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 中國的失地,何日能回啊


蒙古國--這個擁有一百五十多萬平方公里遼闊土地、世界最大的內陸國家的形成,對於今天大多數的國人來說,實在太陌生了。在中學的歷史教科書中,在日常的新聞傳媒中,你根本得不到一絲有關的信息,彷彿那里根本與我們無關。以至於很多朋友在跟我聊天談到蒙古時,根本不知道蒙古的獨立是本世紀初的事,也不知道他們的獨立直到1949年才得到我國的承認。常有人從因特網上下來後像發現新大陸似的對我說:「嗨,臺灣的『中華民國』地圖上怎麼還包括蒙古?」

這個問題著實讓我感到尷尬。我不知道如何解釋才好。一兩句話說不清,說多了又難免把握不住立場。我只是奇怪,對於本世紀二十年代開始從中國的版圖上分離出去、直到四十年代末才得到中國政府承認的這麼一大塊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的土地,在中國的近、現代史教科書中為什麼隻字不提?中國的土地丟掉了就徹底算了?連一絲印象都不能保留在人們的心中嗎?照這樣下去,那麼將來如果臺灣徹底丟掉了,再過四、五十年,我們的下一代也將對我們今天為國家的統一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和代價遺忘個一乾二淨。為國家民族的前途計,為祖國的統一大業計,必須對中國的近、現代史加以充實。有關蒙古的事情也必須向國人講清楚(還有大量其它的事情)。如果國家教委哪位領導看到此信,應當捫心自問,深深反省。現今蒙古國所在的那塊土地,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國土。蒙古族,自古以來就是中華民族的一員。

上溯到秦漢時代,自北匈奴被遠驅歐洲,南匈奴降漢以來,阿爾泰山以東、貝加爾湖以南、額爾古納河以西的大片地區就已經是中國的土地了。那時,蒙古這個民族還沒有形成。寬厚的中國皇帝充許各種不同的遊牧民族繼續在那裡生息繁衍。那裡也相繼出現了很多興盛一時的民族。如高車、鮮卑、柔然、突厥等。到了唐代,開始在那裡置府設州,實行直接的有效管轄。

宋代時,北方遊牧部落的一支開始興盛起來。因部落名字的緣故他們被稱做蒙古人。他們的發祥地也是在我國的東北境內。這個北方遊牧的少數民族,在英雄的成吉思汗的率領下東征西戰,戰果顯赫。他們奪取了大宋政權,建立了元朝。他們向中亞、西亞仍至歐洲進軍,橫掃高加索地區、裡海、波羅的海沿岸,佔領了大片土地,建立了前無古人的豐功偉績。蒙古人從此為歐洲人所熟知,中國的這個少數民族開始獲得世界聲譽。

元朝的建立,為中國各民族間的文化交流和相互融合提供了豐厚的土壤。蒙古人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開始更進一步與內地融合,並成為中華民族的重要成員。後來蒙古人失去天朝政權,但是明清以來,蒙古人做為中華民族的一員從未與中國隔離開來。

蒙古的分離,只是本世紀初的事。

如果沒有外來勢力的干涉,沒有貪婪的西方列強瓜分中國、建立各自勢力範圍的罪惡活動,那麼蒙古永遠不會分離出去,即使有短暫的分離也會重新統一。五千年的中國歷史已經證明: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而合則是歷史的主流。有史以來,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無論哪個政治勢力,哪個民族勢力,在他們得勢的時候,無不把統一中國做為他們的最高政治目標。這,可以說是中華文化的一個顯著特徵。

西方列強的到來,改變了中國的歷史進程。中華民族的一統江山從此開始遭到破壞,我們祖先留下來的神聖國土開始慘遭瓜分、蠶食。在這裡我不想談及被沙俄吞併的一百五十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不想談及中印邊界問題、中緬邊界問題、還有其它的邊界問題。蒙古問題之多已經令我無法一一道來。

鴉片戰爭後,在西方列強的掠奪、打擊之下,大清帝國日益衰落,氣數已盡。1911年,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徹底推翻了腐敗的清朝政府。「中華民國」的建立,標誌著中國從此結束了封建統治時代。

然而在那樣一個封建廢墟上建立起來的「中華民國」,不可能有著強大的政治力量。中國不久就進入了混亂的軍閥割據時代。蒙古的獨立活動就是在這一時期開始的。

1911年,武昌起義獲得成功,引發了多米諾骨牌效應。中國各省紛紛響應,宣布獨立,擺脫清政府的統治。外蒙古同中國其它各省一樣,在上層王公的帶領下宣布獨立。然而不同的是,北方那個處心積慮妄圖瓜分中國的沙俄,經過多年的經營、分化、瓦解,已在政治上、經濟上和軍事上完全操縱了外蒙古。當武昌起義後宣布獨立的中國各省開始為重新統一、建立「中華民國」而開展各種政治活動的時候,外蒙古脫離了這一進程,開始宣布獨立建國。事實上,外蒙古立即變成了沙俄的保護國。

「中華民國」的政權由孫中山轉到袁世凱的手中後,開始了與沙俄的艱苦談判。俗話說:弱國無外交。剛剛建國不久的中「中華民國」國力之弱可想而知。但中國的外交官們做出了極大努力,終於迫使沙俄做出讓步,承認外蒙是中國的領土,條件是在外蒙古實行「自治」。也就是說外蒙古在名義上仍屬中國,實際上外蒙古的內政與外交還是掌握在沙俄的手中。不管怎樣,在當時的情況下得到這種結果已實屬不易。以賣國復辟著稱於世的袁世凱總算沒有丟掉外蒙古。

1918年,俄國爆發了十月革命,沙俄政府被徹底推翻。這時的「自治蒙古」也就失去了主子。蘇俄紅軍不斷向西伯利亞挺進,使「自治蒙古」感到危脅日益臨近,坐臥不安。於是他們開始與中國進行取消「自治蒙古」、重新回到中國懷抱的談判,不過談判進程緩慢而堅難。

1919年,主掌中國政局的段祺瑞政府派出得力干將徐樹錚,率兵進入外蒙古,接替了當時正與外蒙古進行和平談判的陳毅將軍(當時和平談判已近成功),立即用鐵腕政策迫使外蒙古放棄自治,外蒙古重新徹底回到了祖國的懷抱。但是,這種毫不留情的鐵腕政策卻使中國失去了外蒙古上層王公的人心,為蒙古後來的分離埋下了禍根。

轉眼到了1920年,皖系軍閥段祺瑞下臺了,外蒙古也進入了混亂狀態。被蘇俄紅軍趕到外蒙古的沙俄恩琴白匪勾結外蒙古上層王公,向中國駐軍發難。中國駐軍寡不敵眾,被迫撤離庫倫(今烏蘭巴托),一部分返回內地,一部分轉移到買賣城,準備再戰。

此時,十月革命的「春風」已經吹到了外蒙古大草原。貧苦牧民出身的蘇黑巴托爾和喬巴山組建了蒙古的-蒙古人民黨。1921年,蒙古人民黨的軍隊在蘇俄的大量武器裝備援助下,開始向買賣城的中國軍隊進攻。中國軍隊因麻痺輕敵,不幸戰敗,被迫撤出買賣城。從此中國軍隊再沒有進入外蒙古。

1921年3月19日,蒙古人民黨領導的「蒙古臨時人民政府」宣佈成立了。這與在庫倫的蒙古上層王公和恩琴匪幫形成了對立。由於實力相差懸殊,蒙古人民黨決定邀請蘇聯紅軍入蒙參戰。1921年5月,蘇聯紅軍進入外蒙古,在買賣城外打敗了恩琴匪幫,挽救了危在旦昔的蒙古人民軍。隨即於7月佔領了庫倫。7月10日,蒙古上層王公與蒙古人民黨共同組建了「蒙古人民革命政府」。

外蒙古宣布「獨立」和建立「蒙古國」消息傳到內地,一時間輿論大嘩,國內各民間團體、民主黨派紛紛發表宣言,反對蒙古王公貴族分裂祖國的倒行逆施,譴責蘇俄對中國外蒙古的武裝佔領。

北京政府的實權人物曹錕和吳佩孚早就對外蒙古鬧獨立十分惱火。東北的張作霖也大罵俄國人,對外蒙古的「獨立」異常憤慨。他一時衝動,竟準備發兵外蒙,以武力解決外蒙糾紛。然而,由於內戰原因,張作霖害怕曹錕、吳佩孚藉機出兵東北,不敢對外蒙貿然行事。而北京的曹、吳在北邊要對付張作霖,南邊要對付其它各省軍閥,生怕出兵外蒙會喪失自己在北京政府中的實權,因此只有隔岸觀火,無可奈何。作為一種外交形式,北京政府發布了一份措詞嚴厲的聲明,譴責外蒙古企圖分裂中華民國的行徑,不承認外蒙古的「獨立」。

然而自那時起,蘇聯紅軍就一直留在外蒙古。這期間,那些在蘇俄控制下被剝奪了權力的蒙古上層王公開始醒悟,後悔反抗中國的行為,紛紛逃到中國要求發兵收回蒙古主權,趕走俄國人。但是蘇聯不斷增加駐蒙軍隊規模,阻撓中國收回外蒙古主權的行動。內亂中的中國也一次次喪失了收回蒙古主權的機會。

(列寧在世的時候曾經說過,要把沙皇掠奪的亞洲土地還給亞洲人民,他還說,當中國革命取得成功後,蒙古將自然成為中國的一部分。但是列寧死後,斯大林完全背棄了列寧的諾言,他殺掉了曾經對列寧的講話有過記載的一位國防部副部長,然後拒不承認列寧說過的話。從此在蘇聯再也聽不到要歸還蒙古的聲音。蘇聯軍隊還一直賴在蒙古不走,直到1986年,在倡導新思維的戈爾巴喬夫的領導下,蘇聯開始宣布從蒙古撤軍,1992年蘇聯紅軍全部撤出蒙古。(然而這時候蒙古的獨立早已成為事實,並得到了中國政府的承認。收回外蒙古主權已經不可能了。)

1945年2月關於結束二戰的雅爾塔會議,是外國人操縱外蒙古命運的一次重要會議。當時,在歐洲戰場上,德國已經戰敗投降。在亞洲,美國在太平洋戰場節節勝利,但戰役打得非常艱苦;在中國戰場,中日雙方處於戰略對峙,誰都無力發動大規模的攻勢。總的來看,日本戰敗已成定局,但美國估計,要達到迫使日本無條件投降的戰略目標,美國還要多犧牲幾十萬的軍隊。為此,在雅爾塔會議上,美、英的重要議題就是爭取蘇聯參加對日作戰,從而減少自己的損失。然而他們為達到這個目的,不惜出賣中國利益,答應了蘇聯的無理要求,接受外蒙古的現狀,即承認並要求中國政府承認「蒙古人民共和國」。這筆交易實際上是在羅斯福和斯大林之間進行的。蔣介石得不到羅斯福的支持,面對斯大林的重壓,在萬般無奈之中,於1946年1月5日,與蘇聯簽訂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在條約中正式承認了「蒙古人民共和國」。這種巨大代價,終於換取蘇聯出兵中國東北,日本迅速宣布無條件投降,使得蘇聯出兵中國東北的行動變得毫無意義,(美國開始為當初對蘇聯做出太多的讓步、犧牲太多的中國利益感到後悔,但為時已晚)。

1949年10月,中國的內戰以的奇蹟般的勝利震驚了世界,國民黨的軍隊被趕到臺灣,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蔣介石在退到臺灣後,對斯大林沒有遵守《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條款感到憤慨,並以蘇聯違約為由,在聯合國狀告蘇聯(當時雖然大陸已經易手,但在聯合國,「中華民國」仍然擁有中國的合法代表權,並且是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宣布《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失效,從而不承認外蒙古的獨立。聯合國對此予以承認。這就是至今在臺灣的「中華民國」版圖上還包括外蒙古的法律依據。中國共產黨主管中國政局後,由於當時與蘇聯同屬於社會主義陣營,意識形態開始束縛中國領導人的手腳。斯大林蠻橫強硬的立場,使新中國的領導人在國家統一與社會主義大家庭之間左右為難。而新中國百廢待興,又需要蘇聯的大量援助。毛澤東第一次出訪蘇聯,本打算與斯大林討論黑龍江以北的土地、巴爾喀什湖以東的土地和外蒙古問題,卻受盡了斯大林的冷落。最終在與蘇聯簽訂《中蘇友好互助同盟條約》時,也被迫承認了「蒙古人民共和國」。(如果早知道他們今天會全盤西化,當初我們就應該跟美國結盟,而決不嚥下斯大林的那口惡氣)。

1953年,斯大林死掉了(我不用逝世這個詞)。赫魯曉夫上臺後,決定與中國建立更密切的關係,開始與中國解決一些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通過談判,蘇聯歸還了旅大軍港,歸還了東北鐵路的管理權。但是當周恩來提出蒙古問題時,遭到了赫魯曉夫的無理拒絕。中國失去了最後一次收回蒙古主權的機會。中國的這次行動,很快傳到了蒙古人的耳朵裡。他們立即行動,與中國交換地圖,劃定邊界。中蘇關係破裂以後,蒙古也亦步亦趨像走狗一樣跟隨著蘇聯的指揮棒大罵中國。蒙古幾乎成了蘇聯的第十六個加盟共和國。

然而星轉斗移,時過境遷。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如今,往日的蘇聯已不復存在。俄羅斯自顧不暇,哪裡還能接濟別人。蒙古被人家無情地拋棄了。於是蒙古開始把眼興投向了中國。

今天中國強大了,他們又回過頭來,要求得到中國的幫助。而中國待他們是何等的寬容。九十年代初,楊尚昆主席訪問蒙古,帶去了大量的物質援助,使陷於崩潰邊緣的蒙古經濟得到恢復,日益貧困的人民生活得到改善。而今天,蒙古在經濟上更加依賴中國。蒙古沒有出海口,蒙古的進出口貿易嚴重依賴中國的鐵路和港口。沒有中國的幫助,蒙古不知要窮到何時。

一九九五年,我有幸去蒙古國訪問,帶著一種特殊的心情。做為俄化了七十多年之久的蒙古,今天會是什麼樣子呢?

蒙古的確已經嚴重俄化。城市裡遍佈俄式建築、俄國汽車。人們的穿著和飲食習慣也幾乎俄化了。但是在烏蘭巴托的一家文物店裡,我看到出售的很多文物幾乎就是中國的文物,有古代的,近代的,也有現代的。如清朝皇帝的畫像,鑄有袁世凱、孫中山和蔣介石頭像的錢幣等。這充分證明了蒙古與內地在政治、經濟和文化上的源遠流長的密切聯繫。

我當時就在想,蒙古離開我們並不久遠,難到要永遠地分離嗎?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