曉芳,二十七歲,苗條的身材,白淨的面皮,雖說不上漂亮,但頗有幾分姿色,氣質不俗。作為鞍山的播音員,聲音當然富有彈性。跟隨慕十幾年,她從不放棄機會在慕綏新身邊撒嬌,但一般不給老慕惹麻煩。慕與平為了達到斂財的目的,竟然三次分別在深圳、北京、大連舉行婚禮,創造了「婚禮之最」。平曉芳面對雲集深圳的外商們,落落大方地接受富賈們的禮金;在北京的各路豪傑顯貴面前,她彬彬有禮地款待老公的同路好友;在美麗的大連海濱棒槌島上,她毫不怠慢老公的同僚、下屬、有錢人。三年來,慕綏新任市長期間,他的子女、親屬藉助其在瀋陽市的影響和權勢辦起了一家又一家的公司。瀋陽一些能賺大錢的項目全都落到了慕氏家族的大小公司裡。一些知情人氣憤地說道:瀋陽市簡直成了老慕家的了!

在監獄大團圓的瀋陽貪官,不止十六個第一把手,還有許多「二把手」「三把手」。。。。

不過,「好」景不常。現在馬向東、瀋陽國有資產管理局局長郭久嗣一審被判死刑,看來兩人很快就要「先走一步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