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上演「人蚊大戰」


由於剛過去的這個冬天是上海連續14個暖冬以來平均氣溫最高的一次,所以今夏申城很可能遭遇「蚊子大年」。根據市疾病控制中心的監測數據,今年4月全市蚊子數量比去年同期上升了94.1%,而6月又是蚊子繁殖最旺盛的時節。有關專家稱,6月全市蚊子的數量同比去年還要有明顯上升。

  據悉,連續暖冬不僅使過冬蚊子數目激增,大大增加今夏蚊子的基數,而且也延長了正常情況下蚊子的繁殖期,使本來繁殖5代的蚊子可以繁殖7代之多。種種情況疊加,可能會生出今年的「蚊子大年」。

  今夏上演人蚊大戰

  今年夏天大家到底覺得身邊的蚊子多不多?記者昨天就此問題採訪了部分市民。不少人認為,雖然蚊子的最高峰還有待時日,但是今夏好像周圍的蚊子確實多了起來。

  「蚊子實在太多了。有天晚上我終於忍無可忍,索性就買了只電蚊拍,整夜打蚊子。沒想到一個晚上,打死的蚊子竟然有400只之多。」今年即將大學畢業的小朱告訴記者,由於她的校園地處郊區,周圍全是農田和樹林,所以一到夏天可苦了這幫住底樓的女生。

  小朱說:「今年夏天好像特別慘,正好輪到我們作畢業設計。大熱天大家都不敢穿裙子,晚上只能躲在蚊帳裡看書。更要命的是那些蚊子特別凶,你坐在帳子裡它也嗡嗡地朝裡猛鑽,搞得夜裡也睡不香。」甚至在小朱作論文答辯時,一隻「花腳蚊子」還狠狠地咬了她一口,害得她在一群教授面前狼狽了一陣。「現在的蚊子可不得了。」在一家外資公司上班的李先生聽說記者要採訪蚊子的新聞就直搖頭,「前幾天我陪客戶去金茂88層的觀光大廳,竟然也被蚊子咬了。我到現在也沒搞懂蚊子是怎麼飛到這麼高的地方去的,真的是乘電梯的嗎?」

  李先生說,以前大家總認為住在高層裡可以不被蚊子「騷擾」,現在這想法簡直就是奢望。「我家就住在23樓,每年夏天還不是照樣要用電蚊香。每次進電梯時,我都很注意裡面有沒有蚊子,可是好像沒看到幾隻。真是弄不明白這些蚊子是從哪裡來的。」

  「蚊香有用嗎?」家在盧灣區石窟門房子的張阿婆反過來問記者。張阿婆說,她解放前就住在這裡,以前雖然夏天也有蚊子,可是晚上點上盤蚊香,再往腳上抹點涼油,保證一晚上睡得太太平平。「現在不對了,你點兩盤也沒什麼用。眼淚倒被煙熏得掉下來了,可蚊子還飛得特別起勁。」

  張阿婆撩起袖管給記者看手上一個大包,她說這是睡午覺時剛被叮的。「我原來以為人老了,蚊子肯定就不愛叮了。再說我們一輩子都用慣了蚊香,想想也沒什麼問題。可是現在蚊香好像不管用,不知道是蚊香的質量差了,還是蚊子更加凶了,怎麼越點它叮得越香呢?」

申城連續好幾年的暖冬是今夏蚊子猖獗的最主要原因。一般來說,每年夏天的蚊子臨近冬天,大部分就一命嗚呼了,只有少數能憑著「最後一口血」或是體內少量脂肪「苟延殘喘」。但是只要冬天裡氣溫「暴冷數日」,來年開春蚊子繁殖的數量就可以減少很多。

  然而,剛過去的這個冬天是近年來上海連續14個暖冬裡平均氣溫最高的一次,這使得相當數量的蚊子在「溫暖如春」的冬天裡活得逍遙自在。而且今年15攝氏度以上的天氣又比往年來得早---這是蚊子開始活動繁殖的「起跑線」,本來每年只繁衍5代的蚊子甚至可以繁衍7代,所以今年可能是個「蚊子大年」。

  「市疾病控制中心的研究表明,在他們抽樣解剖的過冬蚊子中,竟然80%以上體內沒有脂肪。」金培武說,「這說明現在大部分蚊子根本不需要體內存儲脂肪,照樣可以過冬,這樣算來蚊子的基數就已經大大增加了。」金培武告訴記者,目前上海最常見的蚊子主要有白紋伊蚊、騷擾阿蚊、中華按蚊、三帶喙蚊、淡色庫蚊等5種。其中,近年來被稱為「花腳蚊子」的白紋伊蚊更是「氣勢洶洶」。

  據悉,「花腳蚊子」的體形較小,全身黑色間有白斑,中胸背板上有一條明顯的白色縱紋。平時棲息在竹林、樹林、草叢和缸、罐、潭的內壁等處,專門白天叮人。由於人體皮膚對它的唾液特別敏感,所以被「花腳蚊子」叮上後會起一個櫻桃大小的包,比一般蚊子塊都要大得多,而且奇痒無比。

  更危險的是,「花腳蚊子」還是乙型腦炎和登革熱的攜帶者。它在吸血的時會將唾液中攜帶的病毒一併帶入人體的血液循環裡,從而傳播上述疾病。去年泰國就因為當地蚊子可能傳播登革熱,旅遊業受到了非常大的打擊。

  金培武告訴記者,雖然高層房子有蚊子也可能是後者乘電梯上去的,但是有相當一部分蚊子索性就出生在高層樓面。所以即使是在金茂大廈的88層,蚊子照樣可以「從石頭縫裡蹦出來」。

  金培武說,蚊子最重要的孳生地就是積水,而這個地方又最容易為大家所忽視。現在大面積的積水並不多見,但是小灘的積水隨處可見。一般的話,公園苗圃裡的積水較多,廢棄物品收購點由於瓶瓶罐罐裡積水多,也是蚊子的重要孳生地。此外,哪怕你家住在高層樓面,只要不注意清積水,比如空調積水、牆角積水,蚊子的幼卵孑孓就可能孳生,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高層的居民也難以倖免。雖然目前尚沒有蚊子已經具有抗藥性的科學報告,但是金培武認為這種可能性完全存在。他說,如果用藥不科學,比如用藥的劑量、用藥的頻率等不加以控制,對於蚊子這種代際更替極快的種群來說,很容易產生抗藥性。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