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饒祝氏家族殘害百姓令人髮指 祝氏家族行賄尋保護 兩任縣委書記當「黑傘」

2002-01-22 20:42 作者: 熊冰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個橫行鄉里、殘害百姓十餘年的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只因有上至黨政領導,下至普通政法民警在背後撐腰,一直逍遙法外,以致受害群眾求救無門,在當地激起了極大民憤。2001年5月,上饒市公安機關展開攻堅戰,歷時數月,破獲一系列大案要案,徹底打掉了以「祝氏黑幫」為主的鉛山第一霸。

  揭開祝氏家族內幕

  江西省鉛山縣自80年代末以來,就興起一股以祝氏家族為核心的惡勢力,並逐步蔓延,其犯罪手段凶殘,稱霸一方,無惡不作。

  經上饒市公安機關長達5個月的調查取證,獲取了該犯罪組織的大量犯罪事實,揭開了以祝福全、祝思明為首、「祝氏家族」為核心的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十惡不赦、觸目驚心、令人髮指又荒誕之極的犯罪內幕和不可告人的面紗。

  祝氏家族主要成員系該組織的核心,祝氏有五兄弟:老大祝鳳全,原擔任由祝氏家族掌管控制的「應天寺金礦」董事會的出納員,現為下阪村工程隊法人代表,有兩個兒子叫祝思明和祝思林,均系結夥持槍殺死人命的主犯,現均成為工程承包業主;老二祝海全,現任五銅鄉黨委書記,歷任下阪村支部書記,五銅鄉副鄉長(分管工業)、鄉長;老三祝福全,曾因持刀重傷他人被判緩刑。原任「應天寺金礦」董事長,統霸金山礦事務。現為五銅鄉起運隊、河背村工程隊、楊林鄉鞭炮廠、投資籌辦葛仙山上型水電站的個體私營企業主;老四祝清全,原「應天寺金礦」副董事長,現為五銅鄉工程隊、虹橋煤礦個私企業主;老五祝雪全,現為五銅鄉建築工程公司、鉛山新安煤礦個私企業主。祝福全、祝思明二犯系首犯。祝鳳全、祝清全、祝雪全、祝思靈系主犯。祝海全縱容該黑惡勢力犯罪活動。

  「祝氏黑幫」的發展脈絡逐漸清晰:1984年,祝氏家族中的老二祝海全任下阪村黨支部書記。祝氏家族在祝海全這一「地頭蛇」權勢的支撐下開始形成一股惡勢力。他們以金錢開路,以政場上的關係網為保護傘不斷壯大擴張。90年代中期,祝海全更是在政場上平步青雲,祝氏家族把觸角伸向永平銅礦土建工程項目上,攬霸各類工程項目。與此同時,該組織欺行霸市、強迫交易已擴展到周圍鄉鎮礦的集貿菜市場蔬菜、水果批發,液化氣供應、長途客運、廢舊收購等行業,甚至開設賭場,設賭抽紅、放取高利貸等,以種種非法手段從中獲取暴利。這股黑惡勢力橫行不法,又有祝海全的權勢及其關係網保護和縱容,促使了祝氏家族勢力逐漸演變、發展成帶黑社會性質的犯罪組織。

  自1989年以來,在永平、五銅及周邊地區橫行不法,稱霸一方,肆意欺壓、殘害、魚肉百姓長達十餘年,先後進行持槍殺人、故意傷害、搶劫敲詐、尋釁滋事、強迫交易等犯罪活動,涉案90餘起,其中持槍持械致死6人,持槍持械重傷12人,直接受害群眾達300餘人,並通過實施種種犯罪,非法斂取財物高達千餘萬元。該組織窮凶極惡、殘忍凶暴,公然持槍、持械肆意殺人、傷害無辜,已達到喪心病狂的地步。

  祝氏家族黑色檔案

  罪行一:90年代初期,一向以打打殺殺而揚名的「小霸王」侯家福眼看著祝氏家族勢力的壯大,心裏極不平衡,其弟弟閔德福看在眼裡,記在心上。

  1994年7月22日晚,閔德福與祝氏家族因礦山淘金熱而產生糾紛,閔認為祝家老二、時任下阪村支部書記的祝海全為其撐腰壯膽,並以此為導火索,決定教訓他。一天傍晚在祝海全住宅附近持獵槍將祝打傷。而祝氏家族為報一槍之仇,同時也以此為由剷除異己、爭奪所有地盤、擴大勢力,於是在祝思明的召集下,事先密謀策劃、精心組織。1995年9月14日,查明侯家福、閔德福兩人在永平鎮商業大酒店二樓吃飯,祝思明即糾集佔玉良、劉明秋、鄭洋而、林貽勝、祝申祥、葉明發等7人攜5支獵槍、兩把菜刀趕到酒店後直衝二樓,將侯家福團團圍住,5支獵槍同時向侯的雙腿掃射,緊接著佔玉良持槍又向侯的頭部開了一槍,侯的腦袋頓時開了花,腦漿四濺(後經法醫驗屍,侯的腦內容物俱缺),當場斃命。與此同時,又朝慌忙亂逃的閔連開兩槍,持刀緊追,朝閔的背部、雙腿連砍數刀,逃命及時的閔德福倖免於難,當時二樓兩名無辜的顧客也因獵槍散彈射擊受傷,閔也從此在永平消失。

  罪行二:時值16歲的林孝國年少氣盛。1993年8月因搬運木雕板與「黑幫」成員紀國華、吳天平等人發生口角。

  同年8月14日上午,吳天平等一夥8人糾集在一塊,攜5支獵槍、兩把砍刀,租乘一輛農用三輪車在永平鎮五銅鄉一帶到處追查林孝國。上午10時許,發現林孝國獨自一人在侯家村街口行走,一夥人一擁而上,肆意追殺,林孝國拚命逃向村內一家無人居住的空房二樓。吳等人追至一樓,並連開四、五槍,未擊中。林孝國大喊求饒,未果。吳天平又朝二樓連開數槍,擊中林孝國的臂部,後被吳一夥人衝上二樓強行拉下,押上三輪車,拉到五銅鄉養老院附近,將林扔至一塊草地上,林跪地磕拜求饒,然而喪心病狂的吳天平等人持獵槍朝林的腿部連開三槍,隨從的林和平等人用鐵棍對著林亂砸,接著侯成義又持獵槍抵著早已昏死過去的林孝國的大腿部連開兩槍,一場廝殺之後,吳天平叫來一輛車,命車主將林運到銅礦醫院。當林孝國被抬上車板時,滿臉殺氣的紀國華又持刀上前朝林的小腿猛砍一刀,致白骨外露。血肉模糊的林孝國被送到醫院半小時後不治身亡。

  罪行三:1994年10月10日晚,劉軍父親劉學武與林述瑣等人因債務爭吵,後被聞訊趕到的派出所民警制止。

  然而一貫以惡出頭的劉軍豈會善罷干休,當晚劉軍夥同祝思靈等十餘人手持獵槍、土銃,浩浩蕩蕩殺進林家,林述鎖慌忙逃走,劉即率人一路鳴槍追殺林述鎖。林述鎖被追到後,祝思靈即持獵槍朝林的大腿射擊,林當場倒地昏死過去。

  林的家人趕到後,跪在地上再三哀求放過他,劉軍、祝思靈等一夥人才罷手,林的家人好不容易將林述鎖拉出虎口,送往銅礦醫院搶救。然而劉軍想著自己還未打到他,不解恨,於是又返回追上正抬往醫院搶救的林述鎖,朝林大腿部抵近開槍,致林不治身亡。

  該犯罪組織殺人如宰雞,旁若無人,隨意傷及無辜,有的骨幹成員為博得頭目的青睞,往往將人打傷致殘,讓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罪行四:1995年上半年的一天,李有松的兄弟與佔金良合夥在金礦上挖得一品位較高的金礦,林孝波、葉國勤欲霸佔此礦,在祝鳳全指使下,各持一獵槍找到李有松三兄弟要他們無條件讓出金礦股份,李還未表態,林孝波,就朝李有松的大腿開槍,致李重傷殘廢。之後,林等人強佔金礦,並因此獲利近200萬元。

  罪行五:1997年10月7日,侯火興與李某合夥採挖的金礦在出大貨期間被祝氏家族獲悉,見有利可圖,便指使蔡春標找到侯、李二人,提出要加入干股(不出股金),李推說,侯火興同意他就同意,蔡找到侯,侯未明確答應肯還是不肯,蔡見侯不情願,即於次日攜帶匕首到金礦找到侯,把侯叫到氰化池邊,突然拔出匕首說:你這樣「傲包」。在侯的腿部和腹部猛刺二刀,血流如注的侯火興經及時搶救,倖免於難。

  從此,注、李二人再也不敢登花了幾萬元投資的礦池,蔡春標等人將該礦據為祝家所有。

  罪行六:1996年9月24日晚,馮輝的母親潘木蘭與危春清因賭博發生爭吵,馮將此事告知蔡春標等人,蔡即糾集佔雪冰、朱建波、馮輝、余志炯等5人,攜帶獵槍、土銃、4根鐵棍等凶器追尋至永平鎮巢氏菜館,見危春清坐於店門口,正與懷裡抱著嬰兒的巢玉琴等5名群眾閒聊。蔡標等人就像日本鬼子進村,端槍就朝危春清身體方向連開數槍,當場將危打倒,而在場的巢玉琴等5人也應聲倒在血泊中,甚至連年僅兩歲的嬰兒也難逃劫數,至今腦部還留有子彈,成了一個發育不全的畸形痴呆廢人。

  淒厲的慘叫、號啕的啼哭,震撼了整個小鎮,然而無奈的旁觀群眾只能含淚為他們收拾殘局。

  罪行七:1993年8月22日晚,林貽亮夥同林孝波、劉明秋、劉軍、貢細祥、邱建康、祝思林等7人在永銅主幹道夜宵攤吃喝,你一杯、我一杯,你猜一拳、我猜一拳,鬧得天昏地暗。

  就在此時,一名名叫項希強的中學生正下完晚自習回家路過此地,喝得神志不清的林貽亮見此人像是自己數日尋仇的XXX,二話不說,即拿起菜刀追上,持刀將項連砍殺數刀,隨後趕上的林孝波、劉明秋也上前一起砍殺。血肉模糊的項希強被林等人翻過來時,發現錯殺人了,而他們卻只說了句:兄弟,對不起了。一名無辜的學生竟慘遭如此殺戮。

  黑幫暴戾成性危害鄉鄰

  該組織暴戾成性,殺人不眨眼,讓人觸目驚心。多年來,他仗著勢力和手中的武器,在永平、五銅、陳家寨一帶,目無國法、逞強稱雄、尋釁滋事、敲詐勒索,簡直無處不在、無事不惹、無惡不作,只要他們看不順眼的就打,看中了的就要,若大一個國家重點企業的職工連在礦區內主幹道走路都要小心三分,更談不上散步閑游。平日他們駕車故意尾隨或靠上他人車輛,以撞壞車為名敲詐勒索,一開口就是幾萬元,對不從者則棍棒相加,毒打致傷,有的甚至被綁架走,交了「贖金」才放人。

  長期以來,永平一帶已形成了這樣一個習慣,只要是祝家的人或者是組織成員,走到哪裡都像是到了自己的家,想吃就吃,想喝就喝。當地百姓是惹不起,也躲不掉,過著非人的生活。一天晚上他們闖入永平鎮的大韓菜館,要老闆馬上上菜,老闆稱菜油用光了,稍等一下,去買點菜油,他們卻不由分說將店內飯桌全部掀掉砸壞,嚇得顧客魂飛魄散,老闆被打傷,事後只有含淚關門停業。

  河背村王家塢村民邱宏鐵等9人當盡所有家產合夥開銻礦,剛開工不久,就被祝思明及手下邱建米獲知,邱宏鐵得到風聲,深知這夥人不好惹,於是主動找上門說讓邱建米入干股30%,邱建米則要以80%干股強行入股,隨後又強霸該礦,致使邱宏鐵等人傾家蕩產,背井離鄉。

  治病救人乃是醫生的天職,可是被祝家打傷的人要在本地醫院住院,醫院卻不敢收留,運到外面醫院還要偷偷行事,否則後果將是不堪設想的。葉家馬的兒子葉森紅與邱建米發生糾紛,打了一架,葉家馬伕婦因勸架被打傷,邱建米也因此被葉森紅的哥哥打傷。邱建米返回後,得知葉家馬伕婦在五銅鄉衛生所治療,於是糾集林貽亮等4人帶了三支獵槍、一把刀,衝到五銅鄉衛生所用槍嚇走了醫生,葉家馬的妻子見狀攔在門口,卻被邱一夥人亂刀砍倒,躺在病床上的葉家馬慌忙之中用被子蓋住自己,而邱建米等人則持槍朝葉連開數槍,擊中葉的腿部,葉家馬落得雪上加霜,一股怨氣只有朝著「不爭氣」的兒子身上亂髮。

  1992年9月18日上午,余庭金、謝龍生到五銅鄉街上買石油時,被祝思明、劉明秋、葉國發、「頓頭」4人看到,並因為在同年3∼4月間,祝思明等人欲強行霸佔余庭金洗海錦銅的池子,遭到余庭金、謝龍生的拒絕而相互發生矛盾,祝思明等人一直懷恨在心,並於當天持獵槍朝余庭金、謝龍生二人開槍,謝龍生的左大腿被擊中。謝住院治療期間,被祝思明等人知道後,又夥同劉明秋、葉國發等人衝到醫院,將正在醫治的謝龍生的點滴吊針拔掉,並欲將謝帶走,不讓其治療。

  祝海全二女兒「霞霞」,在當地被稱為「二小姐」,其惡行不亞於乃父,在外囂張霸道,目中無人。1999年她在銅礦歌舞廳唱歌,只因當地的李俊霞、李俊紅兩姐妹歌唱得好,出於妒忌而帶著幫凶上前將二人毒打致傷。又有一次,因礦醫院的護士黃海燕人長得漂亮,在她面前走過,她藉故將黃海燕打傷,後又帶人追至黃的家中,叫黃海燕滾出來跪在地上求饒,否則毀她的容、破她的相。

  在永平、五銅一帶多年來已形成了一個不成文的規矩,祝家勢力打傷了人,求助法律是無望的,只有上門乞討醫藥費,請他們慷慨解囊,施舍多少就多少,能拿到的也算是有面子的。

  1995年5月下旬的一天,林孝波的哥哥林孝文不肯李傳茂搭車,致車動後壓傷李腳,李打了林一巴掌。當日下午,林孝波得知後即持槍找到李等人,責問是誰打了他哥哥,林在眾目睽睽之下朝李傳茂身邊開槍以示威脅,李知道難過關,隨後賠禮道歉並買了傷藥給林孝文。然而此事並未一抹了之。

  1995年6月1日上午,當李傳茂同李春水去安州村路過下畈村鐵路橋時,被隨後追上的林孝波持獵槍近距離開槍擊中面部,致傷左眼球,後被手術摘除,頭顱內仍有二十餘顆散彈殘留其中(經法醫鑑定重傷),所用醫藥費高達8萬餘元,而李只拿到2萬多元。該組織已沒有仁義道德可言,組織成員就像一群瘋狗,見到自家的人和主子就搖頭擺尾,見到不是自家的人就狂吠亂咬,其猖狂氣焰已發展到公然無視公安機關,持槍抗衡,毆打我公安、保衛幹部的地步。通過查證,多年來我公安、保衛幹部在執法中被打傷達13人。

  1993年7月6日,祝福全從上饒回鉛山坐中巴車途經上饒縣茶亭路段,與當地的周方盛因搶座位發生爭吵。一向傲氣十足的周方盛,想不到「鉛山佬」在他的地方也那麼老卵,於是將祝福全拉下車毆打了一頓。這不是太歲頭上動土麼?然而祝福全明白「強龍鬥不過地頭蛇」的道理,此刻自認倒霉。但祝福全怎能忍受如此奇恥大辱,於是當晚,告知祝氏家族成員祝雪全、祝思明、祝清全等人,一同商議如何洗雪恥辱,並召集一幫弟兄決定當晚組織報復行動,決定將周綁架至鉛山縣。當晚8時,祝雪全、祝思明等即糾集劉軍、林孝波、劉明秋、貢玉田、林貽亮、楊玉勝、林貽勝等二十餘人,攜帶獵槍、長短銃十餘支、鐵棍十餘根等凶器,強行攔截兩輛中巴車並趕下乘客,坐上車直奔上饒縣茶亭白沙村周方盛家。接到報警的茶亭派出所民警驅車及時趕到現場制止。在公安民警亮明身份的情況下,祝福全一夥人竟公然朝公安民警開槍掃射。將執行公務的派出所所長李恩良及3名民警打傷。這就是有名的「白沙事件」。事後,此事一直沒有得到有效的處理。

  1993年9月下旬一天,銅礦經警李國強的妹妹(精神失常患者)隨其父走路回家,走在後面的李父遠遠看見女兒走錯路,被幾個青年引走。李父隨後跟去,找到祝福全家,要領回自己女兒。祝卻反問憑什麼證明該女子是他女兒,並辱罵李父且拒絕交人。當晚李國強得知後,即報告正在巡邏的永銅公安分局民警江治本、劉凌雲、崔永慶,請求前往領回妹妹。江等三人即騎摩托車到祝福全家,亮明是銅礦分局的民警,要求把女子帶回家,反遭祝凶蠻拒絕,且要江等人滾回去,不然放狗咬人。江等三人予以說明,好言相勸。祝福全非但沒有放人,反而變本加厲,從家中拿出臂力器衝出追打江等人。隨後趕到的一夥人也一哄而上追打三名民警,致三人身上多處受傷,只好棄車跑回警局。祝福全揚言「銅礦分局的更是要打」。隨後,祝稱剛才有幾個冒充分局民警的人闖進其家,已將他們打跑了。此事又不了了之。

  更加令人瞠目結舌的是,就在1995年7月,祝氏家族的頂樑柱祝海全被閔德福打傷後,住院治療期間,該組織的十餘名骨幹成員荷槍實彈,房前房後持槍站崗,在病床旁邊也有兩名持槍的保鏢。祝海全傷癒後,祝家大院戒備森嚴,日夜派員持槍站崗巡邏,就連永平公安分局刑警大隊長偵查一起案件在蹲點守候時被祝的保鏢發現,逼到樹木中盤問。

  如此無法無天,如此慘無人道,廣大百姓無不憤慨,市長黃建盛看完專案組的專案偵查報告之後,不禁拍案而起,奮筆疾書:如此重大犯罪集團,殺人、搶劫、敲詐勒索、尋釁滋事、橫行鄉里、無惡不作,該犯罪集團人數之多、時間之長、犯罪性質之惡劣,無不令人觸目驚心,無不令人憤慨,這哪還像我們共產黨的天下,哪還像我們人民政府領導的社會?我們的縣、鄉、黨委政府幹什麼去了?我們的政法機關幹什麼去了,建議高度重視?從重從快,打擊犯罪份子,還人民一個安寧的社會環境。

  重賄下,「公僕」充當「保護傘」

  祝氏家族犯下如此滔天罪行,他們卻仍然逍遙法外,其賴以生存的條件就是我們的黨政、司法機關腐敗分子客觀上為其充當了保護傘。

  祝氏家族揮金如土,黃金鋪路,據初步統計,祝家光行賄送禮就達200餘萬元,使得上至部分黨政領導,下至普通政法民警,都在背後撐腰,為他們洗脫罪名,開脫罪責,有的重罪輕判,有的重傷案件只在基層調解處理,甚至到了後期,受害群眾是求助無門,可謂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曾任鉛山縣委書記、後任市工商局局長塗××,供認祝海全送給他現金和黃金,「一是感謝我在應天寺金礦整治、規劃、籌備、成立、開採過程中做了大量的工作;二是祝海全從副鄉長提拔為鄉長,他知道我是為他說了話,幫了忙的。沒有我的同意,他絕不可能從副鄉長提拔到鄉長的;正是我幫了祝海全,所以,他就會送錢、物給我。」在談到為什麼要收受錢物時,他深有「感觸」地說:「第一,在金錢面前見利忘義;第二,存在僥倖心理,我單方面認為祝海全為我在應天寺金礦出資入了股,既然他出錢為我入了股,估計他不會講出去的,他不講,誰也不知道。」以至到後來,祝海全找其辦任何事都順利通過。

  曾任鉛山縣委書記、後任勞動局局長李××在交待接受祝海全行賄的原因時說:「應天寺這種小型金礦開採,國務院控制很嚴,而我作為縣委書記,如果不同意,肯定難以生存……」

  曾任鉛山縣委組織部長、後任廣豐縣政協副主席的周××身為組織部長,祝海全能夠平步青雲與其「關照」是分不開的。以及原地礦局局長余××、原鉛山縣公安局局長易××、政委陳××等一批政法黨政幹部在金錢的誘惑下都淪為人民的罪人。

  祝海全由原來的下阪村支書一躍成為現在的五銅鄉黨委書記,在祝海全兩規期間,還大言不慚地說,如果這次競選縣長,我的票數應該是最多。正是有了一系列嚴密、至高的「保護傘」,為該犯罪組織遮光避雨,撐腰壯膽,更使他們的犯罪無所顧忌,無後顧之憂。正如首犯祝福全所說的,「我上頭有人,你們一般幹部算什麼」。

  1991年8月14日,祝福全帶著馬仔光天化日之下,在永平公安局門口將分局民警吳桂平砍成重傷,而只判三緩四審結,祝福全連一天牢房的滋味都沒有嘗過。在閃閃的黃金面前,有的黨政、司法幹部卻變成了他們的馬前卒。時任五銅派出所所長、永平分局局長、縣公安局副局長的童國強在他任職期間,與祝氏家族成員稱兄道弟,充當他們的保護神,他多次將涉槍致人死傷案件作為治安案件進行調解處理。

  少數法院幹部也在金錢的誘惑和淫威的脅迫下,失去重心。祝氏家族成員之一祝思靈,因故意傷害(致死)罪於1996年11月23日被鉛山縣法院判有期徒刑6年,同年12月26日以患「癲癇病」為由被保外就醫至今。劉軍,因犯故意傷害(致死)罪於1996年11月被鉛山縣法院判有期徒刑7年,同年12月26日以患「肝炎」為由被保外就醫。讓人難以理解的是,祝思靈、劉軍因涉嫌參與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被抓捕後,專案組人員問他們當年因什麼病被保外就醫,他們卻根本說不出病因、病名是什麼。可悲的是,我們的部分民警還為其通風報信,甚至為其出謀劃策。

  到目前為止,已有5名縣級幹部接受祝氏家族的賄賂而被依法逮捕,原公安局局長、政委等人涉嫌充當保護傘被查處,紀檢及反貪部門正全力深挖該犯罪組織幕後的保護傘。

  全案共抓獲主犯、骨幹成員及一般成員達36人,繳獲獵槍2支、子彈120發、管制刀具14件。這個震驚全省的帶黑社會性質的犯罪組織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祝氏家族」在光天化日持槍持械殘害手無寸鐵的善良百姓,甚至無辜的少年,公然對抗公安機關固然為社會所不容,而其身後腐敗墮落殺人不見血,貪官污吏更是為人民所不容。

(江南都市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