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湘浪人:李鵬意欲何往?似有意問鼎國家主席! ---評李鵬在重慶講話


今天新華社全文發表了李鵬在重慶「紀念李碩勛、趙君陶誕辰100週年大會」上悼念他母親的一篇長文,標題是「紀念我的母親趙君陶」,全文約7000字。(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16/20030121/911570.html)

兒子懷念已經去世的母親,寫文章悼念,無可非議。任何人都可以這樣做,李鵬寫文章也是應該的,其他人寫也是應該的,比如蔣經國先生。這篇文章寫得也不算差,沒有大話套話,全是百姓語言,有懷念的深情。不過這篇文章是2002年10月18日寫的,恰恰是十六大開會的前夕,從文章裡我們知道他母親大概是在秋天逝世的,沒有具體日期。我感到奇怪的是為什麼當時沒有發表?當然現在在紀念他母親和他父親100週年誕辰之日發表也未嘗不可,但是他寫好後等到今天來發的確卻很有意思。

第一,文中提到他母親彌留之際,講了一番話,原文是這樣的:「她在臨終的昏迷中偶爾甦醒過來就問『兒子怎麼還沒有來?』她最後的話是:『是我把他們拉扯大的』,『不容易啊』,又以微弱的聲音說,『要防『狗』,要防『狗』啊』,就溘然去世了。我明白她的意思,『狗』就是指特務和叛徒。她是在告誡我,不要忘記過去『狗』的危害,也要警惕可能產生的新『狗』。」

「狗」代表特務和叛徒,倒是第一次聽人說起。李鵬很慎重地向全國人民提出這個新問題:「不要忘記過去『狗』的危害,也要警惕可能產生的新『狗』。」誰是「狗」呢?胡錦濤是解放後長大,沒去過國外喝洋墨水,是「狗」的可能性不大,中央政治局常委內,羅干是去過國外留學,那是東德,東德早已不復存在,是「狗」的可能性也不大。唯一在位的只有江老爺子,江老爺子過去的歷史很值得懷疑。官方公布的江澤民簡歷上明明白白寫道:「江澤民,生於1926年8月17日,江蘇省揚州市人。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1943年起參加地下黨領導的學生運動,1946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47年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電機系。」(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252/2140/2848/20021127/875852.html)從文中可知江老爺子是1943年考進大學的,是哪所大學呢?上海交通大學簡介上說:「1938年8月,學校改由教育部直轄,定名國立交通大學。1940年在重慶九龍坡設立分校,後分校改為總校,並於1942年成立國立交通大學本部。1943年創辦電信研究所,開始培養碩士研究生。1946年5月,學校遷回上海。」(http://alumni.sjtu.edu.cn/jt_history_1.php),很明顯,1943年江老爺子沒有去重慶報考交通大學,交通大學是1946年5月才遷回上海的,江老爺子莫非讀了一年便畢業了,要不以前在淪陷區讀的是另一所大學,這所大學名氣不好,或者江老爺子在這所大學幹了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有難言之隱,不敢講而已。

李鵬說他去蘇聯留學原非本意,他不想去,是他母親強迫他去的,他說:「建國前夕,黨中央決定派遣一批青年到蘇聯學習經濟建設的專業知識。我原來不想去,而她極力主張我去。為此,我們母子之間發生了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衝突。她批評我目光短淺,有自滿情緒。」他清楚地表明他不是俄羅斯的「狗」。中共高層其他還有誰去過俄羅斯留學呢,想當俄羅斯的「狗」呢?看來只有江老爺子!呵呵!

李鵬突然出來講要提防「狗」,指何人是不言而喻的。江老爺子戀棧,與時俱進,言而無信,使中共內部很多人惱怒萬分,李鵬出面講話,含畜地揭他的老底,恐怕也是代表了中共高層和元老們的意思。

第二,李鵬在文中談及他的家庭歷史,一門兩忠烈,他的舅舅趙世炎,他的父親李碩勛,都是中共的元老,為中共打天下犧牲了性命,他母親也是中共元老之一而不居功驕傲,開國後依然只當一個中學校長,他的姨母趙世蘭也是中共元老之一,在文革中受到迫害而死。像這樣顯赫家族史,現任中共最高層領導除了曾慶紅之外,只有江老爺子。

不過江老爺子說他是江上青的養子,恐怕言過其實,中共官方網站介紹江上青時說:「江上青原名江世侯,1911年出生於江蘇省揚州。自幼受其父愛國、民主思想的影響及精醫、博學的熏陶,是非分明,酷愛文史;1929年在上海藝術大學文學系讀書時加入了中國共產黨。」(http://www.shuku.net:8080/novels/zhuanji/sahqzwrpbj/zlsj51.html),那時江澤民才三歲,未必江上青帶著江澤民在上海讀書?後來江上青輾轉各地從事革命工作,以地下黨員的身份參與原國民黨安徽省第六行政區督察專員兼保安司令的盛子瑾幕僚,江澤民並未隨行。江上青也從未對他的上級張愛萍將軍講過他有個養子(參見上述引文),1939年,江澤民13歲時江上青犧牲,江澤民並未在身邊,當時還未暴露其中共地下黨員身份。與李鵬相比,江澤民毫無真正顯赫身世,生拉硬扯拉上了一個江上青的養子關係以求功名,可見其人格之卑鄙。李鵬稱之為「狗」,也有他的道理。一條76歲的「狗」居然霸住中共中央軍委主席而不讓位,李鵬何以服氣?

第三,李鵬在文中說到他自己在1959年反右傾的時候,「我也在反右傾鬥爭中受了批判」,我聽老人們回憶當時反右傾的時候情況實際上就是抓小彭德懷,李鵬表明自己也是反對虛報浮誇,主張實事求是講實話而和彭德懷一樣受到批判的,他的母親也是在1959年後黨內反右傾的鬥爭中「受到了批評,指責她不支持在化工學院大辦鋼鐵,搞「興無滅資」和「拔白旗」。運動過去了,她只受到批評,沒有給什麼處分。我們母子可謂『同病相憐』」。李鵬講這些,也是在反對江澤民的崇尚奢華,個人崇拜,虛報浮誇,不實事求是的作風,表明自己與胡錦濤說實話,辦實事,求真務實的作風是一致的,是符合民心的。江澤民有此經歷嗎?歷次運動他都是打手!

第四,李鵬表明自己和朱琳以及子女是沒有什麼問題的。文中有很多地方提及朱琳,尤其是說朱琳如何與婆婆的關係融洽,李鵬說:「人到老年都喜歡自己的孫子,所謂含飴弄孫樂,隔代親,母親也不例外。但她在疼愛孫子孫女的同時,也對他們提出嚴格的要求,把她自己的品德和學識,通過言傳身教留給他們。晚年,我母親以練書法為樂,寫得一手娟秀的「趙」體字。她為孫子和孫女們親手書寫的幾篇贈言,充滿了對後代希望之情,如今還完整地保存下來。母親對我們子孫兩代的教養之恩,當永遠銘記在我們心中。 」

像這樣第一次公開談及自己家庭成員並打包票「母親對我們子孫兩代的教養之恩,當永遠銘記在我們心中」是很少見的,也是李鵬公開出面為自己子女和朱琳闢謠。李鵬很快就要下崗了,辟不闢謠對他並無什麼要緊,但是他如此慎重提出,最後還說:「生命不息,奮鬥不止」更是含意深長。

還有一個半月就要開第十屆人大了,究竟江澤民繼續當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還是下野讓賢?中共高層內鬥達到了白熱化程度。倘若江老爺子不肯下,李鵬這個正統革命後代也可以以種種理由不下,不當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當國家主席何嘗不可?這篇懷念他母親的文章,不就是這個意思嗎?「狗」都可以當軍委主席,我這個正宗紅色家族後代為什麼不能當國家主席呢?

(2002年元月21日)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