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市場黑幕調查


「所有的人都在說美容行業很黑、很亂,究竟這個行業有多黑呢?這個行業黑得令人無法想像!」

--一位業內人士如是說

天生右胸肌明顯比左胸肌小的蔣先生,在飽受別人的議論和白眼之後,終於決定去做一個通常情況下只有女人才做的手術---隆胸。然而,蔣先生沒有想到,在廣州一家激光整形中心做完隆胸手術後,作為一個正常男人的他,右邊胸肌卻掛上了一個豐滿得像女人乳房的東西!從此,就是在夏天,他外出見人都得穿上兩件以上「不走光」的外套。這還僅僅是悲劇的一部分,因為做了隆胸手術,三年來,他的胃、腸、肝都感染上了疾病,令他苦不堪言。

蔣先生是帶著折磨了自己三年的痛苦接受記者採訪的。

他看起來很憔悴,臉上的皺紋和眼神很容易讓人體會「折磨」一詞的含義。蔣先生說,從少年時代起,他的右胸就相對萎縮,這讓他成為同齡人的笑柄。隨著年齡漸長,他發覺兩邊胸部的差距越來越明顯,這使他陷入了極端的自卑。

為了逃避熟人的嘲弄,蔣先生1991年離開老家江蘇常熟,來到廣東肇慶打工。1999年,他偶然看到了廣州某報登載的隆胸廣告。廣告宣稱:「隆胸不開刀、無痛苦、無疤痕,令扁平或鬆弛萎縮的乳房立刻豐滿,外觀自然真實,手感柔軟,形成後效果持久……」

蔣先生決定做一次只有女人才會去做的隆胸手術。他翻開他的日記,向記者講起了當時的情況:

1999年8月28日我致電廣州越秀區某激光整形中心,問他們是否真的可以做隆胸手術?醫生回答說完全可以,而且沒有痛苦,一針見效,不影響工作。這個回答讓我欣喜若狂,我終於可以告別痛苦的日子了。

1999年8月29日上午9點離開了工廠,踏上去廣州的路。瞭解情況之後,一位黎醫生說手術費要3000元,主治醫生說,如果是做一邊,1500元就可以了。我們簽好了協議書、填好了保險卡、照好相就到了6樓的手術室做手術。我覺得他們(材料)打得太多,右邊的胸部變得很高,甚至比一般豐滿女人的胸部還高。對此,醫生解釋說,這是由於裡面有水分和麻藥,等吸收之後就不高了。

1999年9月1日今天已經是手術之後的第三天,這幾天,整個右胸痛得要命,現在連右手也痛起來。不是說沒有疼痛嗎?為什麼會這樣?我打電話到中心,醫生叫我趕快回去看看。他的回答讓我有種莫名的恐懼。

1999年9月2日我再次請假到了廣州。醫生說有少量出血,要我盡量少運動,還叫我出血的時候用油塗塗。他還說,我胸部的材料是打多了一點,還說有可能會收縮,還叫我一個月之後一定要回來看看,說到時高的地方可以抽掉,少的地方可補上。

蔣先生在一個半月之後,做了第二次手術,抽掉了一些東西,胸部也的確小了一點。但是,從第一次手術後開始,蔣先生的胸部就一直在疼痛,這點卻沒有隨著第二次手術有所改善。蔣先生對記者說:「從第一次手術開始,我的胸部就一直疼痛,從開始的刺痛到陣痛,再到以後變成持續的酸痛。」第二次手術之後3個月,蔣併發胃、肝以及其他的疾病,不得不離開工廠回老家養病……

說到氣憤處,蔣先生站起來,撩開衣服對記者說:「你看,這叫什麼隆胸?」記者看到他的右胸和左邊相比很不對稱,比左邊大了許多。蔣先生讓記者在他右胸按了按,記者發覺他的右胸部有一處明顯的硬塊。「我在他們『沒有疼痛』的謊言中痛苦了3年!」蔣先生的眼中泛出淚光。

專家呼籲:注射豐胸應立即停止

蔣先生做隆胸手術時採用的是一種名為「聚丙烯酰胺凝膠」的產品,這也是目前市場上使用的注射隆胸的惟一材料。有關專家指出,聚丙烯酰胺凝膠的使用曾引起多種併發症,使用這種藥物是不安全的,建議消費者拒絕使用這種藥物進行美容。

實驗中引起多種併發症

有關專家指出,注射法美容已有近百年歷史,但西方發達國家早已禁止使用包括聚丙烯酰胺凝膠在內的化學材料。此種化學物質通過注射,幾分鐘就可見效,但其注入人體內的毒性是否消失,至今尚無權威性檢測,是否會誘發癌症或其他病症,是否適合臨床及如何應用於臨床,也無定論。

曾有國內專家將聚丙烯酰胺凝膠注射入動物體內進行毒副作用的實驗,結果是「丙烯酰胺單體可經皮膚、呼吸道及消化道吸收,分布於腎、肝、腦、脊髓和坐骨神經中,對各類動物都能產生神經毒性作用,其症狀包括供給失調、四肢無力」;「實驗研究表明,聚丙烯酰胺凝膠對體外培養細胞有一定的毒性,注入SD鼠皮下後對腎臟也有不同程度的毒性,表現為腎小管上皮細胞腫脹、變性壞死、脫落、腔內有管形形成,且具有頗高的發生率」;另有專家實驗表明,注射聚丙烯酰胺凝膠後可產生血腫、感染、創傷性無菌性炎症、胸大肌炎、硬結、乳房不對稱、凝膠移位等併發症狀。

中山醫整形外科美容中心胡教授指出,由於聚丙烯酰胺凝膠類產品在宣傳中稱「不用住院開刀且效果好」,使得不少女性趨之若鶩,其實很多人並不知道這裡面有多危險。

注射豐胸曾遭「死緩」

1997年12月,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烏克蘭生產的聚丙烯酰胺凝膠作為長期植入人體的醫療器械(三類)可以在中國出售和使用。此後,注射隆胸的廣告遍地開花,儘管價格不菲(當時一次隆胸需3萬元左右,現在只需約1萬元),但還是有許多女士趨之若鶩。

聚丙烯酰胺凝膠在中國被批准使用不久,一些女士注射隆胸後出現了較為嚴重的併發症,有的甚至不得不將雙乳切除,許多專家也強烈反對使用聚丙烯酰胺凝膠注射隆胸。

鑒於此,國家藥監局於1999年1月5日發文要求:暫不進口、不銷售、不使用聚丙烯酰胺凝膠,各有關單位及新聞媒體暫時不得發布該產品的使用廣告。

可是到了1999年5月6日,國家藥監局向媒體披露,從即日起,聚丙烯酰胺凝膠可以恢復使用,但只能在三級甲等醫院使用。胡教授告訴記者,其實國內的三甲醫院從來不用聚丙烯酰胺做豐胸注射,而是用手術植入的方式,實際使用的都是一些中小型美容院和私人診所。

學會區分醫療美容和生活美容

中山醫整形外科美容中心的胡教授指出,許多生活美容院有意混淆醫療美容和生活美容,在不具備專業條件的情況下大量開展醫療類美容服務,使很多消費者受到嚴重傷害。

醫療美容是指運用手術、藥物、醫療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創傷性或者侵入性的醫學技術方法,對人的容貌和人體各部位形態進行的修復與再塑。包括文刺美容、激光美容、中醫藥美容及各種美容整形外科手術等;生活美容是指通過非醫療手段進行的美容。

根據《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美容師只能提供生活美容服務;而醫療美容的執業人員必須具有《職業醫師資格證》,並且還必須受過專業的美容專科培訓。負責實施美容外科項目的應具有6年以上從事美容外科或整形外科等相關專業臨床工作經歷;負責實施美容中醫科和美容皮膚科項目的應分別具有3年以上從事中醫專業和皮膚病專業臨床工作經歷。

美容行業八大陷阱

記者從廣州市消委會及市工商局「12315」瞭解到,今年一季度,這兩個部門收到的有關美容的投訴都在百宗以上,且投訴量近年持續增長。以下是根據投訴總結出的美容行業八大陷阱:

一、使用偽劣「名牌產品」;

二、國產貨用外文包裝矇蔽消費者;

三、不明碼標價,模糊收費,重複收費;

四、設會員卡服務,卷巨資「走佬」;

五、以免費美容為誘餌,收取高材料費宰客;

六、無痛快速注射隆胸,後患無窮;

七、混淆生活美容和醫療美容概念。稱文唇、文眉等屬生活美容,無證無設備便在消費者身上動刀;

八、豪華的裝修和熱情服務配搭低劣的產品給你「溫柔一刀」。

案例:不同意辦卡就不給洗臉

一提起上次做所謂的「免費美容」,劉小姐就顯得很氣憤。2003年4月9日下午2時左右,劉小姐到白雲區新市鎮新景街宏利好又多商場購物時,一位名淑美容院的男派單員突然攔住了她。「靚女,要不要到裡面去看一下?裡面有免費的服務!」說著順手就遞過一張傳單,上面印著「免費服務」的大字。因為下午時間充裕,劉小姐就決定去看一看。進入名淑美容院之後,關於是不是免費的問題,她又再問了幫她做美容的美容師,得到同樣的答案之後,她才放心地開始做店裡所謂的「免費面膜」。

為劉小姐做面膜的是21號美容師,開始時,劉小姐感覺她除了手法有些不對之外,態度還算不錯。在美容師為劉小姐打上面膜之後,事情就起了變化。「感覺怎麼樣?我們這個產品很好,你可以買一些試試。」美容師一邊說,一邊把一些去斑、去眼袋的產品拿給劉小姐看。「做美容不是一次兩次就可見效的,要不你開張卡,月卡才59元。」見劉小姐對產品不感興趣,她又向她推銷起月卡。在再次遭到劉小姐的婉拒後,美容師有些不高興了,走出了美容室。

大約過了10分鐘,那位美容師又進來了,手裡還拿著一張卡。「你還是開一張卡吧!」「我真的不需要。」「那你為什麼要進來?」「你不是說免費的嗎?」「這世界難道有免費的午餐?你到外面吃飯不用錢?沒有錢就不要進來!」「是不是每個進來的人都要開卡?」「差不多!」

見劉小姐堅持不買,美容師便不肯幫她把面膜洗掉。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劉小姐借上廁所之機,不顧別人的異樣眼光,跑到好又多的公廁裡,將面膜洗去,逃也似地離開了那個是非之地。「我認為,該美容院是強迫交易,是非法的!」劉小姐最後說。

法規鏈接:美容院多無資格發會員卡

目前,市場上的美容院普遍存在向消費者出售會員卡的現象,還曾經出現過一些因會員卡而導致糾紛的案例。實際上大部分美容院不具備發行會員卡的資格。

中國人民銀行和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1998年聯合下發的《會員卡管理試行辦法》規定,任何機構發行會員卡應該經中國人民銀行批准,報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備案。該辦法還規定,申請發行會員卡的機構應當「具備企業法人資格」,「淨資產總額不低於5000萬元」。

據記者調查,目前廣州發行會員卡的美容院普遍沒有向人民銀行申請,也沒有向工商行政部門備案。根據規定,「未經中國人民銀行批准,擅自發行會員卡」的機構,應由「中國人民銀行責令其停止發行,退還所募資金及利息;構成犯罪的,由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

案例:「媽媽,鬼!」

「媽媽,媽媽,鬼!」兒子率真的話讓林女士傷心不已!林女士從來沒有想過,花這麼多的錢,竟然得到的是這樣的結果,最後還要對簿公堂。「你這種皮膚做這種產品是最好的啦!現在很多人都做這種產品。」莫少玲美顏設計工作室美容師的一番說辭打動了林女士愛美之心。2002年9月28日,林女士花了1080元在美容室購買了一張美容治療卡,用的藥品是莫氏Ⅲ代,分10次進行。2002年12月30日晚上9時許,林女士在莫少玲美顏設計工作室做第六次藥膜,此次做的過程中多加了一個藥膜。這中間,林女士感覺不對勁,臉上很痒,「這是正常反應。」美容師漫不經心地打發了她。

第二天,林女士發現事情更不對勁了,面部出現紅腫、痕痒,整個面部腫得像「豬頭」,還出現了化膿的現象,一向與她親近的孩子被她的樣子嚇得都不敢靠近她。「這是正常的反應,你到我們院來做冰敷就可以了。」美容院仍然在推卸責任,拒不陪同林女士到醫院去治療。經醫院醫生診斷,林女士得的是接觸性皮炎。「這種產品就有這種現象,我自己做都會這樣。」「你可以自己偽造出來,不服就去打官司嘍!」當林女士找到美容院討說法時,美容院竟如是說。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林女士決定將這家工作室告上法庭。

(金羊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