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到底可以代表誰?


在海南,一位忠厚、老實、本分而又無辜的農民吉訓福,在副鎮長「村霸」吉廷榮一聲「開槍打死他,我負責」的命令下,便被當街「處決」了。死者的妻子哭著說:「在他副鎮長的眼裡,我丈夫的生命不如一條狗!」假若這則新聞不是白紙黑字地刊登在1月11日《南國都市報》上,我寧可相信這只是舊社會的惡霸或黑社會的匪首所為!

如今,掛在霸道官員嘴邊甚至成為他們口頭禪的,恐怕也就是「我負責」和「我代表」了。每當自己拍腦袋拍出的決策受到他人不解時、每當包含自己一己私利的舉措被眾人牴觸時、每當官員把自己置於黨紀國法之上而受到公眾質疑時,他總是「力排眾議」,胸口一拍:「就這樣幹,有事我負責!」有了「我負責」,彷彿天底下就沒有他擺不平的不平事!有了「我負責」,彷彿這世上便沒了他過不去的火焰山!

在這些官員的嘴邊,與「我負責」相呼應的還有一句口頭禪就是「我代表」。「我代表全村」、「我代表全鄉」、「我代表全縣」、「我代表全國」總之,他官做多大,就「代表」多大範圍內的臣民,包括男女老幼、公檢法司,甚至是「領地」裡一切有氣息的生命和無氣息的資產!於是,有資格和膽量說「我負責」和「我代表」的官員,他便在一定範圍內成為無所不能與無所不敢的主宰,手下所有生靈的生殺予奪大權便全攥在他的掌心了。

這又讓人想起江澤民「淫威」大發,嘴裡掛著「我代表全國人民」、「我代表全黨」,其實是一意孤行,對一大群安安靜靜、老老實實煉法輪功的百姓肆意打壓,以致冤聲載道。官員和群眾大都敢怒不敢言。據大陸憲法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由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特別行政區和軍隊選出的代表組成;選舉、決定最高國家機關領導人員。令人疑惑不解的是:江澤民憑什麼說「我代表……」,他到底可以代表誰?

「我負責」和「我代表」成了哪裡官員的口頭禪,就似乎表明法制在此已萎縮到了某種極限,而人治已張狂到了極點!其結果往往是他既不「負責」也難以「代表」!故天下之事還是交法律來負責,讓民眾來代表,才更為妥當些!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