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拯救中國的大學?


「教授也是人麼」,這句話已為當代師表的墮落找到合法依據。朱老夫子的「身死事小,失節事大」早已不管用了。相比之下,那些古板的老學究令人懷念不已,他們雖然在生活上顯得作風僵板,仍不失肅然可敬的師表風範。近年來的顧准熱和陳寅恪熱就充分說明瞭知識份子的種種危機。然而,在運動式炒作下的「國學大師」熱,要根本解決中國知識份子歷史悠久的惡習是困難的。

人慾橫流,師表失節

在目前高校教學隊伍中擔當主力軍的這批人,其成長過程、歷史背
景都很複雜,也是一批沒有學到真東西的一代人,大概是些半吊子的
「教授」,什麼都是半桶水:舊學不深、新學不通,是典型的「主義
化」的一代人,同時職業的責任心和道德感又欠缺,更別說誨人不倦的「師表精神」或「學識為本」的人格魅力。退而言之,他們都是曾在被下放、被虐待、被欺騙、被愚弄的歷史大狂潮中磨煉出來的,要他們走出歷史創傷的陰影似乎不可能。其次,教師待遇偏低,在如此人慾橫流和權錢萬能的時代裡,「失節保身」也就在所難免了。

當代教師似乎極不樂意成為學生的「道德楷模」,道德似乎不再是
學府的職責了,它只不過是一個技術培訓中心而已。這些年來,高校的人文和純理論學科明顯失勢,而那些工商管理成了高教的主體。文化學術思想奄奄一息,文化人的出路只能向世俗和權錢妥協。可以說,當代中國知識份子面臨自身價值的定位問題,他們不僅思想淺薄和人格匱乏,更可怕的是他們喪盡了為人師表起碼的文化良知和學理精神。

最惡劣的莫過於一些教師直接在學生頭上敲詐勒索。學生為了學
分、入黨、畢業、考研和工作各方面關照,送禮如同家常便飯;一個報考美術學院的考生,其父是企業老闆,為了買通關節,請客和送禮達七萬之巨。尤其那些不得志的教師,他們打學生的主意是那樣的露骨和肉麻,甚至到了荒唐的地步,有的居然主動相約遇上麻煩的學生上門「談談」,學生自然不能空手登門。某教授聽說傳銷賺錢,一時財迷心竅,拉了幾個學生加入到自己麾下傳銷,一下大發橫財,而他的學生們只能到處借貸本錢,甚至拉來自己的親戚朋友加入傳銷隊伍,結果統統栽下了水;這還不算,事後,這位教授還抱怨學生,斷去了他傳銷的「香火」。直到媒體揭穿了傳銷的騙局,幾個學生才大呼「上當」,但只得自認倒霉。

在權力、金錢及關係的導力下,中國的高等學歷文憑令人堪憂,一
些大學為了功利,亂送頭銜,導致「博士、教授」嚴重氾濫和貶值;知識份子自然喪失了學術和學者應有的尊嚴。當今的碩士博士都是「關係戶」居多,真正硬來硬的人寥寥無幾,來點「感情投資」已成「導師作風」。中國高等學歷文憑大規模地貶值,直接損害了知識份子應有的地位與尊嚴,也是師生感情及關係急劇惡化的導火線。

校園傍款族

「傍大款」在今天的中國女大學生嘴裡,說起來不再那麼時髦了。
時下全國高校的美女群就是綁款族,越是名牌大學越是公開,越是校花美女越有可能。

「傍大款」也不再是社會女青年的特許,隨著商品狂潮的衝擊,女
大學生也毫不遜色的投入這一新興的「第三產業」,她們以自己年輕的肉體作為資本,參與綁大款的行業。那些能夠綁上大款的女大學生,首先必須具備「賣相」這一特質。她們來去轎車的士,出入酒店舞廳,穿帶全是金銀名牌,手攜「大哥大」。在今天的校園裡,這類女生定令姐妹們羨慕不已和男生們所望塵莫及,不再是「小資產階級」情調。可以說,綁大款在「校花」中比例很高,絕非所有女學生都綁得上款爺的。

在積極響應「一切向錢看」市場的號召下,以及在「玩一把就死」
哲學口號的倡導下,女大學生自發主動地走向「食色市場」。同時對社會綁款族的色情業構成一種競爭衝擊。而對於款爺們來說,女大學生不僅年輕美貌,而且相對單純可愛,能夠隨叫隨到和容易擺佈打發,同時能夠抬高款爺的「品位」。如今大款們,已不再是外國洋人和港台商人的專利,與本土的大款相比,他們出手顯得縮手縮腳。中國的款爺也不純是商人,貪官污吏更是不折不扣的「大款」,這類款爺是女大學生夢寐以求的對象,只是官吏作風向來都是躲躲閃閃,一般都不大公開。

「心太軟」的一代學子

時下流行「心太軟」,到處聽見男青年們不死不活地歌喉著,有如
無病呻吟。

當代男性青年的彷徨與失落、憎恨與妒嫉,原因在於中國社會的兩
性結構出現失衡,那些在商場官場成功的中年男子與年輕女性容易走到一起,而男青年和中年婦女成了受冷落的失意年齡段,性要求得不到應有的滿足,沒有經濟條件或才表優勢的男生,通常被絕對打入情愛的冷宮。高校本來就男生多於女生,配對機會偏少,由於經濟、住房、身體等諸多條件因素,女生傾向校外謀求性愛與情愛的出路,尤其出眾的女生都被社會上的成功型男性挖走,正如男生常常抱怨那樣:漂亮的嬲不上,嬲上的不漂亮。男生面對愛情風景線,實在是可望不可即。

如此一來,男生的失落、不滿、憤怒、叛逆就不足為奇了,他們通
宵達旦看盜版海外影視和玩電子遊戲;甚至酗酒,毆鬥和賭博;迷戀足球和球星。受到青年女性拜金主義的刺激,他們都急不可待的夢想發財,比爾.蓋茨是他們仰慕的偶像,也似乎對從政當官缺乏耐心,因中國的官場最耗年華的,等撈到一官半職幾乎青春不再。當然,大學生的嫖娼也不是沒有的,僅南開大學哲學系就有兩名男生因嫖娼被抓獲而開除。

總體而言,九十年代大學生是失落的,不再是天之驕子或「幸運
兒」,在一個聲色貸利的社會裏,男生顯得格外無奈、辛酸和難熬。

校園夜鴛鴦

男女生同居,只要不出麻煩,學校一般默許不干涉。當然,大學生
集體宿舍還是男女有別,學校依舊是家長式管制模式。對於那些沒能力在校外租房子的情侶來說,日子是難過的,黑夜成了他們觸摸和性交的唯一要求條件。每個大學幾乎都發生過因為在校園公共場合亂交而被開除的學生,這一現象通常是校方最難以容忍的,意味著不給學校領導和集體的面子。

相對而言,那些地方院校管理森嚴,完全採取修道院式的管制手段。
而像北京高校和其他名牌大學,情況要好得多。雖然一般不給男生
進入女生宿舍,但女生在規定的時間內通常可以進入男生宿舍。只要到了傍晚,女生宿舍門口和窗下總有抱柱守信和風雨無阻的「夜君子」,給大學園增添了一大迷人的夜景,還有夜幕裡那看不見的「戰線」,也是一大奇觀。

校園寄生蟲

中國高等學府是閑置人員最多的地方,管理上卻紊亂不堪,人浮於
事,同時破壞教學的正常秩序。閑雜人員的過甚和機構的臃腫,給本來有限的教育經費帶來雪上加霜的困境,使教學質量和教師待遇下降,缺少的經費只能由在校學生來分擔,高校經費不足,各個院校都在國家教委下達的招生指標外,多招收自費生來補充經費。也有一些高校靠招收自費生大開財源,改善教師職工的住房和生活。本來,高校教改應該放在清理閑置的機構與人員上,如今高校反而成了寄生蟲的風水寶地。

高校的行政和後勤制度還是保持大鍋飯的老套子,談不上管理和服
務的作用,全國沒一所高校有塊像樣的草坪或清潔的廁所。與此同時,這些閑雜人員佔據了學校公共設施和財物,尤其行政人員通常都是院校的「關係戶」,凡事先入為主,瘋狂地掠奪教師與學生福利待遇。更嚴重的是,大學園裡複雜惡劣的人事關係與他們密不可分,一名普通教師絕對不敢得罪一名普通的行政人員。在情理上說,學生是學校真正的主人,然而他們卻是最受歧視和虐待的對象,見了誰都得畢恭畢敬,即使食堂的師傅或者看門的大爺,幾乎無一得罪得起。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