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15個孩子賣了10萬元 請抱緊您的孩子


當今中共大陸,物慾橫流,為錢六親不認,殺,搶,偷,淫,毒 等等, 甚至公然賣老婆,賣朋友,搶小孩賣錢...

歲末年初,一起全國罕見,犯罪份子有組織、有預謀、有著專業分工,專搶嬰兒販賣的案件又有了新的進展。以劉谷春等為首的24名犯罪嫌疑人,在短短的時間內連續作案19起,以暴力手段搶劫、販賣嬰兒15名(最小的僅27天),製造了一起又一起骨肉分離的人間慘案。由於被盜搶嬰兒案發時大都不會說話,記憶模糊,解救和尋找親生父母工作非常困難,所以從去年案發到現在,還在多方尋找其他被搶嬰兒的下落。

2001年12月26日,河北邯鄲市檢察機關對劉谷春、代軍等24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訴。至此,邯鄲市警方偵破一年有餘的國內最大一起搶嬰兒案,終於快到了由法律對歹徒進行制裁的那一天。15個剛到人世便飽嘗生離死別的孩子,也快等到法律替他們主持正義的時候。

-寧靜夜,歹徒進屋先砸燈泡後搶孩子

在河北省邯鄲市西部丘陵地帶星羅棋布的小礦點上,近幾年越來越多地聚集了來自四川、陝西、雲南、貴州、湖北等地的打工者。尤其是在素有「煤鄉」之稱的西部武安、永年、磁縣、成安四縣交界一帶的煤礦,外界民工更雜更多。這些來自不同地方操著不同口音的外地「淘金者」,有的拖家帶口,有的就地找了媳婦成了家,在礦井周圍蓋起了一座座臨時宿舍或住所,他們在這裡下井打工掙錢,日後衣錦還鄉。還有許多外籍民工就在這裡安家落戶生養了孩子繁衍生息。

2000年10月19日深夜,坐落在寂靜山坡丘陵間的外籍民工宿舍裡突然傳來一個婦女淒厲的哭喊聲:「孩子,我的孩子呀!……」聲嘶力竭的哭叫聲很快驚醒了許多人,附近幾個煤礦上一些素不相識的民工們聞聲翻身起床,來到出事地點邯鄲縣三陵鄉陳窯村鄉辦煤礦點。雲南籍民工王義軍和妻子哭著述說了事情經過:半夜裡,一夥歹徒手持棍棒,強行闖入他們的宿舍,將他們剛滿6個月的嬰兒搶走了!

他們聽到踹門聲剛睜開眼,就見幾個人已經闖進屋內,其中一個人用棍棒迅速打碎了室內的燈泡,接著他們感到頭部被棍棒擊中,孩子被強行奪走,然後搶匪們離開屋子不知去向。由於天黑,王某夫婦沒有看清楚犯罪份子的體貌特徵。出事後,又由於圍觀民工很多,現場也遭到破壞。當地民工流動性很大,相互少有瞭解,因此調查取證工作非常困難。經過幾天的走訪,辦案民警除了聽到民工們對這起案件表示震驚之外,沒有獲取到任何哪怕是蛛絲馬跡的線索。

2001年3月16日凌晨2時許,又有8名歹徒手持棍棒、鉗子、手電筒筒竄入邯鄲縣康莊鄉第二煤礦陝西籍工人陳濤、張燁宿舍內,用棍棒將室內燈泡打碎,將他們僅4個月的男嬰搶走,並將陳夫婦打傷。

3月27日深夜12時左右,一夥手持木棍的歹徒闖入邯鄲縣三陵鄉陳寨村雲南籍民工劉世強宿舍內,用棍棒將室內燈泡打碎,將劉世強的妻子頭部打傷,將他們7個月的男嬰搶走。

在3月31日、4月1日、4月3日、4月6日幾天時間裏,邯鄲縣三陵鄉、康莊鄉境內小煤礦又連續發生4起入室搶走嬰兒案件,數名嬰兒父母被打傷。

一時間,西部小煤礦外地民工聚集地人心惶惶,各種揣測議論接踵而至:有的說搶走的嬰兒要賣到外地,有的說嬰兒解剖後器官以大價錢賣到醫院,甚至境外……這些傳言讓民工們特別是有嬰幼兒的家庭更是膽戰心驚,白天不敢出門,晚上年輕的父母抱著孩子不敢入睡。

細偵破,目標鎖定「踩點兒」的表兄弟

連續數起搶嬰案件主要發生在邯鄲縣三陵鄉、康莊鄉、武安市康二城一帶,大都以煤礦外籍民工為對象,且作案手法基本相同,作案時搶匪攜帶木棍、鉗子、砍刀等工具,到目的地後將要襲擊目標臨近房屋的門用鐵絲擰死,然後踹門而入,手持木棍將燈泡打碎,用凶器威逼或毆打受害人,此後公然搶走嬰兒。根據以上情況,民警通過走訪調查受害人所得的有關信息,初步分析認為,該團夥主要由外籍人員組成,從口音上判斷以雲南人居多,團夥有組織、有預謀。實施搶劫、販賣一條龍的集團化犯罪。

數起搶嬰案件選擇目標準確,說明歹徒作案前都悄悄進行過「踩點」。既然如此,也就不可能不留下任何蛛絲馬跡而做到天衣無縫。辦案人員堅信,只要調查工作細緻,一定能發現破綻,將作惡多端的歹徒繩之以法。他們克服山間小路崎嶇陡峭,外籍流動人口居住紛雜,流動人口多,流量大、住址散等困難,走訪調查受害人、知情群眾,千方百計搜尋著案件的有關線索。

曾在邯鄲縣三陵鄉陳窯村青年礦打過工的劉谷春,在兩起搶嬰案件案發前都到過案發現場!4月6日,邯鄲縣三陵鄉陳窯村西井礦雲南籍民工張庭艷小孩被搶以前,劉谷春曾和一名叫甘再興的人到過張庭艷的住處,之後張庭艷的小孩被搶走。3月27日三陵鄉陳窯村青年礦副井的雲南籍工人劉世強的小孩被搶以前,劉谷春也曾到過案發現場。開始,受害人張庭艷對辦案人員懷疑劉谷春還半信半疑,說不會吧,他還是俺表兄弟呢!當辦案人員向她列舉出劉谷春的種種疑點後,她也回想起那天劉來其住處時,四下張望的情景,禁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4月15日上午10時,有人反映劉谷春出現在陳窯村青年礦,按照警方的安排,張庭艷來到青年礦,一見劉谷春的面,張就上前親熱地說:「大兄弟,下午到我家與咱幾個老鄉喝兩盅吧!」劉谷春毫無戒備,連聲應允:「好,我一定去,你們多準備幾個好菜!」

下午2時20分,當劉谷春哼著小曲剛邁進張家屋子,便被化裝成「老鄉」的民警擒住。為了將搶嬰兒的團夥一網打盡,警方對劉谷春實施的是秘密抓捕。

-案犯交代:搶了15個孩子,賣了10多萬

為了防止打草驚蛇走漏消息,驚動其他案犯,民警悄悄將劉谷春帶上車押回中隊審訊。經過幾個小時的「較量」,劉谷春初步交代了自2000年7月份以來,夥同錢昌洪、甘再興、獻得銀等10餘人以同鄉關係結夥,到處流竄,多次搶劫販賣嬰兒的犯罪事實。在民警的步步緊逼下,劉還交代了錢昌洪、獻得銀等人現租住於邯鄲市火車站西南社村,搶劫的嬰兒大部分販賣到了曲周縣。

邯鄲縣公安局立即調集30餘名民警,並與市局警犬基地聯繫,出動3名馴犬員帶3只警犬參加抓捕行動。4月17日凌晨1時許,按照劉谷春交代的地點,民警一舉搗窩抓獲了5名犯罪嫌疑人:主犯代軍,其姘婦趙亞輝;主犯陳世平;主犯黃繼成;中轉買賣兒童主犯彭弟友。這5個案犯4個來自雲南,一個來自陝西。經現場突審,5名犯罪嫌疑人交代:其他同夥4月15日外出至今未歸。據此,警方一方面派人將抓獲的案犯帶回中隊,另一方面安排民警繼續埋伏在住處「守株待兔」。

當夜,犯罪嫌疑人錢昌洪、丁志英、彭永、陳花回到住處被抓獲。走在最後面的彭永剛要進屋,發現不對勁,轉身就跑,逃至住地過道口的大街上時,被追上來的民警摁倒擒住。隨後又在犯罪嫌疑人陳世文的租房住處,將陳世文和前來找他的犯罪嫌疑人李世祿抓獲。

在審訊過程中,民警又從錢昌洪的呼機上獲取信息:犯罪嫌疑人甘再興和嚴成才兩人正攜帶販賣嬰兒的贓款從曲周租乘一輛紅色天津大發麵包車回邯。

辦案人員立即在曲周至邯鄲的必經之路邯臨公路上的石安高速公路天橋處設卡「迎接」。

傍晚,當這輛紅色出租車駛進卡點時,被民警攔住。甘再興、嚴成才被抓獲歸案。至此,參與數起搶劫嬰兒的12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落入法網。

經過對系列搶劫嬰兒案犯的審訊得知,該團夥搶劫嬰兒和參與販賣嬰兒的涉案人員24人,他們自2000年11月份以來,先後交叉作案19起,其中以出賣為目的,實施暴力手段在武安、邯鄲縣等地搶劫嬰兒15起,搶得嬰兒15名(其中男嬰10名,女嬰5名,最大的4歲,最小的僅27天),作案過程中凶殘地打傷受害人和無辜群眾10名,重傷3名,輕傷7名,共得贓款10萬餘元,所搶嬰兒大部分通過曲周縣宋海樂、常勝利等人賣到了曲周、磁縣等地。

為盡快解救被搶嬰兒,讓這些大部分還在吃奶的孩子與日夜煎熬、朝夕相盼的父母親團聚,辦案民警馬不停蹄、披星戴月又踏上了尋找被拐賣嬰兒的下落的征程。

-小兒未識人間事,已被轉賣七八次

4月17日,辦案民警按線索馬不停蹄趕赴曲周,在曲周縣物資賓館將搶劫團夥的「下家兒」宋海樂抓獲,並初步掌握了宋海樂夥同其大嫂王新鳳、三嫂郭秋風分別以9800元和12000元的價格將兩名嬰兒賣到曲周縣西漳頭村和白寨鄉白寨村的犯罪事實。

4月18日凌晨,參戰民警又驅車來到曲周縣馬壇鎮馬壇村伺機抓捕另一名人販子常勝利。到了村口,民警打傳呼給常勝利。不大一會兒,常回了電話,民警欲擒故縱:「我們從邯鄲來,帶了兩個嬰兒,要的話來村西頭見面,不要我們就走了!」「別,別!我馬上過去。」貪財心切的常勝利迫切要求見面。

但放了電話後,狡猾的常勝利卻遲遲不肯露面,一直等到傍晚時分,才見常勝利騎一輛紅色豪爵100摩托車緩緩駛來,停到路口後,並沒熄火準備隨時逃離。民警王書軍與其搭話後上前將其扭住,常憑藉其人高馬大試圖掙脫,這時埋伏在路邊的其他民警跑過來一塊兒將其擒住。通過審訊得知,常夥同其表弟將3名被搶嬰兒賣到了附近幾個村莊。

4月19日,根據常的供述,民警往返顛簸,幾經周折從曲周縣西漳頭村解救出一名4個月的男嬰。隨後,他們又馬不停蹄驅車前往曲周縣白寨鄉白寨村解救另一名被搶嬰兒,結果買嬰的這家人去屋空。他們只好將解救的這個4個月的嬰兒送往他的父母那裡,山路蜿蜒,民警忍飢挨餓於次日凌晨3點鐘,將嬰兒送到了焦急等待的父母懷抱,受害人一家見到失而復得的孩子,摟著孩子激動得抱頭痛哭……

4月20日,沒顧上休息的民警再次來到曲周解救另外兩名被搶嬰兒。到了四壇鎮馬壇村,經多方打聽,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買主家,只見大門緊閉,隔牆望去,院子裡空空落落的,幾個屋門都上了鎖,顯然人早就走了。民警只好來到另一買主家,買主王某及其家屬又哭又鬧,不知情的群眾也過來圍攻。耐心的民警經過四個小時的規勸、解釋和講解法律,才終於將王藏匿於鄰居家的僅7個月的被搶嬰兒解救出來。

當口乾舌燥的民警帶著嬰兒離開村莊的時候,王及其家屬又哭鬧著尾隨在後面,「孩子呀!……」一個婦女躺在地上哭喊著一隻手抓著嬰兒的衣服就是不撒手,民警苦口婆心好言相勸,直到傍晚才做通了其思想工作將嬰兒帶走。隨後,民警又連夜趕往曲周縣北張莊吳某家解救出又一名2個月的男嬰。

民警們抱著孩子返回邯鄲縣公安局時已經是第二天的凌晨了。縣公安局長董新辰、政委冀純亮給嬰兒買來了衣服、奶粉、奶瓶、玩具,連日來受到驚嚇的嬰兒在女民警的精心呵護下,甜甜地睡著了。

從4月19日至4月22日短短的幾天裡,解救民警先後三赴曲周,兩下武安,行程萬餘裡,解救出被搶劫販賣嬰兒6名,有4名嬰兒重新送到了親人懷抱,有2名嬰兒雖經幾番周折但仍沒有找到其父母的下落,寄養在民警家中。

2001年12月16日,又一名嬰兒在邯鄲縣左西村被解救,並被警方送回了他的親生父母的家鄉四川省達縣,當正在田間勞作的親生父母看到邯鄲警方不遠千里送來失而復得的兒子時,這位曾在邯鄲礦上打工的年輕父母抱著孩子激動得泣不成聲……

據千龍新聞網報導,已救出10名嬰兒。採訪中,筆者瞭解到在這些可憐的孩子中,有的被兩次轉賣,有的竟被轉賣達七八次之多!這些天真又可憐的孩子大都不會說話,在「哇哇……」的啼哭聲中一次次與金錢做了交易,在陌生的環境裡眼睜睜看著一副副陌生的面孔,而此刻不知在哪裡夜不成寐朝思暮想的親生父母在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聲中正天各一方地望眼欲穿。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