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15个孩子卖了10万元 请抱紧您的孩子


当今中共大陆,物欲横流,为钱六亲不认,杀,抢,偷,淫,毒 等等, 甚至公然卖老婆,卖朋友,抢小孩卖钱...

岁末年初,一起全国罕见,犯罪分子有组织、有预谋、有着专业分工,专抢婴儿贩卖的案件又有了新的进展。以刘谷春等为首的24名犯罪嫌疑人,在短短的时间内连续作案19起,以暴力手段抢劫、贩卖婴儿15名(最小的仅27天),制造了一起又一起骨肉分离的人间惨案。由于被盗抢婴儿案发时大都不会说话,记忆模糊,解救和寻找亲生父母工作非常困难,所以从去年案发到现在,还在多方寻找其他被抢婴儿的下落。

2001年12月26日,河北邯郸市检察机关对刘谷春、代军等24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至此,邯郸市警方侦破一年有余的国内最大一起抢婴儿案,终于快到了由法律对歹徒进行制裁的那一天。15个刚到人世便饱尝生离死别的孩子,也快等到法律替他们主持正义的时候。

-宁静夜,歹徒进屋先砸灯泡后抢孩子

在河北省邯郸市西部丘陵地带星罗棋布的小矿点上,近几年越来越多地聚集了来自四川、陕西、云南、贵州、湖北等地的打工者。尤其是在素有“煤乡”之称的西部武安、永年、磁县、成安四县交界一带的煤矿,外界民工更杂更多。这些来自不同地方操着不同口音的外地“淘金者”,有的拖家带口,有的就地找了媳妇成了家,在矿井周围盖起了一座座临时宿舍或住所,他们在这里下井打工挣钱,日后衣锦还乡。还有许多外籍民工就在这里安家落户生养了孩子繁衍生息。

2000年10月19日深夜,坐落在寂静山坡丘陵间的外籍民工宿舍里突然传来一个妇女凄厉的哭喊声:“孩子,我的孩子呀!……”声嘶力竭的哭叫声很快惊醒了许多人,附近几个煤矿上一些素不相识的民工们闻声翻身起床,来到出事地点邯郸县三陵乡陈窑村乡办煤矿点。云南籍民工王义军和妻子哭著述说了事情经过:半夜里,一伙歹徒手持棍棒,强行闯入他们的宿舍,将他们刚满6个月的婴儿抢走了!

他们听到踹门声刚睁开眼,就见几个人已经闯进屋内,其中一个人用棍棒迅速打碎了室内的灯泡,接着他们感到头部被棍棒击中,孩子被强行夺走,然后抢匪们离开屋子不知去向。由于天黑,王某夫妇没有看清楚犯罪分子的体貌特征。出事后,又由于围观民工很多,现场也遭到破坏。当地民工流动性很大,相互少有了解,因此调查取证工作非常困难。经过几天的走访,办案民警除了听到民工们对这起案件表示震惊之外,没有获取到任何哪怕是蛛丝马迹的线索。

2001年3月16日凌晨2时许,又有8名歹徒手持棍棒、钳子、手电筒窜入邯郸县康庄乡第二煤矿陕西籍工人陈涛、张烨宿舍内,用棍棒将室内灯泡打碎,将他们仅4个月的男婴抢走,并将陈夫妇打伤。

3月27日深夜12时左右,一伙手持木棍的歹徒闯入邯郸县三陵乡陈寨村云南籍民工刘世强宿舍内,用棍棒将室内灯泡打碎,将刘世强的妻子头部打伤,将他们7个月的男婴抢走。

在3月31日、4月1日、4月3日、4月6日几天时间里,邯郸县三陵乡、康庄乡境内小煤矿又连续发生4起入室抢走婴儿案件,数名婴儿父母被打伤。

一时间,西部小煤矿外地民工聚集地人心惶惶,各种揣测议论接踵而至:有的说抢走的婴儿要卖到外地,有的说婴儿解剖后器官以大价钱卖到医院,甚至境外……这些传言让民工们特别是有婴幼儿的家庭更是胆战心惊,白天不敢出门,晚上年轻的父母抱着孩子不敢入睡。

细侦破,目标锁定“踩点儿”的表兄弟

连续数起抢婴案件主要发生在邯郸县三陵乡、康庄乡、武安市康二城一带,大都以煤矿外籍民工为对象,且作案手法基本相同,作案时抢匪携带木棍、钳子、砍刀等工具,到目的地后将要袭击目标临近房屋的门用铁丝拧死,然后踹门而入,手持木棍将灯泡打碎,用凶器威逼或殴打受害人,此后公然抢走婴儿。根据以上情况,民警通过走访调查受害人所得的有关信息,初步分析认为,该团伙主要由外籍人员组成,从口音上判断以云南人居多,团伙有组织、有预谋。实施抢劫、贩卖一条龙的集团化犯罪。

数起抢婴案件选择目标准确,说明歹徒作案前都悄悄进行过“踩点”。既然如此,也就不可能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而做到天衣无缝。办案人员坚信,只要调查工作细致,一定能发现破绽,将作恶多端的歹徒绳之以法。他们克服山间小路崎岖陡峭,外籍流动人口居住纷杂,流动人口多,流量大、住址散等困难,走访调查受害人、知情群众,千方百计搜寻着案件的有关线索。

曾在邯郸县三陵乡陈窑村青年矿打过工的刘谷春,在两起抢婴案件案发前都到过案发现场!4月6日,邯郸县三陵乡陈窑村西井矿云南籍民工张庭艳小孩被抢以前,刘谷春曾和一名叫甘再兴的人到过张庭艳的住处,之后张庭艳的小孩被抢走。3月27日三陵乡陈窑村青年矿副井的云南籍工人刘世强的小孩被抢以前,刘谷春也曾到过案发现场。开始,受害人张庭艳对办案人员怀疑刘谷春还半信半疑,说不会吧,他还是俺表兄弟呢!当办案人员向她列举出刘谷春的种种疑点后,她也回想起那天刘来其住处时,四下张望的情景,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4月15日上午10时,有人反映刘谷春出现在陈窑村青年矿,按照警方的安排,张庭艳来到青年矿,一见刘谷春的面,张就上前亲热地说:“大兄弟,下午到我家与咱几个老乡喝两盅吧!”刘谷春毫无戒备,连声应允:“好,我一定去,你们多准备几个好菜!”

下午2时20分,当刘谷春哼着小曲刚迈进张家屋子,便被化装成“老乡”的民警擒住。为了将抢婴儿的团伙一网打尽,警方对刘谷春实施的是秘密抓捕。

-案犯交代:抢了15个孩子,卖了10多万

为了防止打草惊蛇走漏消息,惊动其他案犯,民警悄悄将刘谷春带上车押回中队审讯。经过几个小时的“较量”,刘谷春初步交代了自2000年7月份以来,伙同钱昌洪、甘再兴、献得银等10余人以同乡关系结伙,到处流窜,多次抢劫贩卖婴儿的犯罪事实。在民警的步步紧逼下,刘还交代了钱昌洪、献得银等人现租住于邯郸市火车站西南社村,抢劫的婴儿大部分贩卖到了曲周县。

邯郸县公安局立即调集30余名民警,并与市局警犬基地联系,出动3名驯犬员带3只警犬参加抓捕行动。4月17日凌晨1时许,按照刘谷春交代的地点,民警一举捣窝抓获了5名犯罪嫌疑人:主犯代军,其姘妇赵亚辉;主犯陈世平;主犯黄继成;中转买卖儿童主犯彭弟友。这5个案犯4个来自云南,一个来自陕西。经现场突审,5名犯罪嫌疑人交代:其他同伙4月15日外出至今未归。据此,警方一方面派人将抓获的案犯带回中队,另一方面安排民警继续埋伏在住处“守株待兔”。

当夜,犯罪嫌疑人钱昌洪、丁志英、彭永、陈花回到住处被抓获。走在最后面的彭永刚要进屋,发现不对劲,转身就跑,逃至住地过道口的大街上时,被追上来的民警摁倒擒住。随后又在犯罪嫌疑人陈世文的租房住处,将陈世文和前来找他的犯罪嫌疑人李世禄抓获。

在审讯过程中,民警又从钱昌洪的呼机上获取信息:犯罪嫌疑人甘再兴和严成才两人正携带贩卖婴儿的赃款从曲周租乘一辆红色天津大发面包车回邯。

办案人员立即在曲周至邯郸的必经之路邯临公路上的石安高速公路天桥处设卡“迎接”。

傍晚,当这辆红色出租车驶进卡点时,被民警拦住。甘再兴、严成才被抓获归案。至此,参与数起抢劫婴儿的12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落入法网。

经过对系列抢劫婴儿案犯的审讯得知,该团伙抢劫婴儿和参与贩卖婴儿的涉案人员24人,他们自2000年11月份以来,先后交叉作案19起,其中以出卖为目的,实施暴力手段在武安、邯郸县等地抢劫婴儿15起,抢得婴儿15名(其中男婴10名,女婴5名,最大的4岁,最小的仅27天),作案过程中凶残地打伤受害人和无辜群众10名,重伤3名,轻伤7名,共得赃款10万余元,所抢婴儿大部分通过曲周县宋海乐、常胜利等人卖到了曲周、磁县等地。

为尽快解救被抢婴儿,让这些大部分还在吃奶的孩子与日夜煎熬、朝夕相盼的父母亲团聚,办案民警马不停蹄、披星戴月又踏上了寻找被拐卖婴儿的下落的征程。

-小儿未识人间事,已被转卖七八次

4月17日,办案民警按线索马不停蹄赶赴曲周,在曲周县物资宾馆将抢劫团伙的“下家儿”宋海乐抓获,并初步掌握了宋海乐伙同其大嫂王新凤、三嫂郭秋风分别以9800元和12000元的价格将两名婴儿卖到曲周县西漳头村和白寨乡白寨村的犯罪事实。

4月18日凌晨,参战民警又驱车来到曲周县马坛镇马坛村伺机抓捕另一名人贩子常胜利。到了村口,民警打传呼给常胜利。不大一会儿,常回了电话,民警欲擒故纵:“我们从邯郸来,带了两个婴儿,要的话来村西头见面,不要我们就走了!”“别,别!我马上过去。”贪财心切的常胜利迫切要求见面。

但放了电话后,狡猾的常胜利却迟迟不肯露面,一直等到傍晚时分,才见常胜利骑一辆红色豪爵100摩托车缓缓驶来,停到路口后,并没熄火准备随时逃离。民警王书军与其搭话后上前将其扭住,常凭借其人高马大试图挣脱,这时埋伏在路边的其他民警跑过来一块儿将其擒住。通过审讯得知,常伙同其表弟将3名被抢婴儿卖到了附近几个村庄。

4月19日,根据常的供述,民警往返颠簸,几经周折从曲周县西漳头村解救出一名4个月的男婴。随后,他们又马不停蹄驱车前往曲周县白寨乡白寨村解救另一名被抢婴儿,结果买婴的这家人去屋空。他们只好将解救的这个4个月的婴儿送往他的父母那里,山路蜿蜒,民警忍饥挨饿于次日凌晨3点钟,将婴儿送到了焦急等待的父母怀抱,受害人一家见到失而复得的孩子,搂着孩子激动得抱头痛哭……

4月20日,没顾上休息的民警再次来到曲周解救另外两名被抢婴儿。到了四坛镇马坛村,经多方打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买主家,只见大门紧闭,隔墙望去,院子里空空落落的,几个屋门都上了锁,显然人早就走了。民警只好来到另一买主家,买主王某及其家属又哭又闹,不知情的群众也过来围攻。耐心的民警经过四个小时的规劝、解释和讲解法律,才终于将王藏匿于邻居家的仅7个月的被抢婴儿解救出来。

当口干舌燥的民警带着婴儿离开村庄的时候,王及其家属又哭闹着尾随在后面,“孩子呀!……”一个妇女躺在地上哭喊着一只手抓着婴儿的衣服就是不撒手,民警苦口婆心好言相劝,直到傍晚才做通了其思想工作将婴儿带走。随后,民警又连夜赶往曲周县北张庄吴某家解救出又一名2个月的男婴。

民警们抱着孩子返回邯郸县公安局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县公安局长董新辰、政委冀纯亮给婴儿买来了衣服、奶粉、奶瓶、玩具,连日来受到惊吓的婴儿在女民警的精心呵护下,甜甜地睡着了。

从4月19日至4月22日短短的几天里,解救民警先后三赴曲周,两下武安,行程万余里,解救出被抢劫贩卖婴儿6名,有4名婴儿重新送到了亲人怀抱,有2名婴儿虽经几番周折但仍没有找到其父母的下落,寄养在民警家中。

2001年12月16日,又一名婴儿在邯郸县左西村被解救,并被警方送回了他的亲生父母的家乡四川省达县,当正在田间劳作的亲生父母看到邯郸警方不远千里送来失而复得的儿子时,这位曾在邯郸矿上打工的年轻父母抱着孩子激动得泣不成声……

据千龙新闻网报道,已救出10名婴儿。采访中,笔者了解到在这些可怜的孩子中,有的被两次转卖,有的竟被转卖达七八次之多!这些天真又可怜的孩子大都不会说话,在“哇哇……”的啼哭声中一次次与金钱做了交易,在陌生的环境里眼睁睁看着一副副陌生的面孔,而此刻不知在哪里夜不成寐朝思暮想的亲生父母在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正天各一方地望眼欲穿。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