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危機:中國經濟發展的敗血症


北京大紅門商貿城是鑫福海工貿集團投資2.7億元建設的一座可容納2700多個攤位,集服裝加工、研究、貿易、居住於一體的大型綜合商貿城。商貿城1996年12月打出招商廣告稱,商貿城商貿區設中央空調系統,夏季溫度控制在22-24度;設電子大屏幕,電視監控系統;有七處人行走梯;商城交通十分發達,2路、17路、377路等公共汽車經過。廣告還承諾:經有關部門批准,大紅門商貿城建成後,大紅門地區果園範圍內的所有簡易臨時市場全部關閉,並將對來京務工經商人員實行總量控制。同時,鑫福海工貿集團在發給投資商戶的「攤位登記證」上承諾:
持證的商戶有對其相應攤位20年的經營使用權。

  招商廣告發出後,大紅門商貿城優越的位置、環境,優惠的政策以及有政府的背景讓人喜得咂舌。特別是精於做服裝生意的部分浙江人更是喜出望外,他們當中有的變賣了浙江老家的店舖,有的高息借款,有的放棄了其它城市的種種商機,投資幾十萬,甚至上百萬湧向商貿城,一時間商戶們的投資達到了1.3億元。

  1998年2月,大紅門商貿城終於迎來了它的第一批客人,商戶們無不盼望著商城生意興隆。然而事與願違,任憑商戶們望眼欲穿,跨入商城的購物者就是寥寥無幾。近半年的時間,客戶們不但不賺錢,反而虧本,有的攤位虧掉四五萬元。

  從火爆招商到瀕臨倒閉,這關鍵是鑫福海工貿集團沒有履行廣告承諾,即關閉周邊的簡易市場;商貿城市場前面的民房未拆除,擋住了顧客的視線,影響了市場的形象;內部裝修未徹底完工,正在大規模的裝修中,噪音很大,影響顧客購物;空調未安裝,使市場成為一個熱窩;再加上管理不善,到1998年4月中旬,市場攤位關門率達到70%左右。

  雖然浙江的商人對商貿城的不守信用很氣憤,但為了生存,在與鑫福海工貿集團協商下,各商戶以主人翁的責任感提出改造攤位、打通客戶走道、改變市場內整體布局的方案,使商貿城市場的經營環境有了根本的改善。同時各商戶又研究市場的走向、市場的定位,決定讓利經營,賠錢出租給外來經營戶。為此各商戶各顯神通,通過「低價出租,規劃經營」的政策外出招商,拉來了大批外地商業大戶入駐商貿城,使得商貿城終於在2001年初實現了紅火景象。

  然而,就在各商戶們憧憬商城未來的利潤時,2001年10月14日,大紅門商貿城以北京鑫福海市場管理服務中心和商貿城市場的名義,向市場經營戶發出了「攤位交費通知」,剝奪了集資戶20年低收費的使用權,並要交納高額費用,否則,攤位將另租他人。

  突如其來的打擊使得900多名浙江商戶震驚:兩年多的投入和建設,眼看媳婦 就要熬成了婆,然而遭遇了再一次的變卦……他們憤怒了,上訪、告狀、訴諸於法律,誓要討回誠信,討回公道,討回利益。然而在豐臺區法院的審判中,記者與這些商戶們一起感受了司法部門明顯的偏袒,地方保護主義使法律的公正性受到了挑戰,900名商戶受傷的心靈再次受到了重創。

  也許法律最終會給他們一個公正的判決,然而經歷了這場「信用戰爭」,商戶們心在流血,他們還會相信這裡的經濟環境嗎?還會有信心在這裡經營嗎?

  合同得不到履行,地方保護主義威脅司法信用,假冒偽劣充斥市場,借款人 賴帳不還……這種種可能危及中國經濟發展的信用危機成為密佈在中國人頭上的陰影。

  對這種信用的污染,有人作過這麼一段生動描述:可憐的消費者每天生活在層層疑雲之中,早上起床後喝牛奶疑心牛奶是不是摻水了?走在橋上會想這橋是否會垮塌?遇到陌生人的一笑,馬上會警覺這人是不是騙子?回到家中聽孩子興高彩烈地告訴說算術得了100分,心裏又可能會問是不是抄了同學的答案?抽的煙可能是假煙,喝的酒可能是假酒,甚至喝一口水都會擔心水有沒有污染?勞累了一天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又冒出一層懷疑──這房不會塌吧……

  於是,在這種信任危機中,人與人之間、企業與企業之間、甚至老百姓對政府都充滿了不信任感。互不信任的嚴重後果就是殺雞取卵式的行為短期化。這不僅對於建立市場經濟秩序、提高經濟水平從而與世界接軌有著致命的影響,甚至可以斷送一個人、一個企業乃至一個民族的前途和希望。很難想像,當盲目負債、惡意負債、逃債、廢債行為氾濫成災時,當腐敗與權錢交易動搖了政府的信用時,當打著發展地方經濟的旗號保護假冒偽劣時,我們還會有發達的市場經濟和公平的市場環境嗎?據專家估計,目前發生在中國的欺詐案件年增長率已經超過了30%。而中國消費者協會調查後得出的結果更讓人吃驚,僅1998年,全國就有68.4%的消費者受到了商業欺詐行為的侵害。

  前幾年非法傳銷活動猖獗一時,它已經展示了「消滅羞恥心」的訓練在中國達到了什麼高度。「傳銷教父」傳授致富的秘訣就是消滅羞恥心,他讓無數渴望發財的人在黑暗中齊聲呼喊:「我騙你,是因為我愛你」。

  90年代初,無錫非法集資案又導致了陳希同、王寳森這樣的大貪官落馬。這起詐騙案不僅使無數老百姓的一生血汗化為烏有,而且非法集資案後面的背景還直接涉及了政府官員的信用危機。它更深刻說明瞭當今社會信用匱乏的嚴重性。

  同樣,80年代的三角債,90年代商業領域的賴賬現象,拖垮了無數國企或私企,債務人往往比債權人還理直氣壯、悠閑自在,為討債磨破嘴皮跑斷腿的債權人有時甚至要對債務人提出的要求百依百順,生怕得罪對方出現「竹籃打水一場空」的後果。這種咄咄怪事折射出了當今中國社會信用匱乏的嚴重性。

  在眾多的行騙者中,「神醫」胡萬林無疑是「佼佼」者。這個江湖游醫,置患者的健康性命於不顧,利用患者求救的心理對他們巧取豪奪,還創造了「發現黃帝內經」的神話,並且還有一批有影響的作家、媒體記者為其大唱讚美詩,在社會上掀起一股神乎其神的「神醫」熱潮。

  中國的股市呈現的則是另一番風景。鄭百文的上市資格是企業包裝和中介機構審計出來的;銀廣夏7.45億元的利潤是由被稱之為「經濟警察」的會計師事務所造假造出來的。

  經濟學家強調說,市場經濟就是「信用經濟」、是「契約經濟」,信用是一切經濟活動的基礎。

  信用,如今已經超越了資金、管理,變成了企業增強競爭力的最有力的法寳。沒有資金可以靠信用獲得,沒有市場可以憑信用打開,缺少競爭力可以靠信用增強;而無信用支撐的經濟活動讓人缺乏安全感,極大地阻礙市場經濟的正常發展。

  中國是禮儀之邦,中國人自古以守信義、講信用著稱於世。孔夫子一句「人而無信,不知其可」,成為中國人最正統、最經典的人生哲學。但是,隨著進年來,在經濟活動中不講信用的行為到處氾濫,毫不留情地把我們在信用方面一貫的民族自豪感和優越感擊得粉碎,彷彿幾千年來我們這個禮儀之邦宣揚的「一諾千金」「抱柱之信」只不過是一個輕飄飄的毫無意義的哈欠。人們都能明顯感到信用關係的紊亂已經危及整個社會。

  信用是最根本的社會關係,是整個社會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礎,不講信用,社會就無法維繫。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實質上是一種信用經濟,沒有信用,市場經濟也無法存在。目前瀰漫全國的信用危機像「敗血症」一樣侵蝕著中國市場經濟發展的健康肌膚。

  首先,市場缺乏信用會嚴重影響社會的投資和消費。如果老百姓喝牛奶時會想到這牛奶是否摻了水,買了股票時會擔心是否遇上了「黑莊」,我們怎能埋怨他們緊緊將錢捂在口袋裡而不往外掏?假冒偽劣產品橫行和缺少信用保證阻礙了社會的消費和投資行為,這是我國國內市場需求不足的一個重要原因,也是我國市場與發達國家市場的一個很重要的差別。

  其次,由於信用關係被破壞,企業之間的正常經營活動將受到極大干擾,並會陷入惡性循環。由於市場信用差,不但有假冒偽劣,還有不能按期交貨,甚至是收了貨不付款,或者付了款收不來貨等等,多方拖欠已成為社會怪胎。,賴債、躲債、惡性逃廢債的現象也十分普遍。而由於法治體制和信用體制的不健全,不守信用、惡意違背信用的企業或個人,不僅受不到懲罰,而且還會從中得益,從而形成一種「有信者虧、無信者利」的怪現象,「殺熟」成了某些人生財之道。

  第三、信用關係的扭曲,使政府的宏觀調控政策和工具也難以發揮作用。由於信用秩序混亂,各種市場信號受到嚴重扭曲,使企業輕易不敢投資、銀行輕易不敢放貸,出現了所謂「惜投、惜貸」現象,使政府啟動投資、擴大內需政策的效用大打折扣。

  最後,信用問題直接破壞著社會的法制基礎。市場經濟是法治經濟,信用是最重要的法律關係。信用危機所導致的合同詐騙、不正當競爭、地方保護主義、司法腐敗風氣瀰漫,破壞了社會穩定的基礎。

  當市場缺乏信用時,市場猶如賭場。社會信用的下降,信息紊亂或信息失真的惡果,會導致整個社會經濟活動脫離正常軌道。一個以投機心態支持的系統,集體信心崩潰之日,將是整個經濟系統崩潰之時。

  WTO來了,中國人的信用污染期待治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