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到底可以代表谁?


在海南,一位忠厚、老实、本分而又无辜的农民吉训福,在副镇长“村霸”吉廷荣一声“开枪打死他,我负责”的命令下,便被当街“处决”了。死者的妻子哭着说:“在他副镇长的眼里,我丈夫的生命不如一条狗!”假若这则新闻不是白纸黑字地刊登在1月11日《南国都市报》上,我宁可相信这只是旧社会的恶霸或黑社会的匪首所为!

如今,挂在霸道官员嘴边甚至成为他们口头禅的,恐怕也就是“我负责”和“我代表”了。每当自己拍脑袋拍出的决策受到他人不解时、每当包含自己一己私利的举措被众人抵触时、每当官员把自己置于党纪国法之上而受到公众质疑时,他总是“力排众议”,胸口一拍:“就这样干,有事我负责!”有了“我负责”,仿佛天底下就没有他摆不平的不平事!有了“我负责”,仿佛这世上便没了他过不去的火焰山!

在这些官员的嘴边,与“我负责”相呼应的还有一句口头禅就是“我代表”。“我代表全村”、“我代表全乡”、“我代表全县”、“我代表全国”总之,他官做多大,就“代表”多大范围内的臣民,包括男女老幼、公检法司,甚至是“领地”里一切有气息的生命和无气息的资产!于是,有资格和胆量说“我负责”和“我代表”的官员,他便在一定范围内成为无所不能与无所不敢的主宰,手下所有生灵的生杀予夺大权便全攥在他的掌心了。

这又让人想起江泽民“淫威”大发,嘴里挂着“我代表全国人民”、“我代表全党”,其实是一意孤行,对一大群安安静静、老老实实炼法轮功的百姓肆意打压,以致冤声载道。官员和群众大都敢怒不敢言。据大陆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特别行政区和军队选出的代表组成;选举、决定最高国家机关领导人员。令人疑惑不解的是:江泽民凭什么说“我代表……”,他到底可以代表谁?

“我负责”和“我代表”成了哪里官员的口头禅,就似乎表明法制在此已萎缩到了某种极限,而人治已张狂到了极点!其结果往往是他既不“负责”也难以“代表”!故天下之事还是交法律来负责,让民众来代表,才更为妥当些!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