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谷文章:「精神病灶」的此刻症狀 談俠肝義膽--為窮人弱者小民百姓說話


我這個帖子和朱學勤先生、甘陽先生、木魚先生爭論的觀點沒有關係。由於讀了木魚所引用的甘陽先生的下面這一段話,忍不住要發一點我自己的議論。

  甘陽先生說:

  「事實上, 今日許多對自由主義的高談闊論主要談的是老闆的自由加知識人的自由, 亦即富人的自由,強人的自由,能人的自由,與此同時卻閉口不談自由主義權利理論的出發點是所有人的權利,而且為此要特別強調那些無力保護自己的人的權利:弱者的權利,不幸者的權利,窮人的權利,雇工的權利,無知識者的權利。如果說,一生致力於研究市場經濟與自由關係的芝加哥經濟學派開山祖奈特在其經典論著《競爭的倫理》中,曾嚴厲警告所有經濟學家『最大的謬誤莫過於把自由和自由競爭混為一談』,那麼,這種『最大的謬誤』現在恰恰成了中國知識界的集體信仰在這種版本的自由主義中,民主是奢侈的,平等更是罪惡的,反倒是弱肉強食成了自由主義的第一原則。我把這種集體信仰稱為『中國知識界的集體道德敗壞症』。因為這種信仰只能表明中國知識界幾乎已經喪失了最基本的道義感和正義感。」

  這段話,有氣勢,痛快,為窮人、弱者、小民百姓說話,俠肝義膽,是我包谷最為欽佩的。甘陽先生據說是新左派的一面旗幟。為窮人平民說話是左派的一個特徵,是值得道義上自豪的。相信自由主義者也不會自認是為富人強者權威說話。毫無疑義,無論是新左派還是自由主義知識份子,都把為平民弱者說話看著是中國知識界應有的的「道義感和正義感」,是他們的「集體道德」。

  在一個有13億人口的世界第一大國裡,有幾個人或幾十個人,開一次會,或幾次會,就決定取消至少二百萬人的思想信仰的法定權利,在全國範圍內展開壓倒一切的大批判,無視一切司法程序,強迫人人過關的學習表態,禁止到公園去開展和廣播體操沒有本質區別的煉功。在這長達幾個月的一刻不停的過程中,所謂「中國知識界」,無論是自由主義者,還是新左派,你們在幹什麼?你們到哪裡去了?甘陽先生說過:「事實上,今日許多對自由主義的高談闊論主要談的是老闆的自由加知識人的自由,亦即富人的自由,強人的自由,能人的自由,與此同時卻閉口不談自由主義權利理論的出發點是所有人的權利,而且為此要特別強調那些無力保護自己的人的權利:弱者的權利,不幸者的權利,窮人的權利,雇工的權利,無知識者的權利。」好,講得好!如果自由主義知識份子是這樣的人,我們至少還有新左派出來為二百萬中老年人、家庭婦女、貧病者、下崗者、退休工人等的「弱者的權利,不幸者的權利,窮人的權利,雇工的權利,無知識者的權利」說話。可是,你們只是過去說得漂亮,你們在現實面前卻保持了沉默。特別是新左派,立場鮮明地站在官方違法措施的一邊,支持對民間信仰和體育健身群眾的鎮壓。

  所謂「中國知識界」,你們要是有點羞恥之心,還好意思談「集體道德」?「弱者、不幸者、窮人、雇工、無知識者」,現在就在你們面前,至少二百萬,他們的權利遭到了世紀末全世界罕見的野蠻侵犯和剝奪。中國知識份子們,教授、專家、記者、主編、法官、律師們,作家們,你們出來說話呀!你們是社會的良心,你們是民眾的嚮導,你們是靈魂工程師,你們不是為了附和強勢輿論才活著的。可是你們,在這個國家這個民族這個社會最需要你們拿出你們的「道義感和正義感」,拿出你們的「集體道德」力量的時候,你們卻只表現了你們的「集體恥辱」。

  歷史將記下這一恥辱,只有在下一個世紀,用你們自己的苦難和這個民族的苦難才能清洗這樣的奇恥大辱!

(博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