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冬:來自「外國機構服務公司」要員的警告


中共國安、公安等機構在國內高校活躍學生和「社會不滿分子」中間培養了一大批「線民」,他們的主要工作是接近西方國家使、領館的政治、文化使領人員和外籍教師。

這些「線民」的目的是瞭解西方外交館和外籍教師對哪些中國當局認為是敏感的問題感興趣,是否有所謂的中共當局認為的那種「間諜」企圖。

在這些工作中間,最難以肯定的是一些西方外交官和外籍教師關心中國的社會狀況和人權法律問題,蒐集這方面的情報的活動很難被確定為是「間諜」活動,即使中共如此認定,為考慮與西方國家的外交衝突和引起國際譴責,往往不好下手。

在這種情況下,但中共當局又對這樣的活動非常敏感,甚至非常惱火。「線民」這個時候往往會被要求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那就是引誘這些外交人員和外籍教師「越線」,也就是裝作為了金錢或者正義的目的,向西方外交人員和外籍教師提供真正屬於「機密」的官方文件。

大部分這樣的陷阱有警覺的西方外交官和外籍教師是不上當的,但是也有少數情況讓中共當局得逞。

西方外交官和外籍教師避免上當的主要考慮方式一般是:

(1)這個主動提供「機密文件」的人,他的動機是什麼?這裡動機之一是金錢。如果動機是某種理念,那麼這個人的這種理念是不是僅僅通過口頭或者某些文章表達,還是為了這種理念曾經作出過具體的行動。這裡,特別要產生警覺的是,一個和追求某種理念有具體行動人經常混在一起,不等於這個人也為某種理念有具體的行動,尤其是這個人賴以得到西方外交官和外籍教師信任的條件僅僅是他和為某種理念有具體的行動的人混在一起,並且口頭向西方外交官和外籍教師表達自己也有這種理念的人,他們總是說自己打算做什麼,但從來沒有真正獨立地、或者領頭做過一件具體的事情。

(2)這個主動提供「機密文件」的人,他是否留下一旦暴露,能夠混淆責任的途徑。如果是真心向西方外交官和外籍教師提供「機密文件」或者其他「機密消息」,這個人如果正常思考並且對危險性有所考慮的化,他一定是不希望讓「第三者」參與和瞭解。無論他是作為一個取得了「機密」直接交易人,還是他是一個「機密」交易的中間人,在真正的交易過程中,他肯定不希望有「第三者」或者成為「第三者」。但是,「線人」的考慮就不同了,「線人」要麼主動提供「第三者」參與的機會,比如說把自己的「可靠的朋友」、「女朋友」什麼的拖進交易過程,這是為了在中共當局對西方外交官或外籍教師下手之後,保護自己不暴露自己「線人」的身份,中共當局也會利用所控制的一切機會,其中包括逮捕、起訴和審判等的機會,保護這個「線人」,讓西方外交官或外籍教師,包括西方國家的政府認為,是那個「第三者」出賣了他們的交易。而「線人」主動成為「第三者」的情況,在中共當局對西方外交官或外籍教師下手之後,這個「第三者」往往沒有事情,他會有一個很好的如何逃脫了厄運的故事,然後繼續他「線人」的工作。

特別應該引起你們海外民運組織重視的是,上述這樣的「線人」,如果在中共當局下手之後,他們會遭到「判刑」,然而這也為他們繼續做更隱蔽的工作製造了條件。當然,有的時候情況不是這樣,這些人「出獄」之後遭到懷疑而沒有辦法繼續他們的工作了,他們會被淘汰,也有少數這樣的人中共當局向他們提供新的機會,讓他們到香港或者國外去,這就是會到你們中間來混。在過去,如果你們海外的人也懷疑他們,他們就沒有得混了,中共當局也不會再負擔他們什麼,他們要開始自食其力。但是,今天有了網際網路,這些人就是實在沒有地方混了,會到網際網路上去混,主動尋找獵物或者揣測主子的意思主動向誰出擊,向原來的主子報功,還是能夠得到一點殘羹剩飯的。

註:凡冬先生目前在中國大陸某政府外事機構下設的「外國機構服務公司」擔任重要工作。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