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華案黑幕》:撲朔迷離的權力鬥爭之網(2)


據報導,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今天公開開庭審理了公安部原副部長李紀周涉嫌受賄一案。檢察機關指控,李紀周在擔任公安部部長助理和副部長期間,多次收受賴昌星等人的鉅額賄賂,並利用職權,非法干預執法部門對有關重大走私犯罪活動的查處。法庭將依據事實和法律進行評議後,擇期作出一審判決。

  據指出,北京市中級檢察院的起訴書僅以受賄罪指控李紀周,並沒有外間傳聞已久的包庇走私等罪名,在受賄罪指控中,起訴書指李紀周自一九九一年以來,多次收受賄賂,包括廈門遠華走私集團首犯賴昌星的五十萬美金及若干人民幣,還有走私分子梁耀華、李莎娜等人數百萬元人民幣的賄賂,合共總值九百多萬元人民幣。

  然而,賴昌星說,李紀周是遭人陷害,是因為有人在背後要搞掉他,才讓他有今天的結局的。
  問:報導一直說你跟李紀周的關係很好,是這樣嗎?
  賴:我跟李紀周是很好的、什麼都可以講的那種朋友。他這個人也是很好的,我們是談得來,來往也比較多嘍。我跟李紀周交往那麼久,我保證李紀周是不會找人要錢的那種人,否則,我也不會跟他那麼好。如果是有金錢交易的那種人,跟我是合不來的。他們講的那些事很多是沒有的。這裡邊只有兩件事是事實:一是,他的女兒在美國要辦投資移民,需要一些錢。李紀周老婆跟我說,我匯了五十萬美金給她,作為一個公司的註冊資金。但是,這說好了是借的。時間還沒有到期,所以還沒有退回來。我想她是會還給我的。另外就是,他老婆和人家合夥開一家公司,是卡拉OK還是什麼,他老婆的那個朋友就來找我,說是要借錢,我想大概李紀周的老婆不好意思自己跟我說吧,我就借給她了,一百萬人民幣嘍。這都是說好了向我借的,要還的。

  問:那麼為什麼要動李紀周呢?誰非要動他不可?
  賴:最主要就是賈春旺嘍。當時還有另外一件事很奇怪,說是公安部接到一張告狀的紙,紙條上邊說李紀周賣官,拿了五十萬。賈春旺從調到公安部當部長的時候,就想要動一動李紀周了。李紀周那時分管的工作,都是好的東西,都是太好的東西。賈春旺他正想把李紀周趁機搞掉。而且,這裡邊還有那個「四二O」專案組的一個負責人,原來公安部副部長牟新生,也是和李紀周死對頭的。李紀周以前一直是陶駟駒給提拔起來的。但是,陶駟駒已經下臺了麼。那賈春旺來了就嫉妒李紀周分管的項目,李紀周兼管的是交通、出入境、邊防、辦公廳,等等很多東西。反正他管的這五項都很好的,所以賈春旺就嫉妒他,一直想換上自己的人。在這時,賈春旺就說收到這張紙條。

  問:賈春旺想趁著這個機會換上自己的人。
  賴:對,對。說這個紙條是監察部的人收到,然後交給賈春旺的。
  問:這是誰報上去的?你剛剛說的那張紙條是通過什麼人送上去的?
  賴:不知道。紙條就是監察部的收到了,然後告訴許甘露,許甘露是我的好兄弟。監察部的這個人就拿了這張紙條給許甘露看,說:你看,有人說,李紀周賣官五十萬,在汕頭。

  問:到底是什麼人舉報了這個事情?你不是說告狀也要上邊有一定的關係才能送上去麼?
  賴:是呀。不過這個事情我也不知道,只有上邊的人知道。
  問:只知道是有人「密報」了。
  賴:對,密報。只聽說監察部拿到了這張紙條,就交給部長看了。那張紙條應該是寫著部長收,是寄給部長的,但是,是由監察部送上去的。始終我對這個事也有懷疑,說李紀周賣官五十萬,根本就沒有這個事,是什麼人要這樣做呢?是不是真有人寫了這張紙條,我也很懷疑。

  問:你為什麼懷疑呢?
  賴:賈春旺那個人的頭腦是很過關的,很夠用的。他是干公安的,你知道,再說大陸的官就是這樣的嘛。他要是想壤誰,想動腦子搞什麼人,隨便動一下就可以了,大陸的官確實就是這樣的。在大陸很多時候是憑一張紙條就可以調整你嘍。對嗎?就是這樣嘍。

  問:這張紙條什麼人看見過?你認識的什麼人看見過,跟你講過這張紙條是怎麼寫的?
  賴:就寫的他賣官五十萬。
  問:只是說李紀周賣官五十萬,就這麼寫的?
  賴:就是這樣的。然後賈春旺就又把這張紙條拿給監察部。
  問:賈春旺把這個紙條拿去的意思就是讓就他們辦嘍。
  賴:對呀,就是要讓他們辦了。叫他們簽名,然後就轉去了中紀委了。監察部的這個人和許甘露是好朋友,在轉上去之前就給許甘露看了。許甘露是我的好朋友,就都告訴我嘍。我就知道該怎麼去操作嘍。他們然後就把材料送給了中紀委,中紀委沒有幾天就把李紀周抓起來了。當時,他的秘書張強也被抓起來關了三個月,但是現在在珠海當常務副書記了,因為他自己找了一些關係,同時也跟辦案的這個人交上了朋友。當時那個時候,本來因為一直抓不到李紀周的女朋友李莎娜,沒有證據,就一直不能動他,就在這個時候正好就有了這個事情,他們就不用等嘍。

  問:你剛才說,你懷疑這張紙條的來歷,就是說,你認為可能是有人安排自己的人遞上個紙條上去.
  賴:我就是一直對這個有懷疑呀。我想,很可能是賈春旺的點子搞的,這樣他就可以動李紀周了嘛。
  間:你是說,在這個節骨眼上,因為動不了李紀周,就自己找個人密報一下。
  賴:反正就這樣弄起來了。這五十萬的事是絕對沒有這種事,說李紀周貪污四百萬,又是沒有這種事,兩個事情都沒有,真的是沒有的。所以就一直還是定不了李紀周的案子。李紀周的案子前前後後我都非常清楚,包括什麼時候抓他老婆,什麼時候要抓他的女朋友李莎娜,什麼時候審到哪裡,什麼什麼,我直一清二楚。

  問:內幕情況你真知道不少呀?
  賴:現在看,中國當官的真是黑暗呀,誰誰誰,都是這樣,太可怕了。就說那個陶駟駒,本來跟李紀周關係是很好的,李紀周也是他提上來的,也一直都沒有什麼事。後來他要退下去了,要下臺了,他們的關係就開始不好了。陶駟駒這個人比較聽老婆的話,他老婆社會關係特別複雜,她是公安部外聯辦的主任。他老婆來找李紀周,要李紀周給批幾個香港單程證,李紀周看到不合手續,就叫她按照正常的手續辦。陶駟駒的老婆就很不高興了,覺得,你李紀周還不是我老公提上來的,我老公還沒有完全退下來,你就不認人了。就跟陶駟駒說了,陶駟駒就恨李紀周了。

  問:陶駟駒有沒有涉及李紀周的案子?
  賴:具體的不知道。在他們開始整李紀周的時候,曾經查過我,到福建省安全廳來打聽我的事情,調我公司的資料,但那個事情沒有搞成。我是公安部調查李紀周案件中要找的四十五個人中的第一個。總之,李紀周後來和陶搞得很糟,他也整陶駟駒的材料。

  李紀周這個賴昌星的老朋友應該是不希望賴昌星被引渡回國去受審的。但是李紀周是已經在監獄裡的人了,賴昌星和「遠華案」即使牽連上他,現在也只是一個量刑輕重的問題了。那麼,那些還沒有被動到的人呢?

  關於賴昌星如果回國受審,北京官場上流傳著兩種說法:一是有人說,如果賴昌星回國,至少要牽扯兩個黨和國家領導人。而且公安部抓捕組的很多人都被人給收買了,這些人見到賴昌星就一槍幹掉他,然後到哪個國家改名換姓隱居下來,等著拿一百萬美金吧。另一個說法是,如果賴昌星下午的飛機押回北京,晚上就會有一個政治局的委員自殺。

  我就這個說法問賴昌星,他卻說:「自殺的應該不是賈慶林,自殺的應該另有其人。」

  政治局某個成員的紅人照常走私?
  然而,正當圍繞「遠華案」的鬥爭進行得如火如荼之時,在中國大陸到底還有多少和「遠華案」背景相同、手法相似的鬥爭還沒有正式拉開帷幕呢?
  有知情人士向作者透露,最近幾年中國大陸有幾個著名的大走私犯,卻是不同的命運和處境。這其中,有的被關進了黑牢,有的逃亡海外,有的還是:私照走,領導照陪,好日子照過。

  從新聞中可以看到的是,除了「遠華案」首要嫌疑犯賴昌星目前正在加拿大逃亡之外,潛逃失蹤的還有大走私犯許明良、姚志勝,目前仍然不知在那個國家,兩個人都是香港居民身份,全國政協委員。一個叫楊改清的大走私犯,原來是河南人,據說已經被捕,但外界少有報導。另外一個叫秦錦釗的,據說已經把事情擺平了,上邊不再追究,這當中李鵬的二公子李小勇幫了很大的忙。李小勇在新加坡、香港的共五、六套房子,全是秦錦釗送的。

  問到賴昌星和李小勇的關係,賴昌星就只是承認他在大概九三年時,送過李小勇一個五十幾寸的電視機,賴昌星說:這種電視機在那個時候是很少的,有錢都很難買到的。

  另外一個做香菸走私生意的人叫何陽,這個人因為跟政治局某個成員關係特殊,各方面一直沒法動他,何陽以前也是總參情報部姬部長的愛將。據說何陽是山東人,原來是濟南軍區的一個中校。他的走私基地主要在香港,是通過香港把香菸走私進來。這個人在香港很牛
氣號稱是中央軍委在香港的「代言人」。他仗著自己具有軍情背景,又是姬勝德的愛將,走私有無恐,並把走私賺到的一億多元錢,投入到澳門放高利貸。是很多常到澳門賭場上瀟灑的中國大陸高官的債主。由此,中國官場許多人更加不敢得罪他,生怕自己的腐敗、貪污行蹤暴露。

  據說這個人很會討人喜歡,專門討好國家領導人的家屬,知情者介紹說,何陽經常給曾慶紅的母親鄧六金打電話,老太太當年是參加中共長征的二十七名女紅軍戰士之下現在已經是八十九歲的老人。何陽明知道電話是被竊聽的,他就是要讓人知道他和老太太熟到什麼程度。而且他還每個禮拜去陪曾慶紅的母親打兩、三次麻將,曾慶紅的小孩向外人說起何陽,會說:何陽是我奶奶的好朋友。何陽一有時間就陪著鄧六金老太太,這樣的人還怎麼抓?這也是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吧。

  賴昌星證實,何陽確是姬勝德的部下,也是姬勝德的老關係了,並且和姬勝德一起到廈門找過他。姬勝德倒霉後,何陽之所以沒有受牽連,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何陽的走私生意中,有很多背景強硬的人參與,其中包括王兆闕(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政協副主席)的兒子,小名阿胖。阿胖只有二十來歲,很胖,有兩百多斤。在何陽的的事情中參與很深。另外,何陽的的姐姐是中紀委的官員,也等於是裡邊有自己人。

我於三月十八日在賴昌星家中,給他做採訪的時候,他透露,中國很多人還欠他的錢,現在看到他出了事,就都躲著他,不肯還錢。這裡面就包括何陽的哥哥。

賴:何陽是在中國做xx牌香菸的總代理,他哥哥還欠我一百萬人民幣呢,是他當時做香菸時需要交定金,向我借的錢,拿走了就不說話了。今天早上我還打電話給他。上一次,我打電話給他,他還接過我的電話。我沒有直接說,我找他是要他還錢,我說,我現在經濟很困難,能不能先幫我一下?他說,可以呀。我後來再打過去,他的電話就一直不開了,到現在已經有一個多月了。今天早上我又試了一下,打通了,但他一聽是我的聲音就挂掉了。我趕緊通知一個香港的朋友打過去,他就又關機了。

問:你認為為什麼沒有人動何陽呢?


賴:一個就是他姐姐在中紀委,怎麼也是有作用的。還有他自己的關係也很多,他原來在北京挂的車牌也是公安的牌,是十九號的,但是他挂的牌不是局級的,我挂的牌是局級的,是當時的公安局局長張良基給我挂的。賴昌星承認,何陽(音)的靠山的確不少。如果有一天,那裡的權力鬥爭不平衡,他也就是自己現在的下場。賴並介紹說,何陽的主要靠山是*Xx,而在香港的家人xxx,就要求賴昌星把他的女朋友安插在遠華公司工作。「遠華案」爆發後,原遠華公司的員工不知多少人受到牽連,而xxx的這位女朋友並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在權力中心有靠山,的確是一個既賺錢、又保命的好辦法。

就像當年另一位曾經被「雙規」過二十一個月的特殊人物,專案組發現,他竟然能夠給七個政治局常委親自登門拜年,專案組都傻了。這位特殊人物最後通過了「雙規」的關。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