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雁:言論管制是真正在亡種滅族 ──對朱先生的政府工作報告談點看法


一年一度的中國「議會」正在「代替」而不是「代表」我們討論有關我們切身利益利益的大事,《政府工作報告》仍然沒有脫離政府自我表揚和任意計畫我們未來的的基本特徵。

我沒有看到這個報告的原文,但間接得知有要求政府部門嚴格管理網際網路路的內容,似乎一些代表對次呼聲很高。

這是令人遺憾的。

在這樣一個資訊時代仍然堅持這種愚民政策,這實際上是一種倒退。一方面,資訊的封鎖不相信人民的理性判斷能力,或者太相信人民的理性判斷能力,但無論如何,剝奪人民的資訊交通自由,是對公民權的嚴重侵犯。

在今天,我們仍然過著一種資訊失真的文化生活,這本身就是對這個資訊時代的侮辱。問題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網際網路路的發明不僅沒有使中國人充分得到它的好處,反而增加了額外的負擔──因爲毫無疑問,控制網路增加了政府的投資,而增加的這些封鎖資訊的成本肯定是用之欲管制而取之於民的,沒有人知道,這些年在這方面的開支有多少。一言以蔽之,這些反對談論自由的「轉移支付」恰恰用的是納稅人的錢。

90年代評論界一個普遍共識是民族道德水平的下降和漢語網路文化的痞子化,而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言論管製造成的。中國人有話不好好說是因爲沒有好好說的言論空間,就自然無法形成理性交談的傳統。這事實上意味著一種文化滅絕性的危機。從這種意義上說,言論管制是真正在亡種滅族。如果說一個民族的語言就是一個民族的靈魂,那麼管制網路是使中國心靈失去最後的拯救機會──因爲管制網路僅僅發揮了網際網路路的不負責任的胡言亂語這方面的「優勢」,卻沒有發揮它開闢新的公共空間方面的建設性優勢。

不寐之夜的關閉也說明瞭中國對網際網路路的管制不是太鬆了,而是太嚴了。在塔利班時期,這種狀況被推到極端。但是,爲什麼我們這裡年復一年地把這個方向看成的一個「進步文化的進步方向」呢?

基於納稅人的權利和公民權利兩方面的理由,基於我自己的「民族主義」,我強烈呼籲中國政府進一步開放網際網路,取消對海外媒體的封閉和電子郵件的監控,盡快恢復思想境界和不寐之夜這樣的優秀網站,並作出賠償和道歉。我也呼籲所有有責任感的網民一起呼籲當局尊重我們的知情權,捍衛我們的網民民權。更希望中國政府做一個副責任的大國,不僅對國際社會是這樣,對自己的國民尤其應該如此。

2002年3月6日

大紀元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