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地市女公務員的「最怕」


我不怕腐敗。因為我沒有機會。我不所墮落,因為我也沒有機會。我只是一個地市級的女公務員而已。不年輕,不漂亮,也不富有。有人說,漂亮的女人能發財,醜女人能做官。可苦了我們這些既不醜也不漂亮的女人,難道既不能做官也不能發財,天生就比處在這高不成低不就的狀態之中嗎?
然而,我真的有最怕。
我怕什麼,我甚至不怕領導的性騷擾,如果碰到一個有情有義的,譬如說成某某的,臨死前能說出那麼樣的海誓山盟,也不枉與他一生而身敗列。其實,最讓一個人害怕的,就是當她看到自己的親人痛苦萬分而束手無措。
我的父母都是鄉村老師,應該說,在目前的形勢下,能有一份不菲的退休金,足可以讓別人艷。如果說父親沒有得風濕病,恐怕我們的家庭在這座富裕的城市裡,也應該算是個生活不錯的。
父親是因為風濕導致肺炎,可在這之前,沒有人知道是這個原因。父親一直高燒不退,但他堅持不去住院,因為從1998開始,他就沒有報過一分錢的藥費,儘管他和母親一直都被從工資扣掉醫療保險,每年每人大約是200多元左右,和我差不多,但是,每年甚至連自己的交納的錢的都拿不回來。父親或許知道,他的醫藥費要自己承擔了,所以一直堅持不去醫院,直到發展為大葉性肺炎。住進醫院,我們才知道,我們住進了地獄。也不知道是父親的病太重,還是醫生太黑,不到10天,就花掉了近6000元,最後確診為大葉性肺炎。第10天,醫藥費猛增到8000元,父親在也堅持不住,流著淚出了院,他無法想通,一個肺炎,就要花掉8000元。他沒有錢。他的女兒我也沒有錢。我雖說是一個地市級的公務員,可是直到他住院時,每月工資不過是1000元。事實上,從工資100元到400元,用掉我大約7年的時間,而我不過是一個參加工作12年的公務員。儘管我是一個大學畢業生,法學碩士,可不是錢,不是能讓我父親病好出院的錢。
父親的病沒好。醫生說,回家還要繼續治療。於是,我們繼續給父親點先鋒4號,第5天,父親開始出現上吐下瀉的症狀,第10天,發現有血尿,於是,又把父親送到原來的醫院,換了一個診科,診斷為急性腎功不全,是因為抗菌素過敏導致。也是從那個時候起,我知道了一人讓很多人望而生畏的詞:血肌肝。
因為和醫生打過招呼,我們是自費患者。這次住院10天,只花了2000元。但是,我們在醫院渡過了世紀之交。與上一次住院,相離不過20天。
我開始知道,一生的積蓄可能因為一次小小的感冒就耗掉了,我開始知道,錢的重要性了。我開始有了恐懼,作為一個公務員,卻沒有錢讓自己的父親有病按時就醫,避免不必要的痛苦。更讓我不可思議的是,他們也是交了醫療保險的呀!!!!
為什麼,沒有人去檢查、處理縣一級醫療保險費用的支出呢?農民的問題日益得到關注,城市下崗職工得到政府的重視,可是,在這之間的城鎮人口呢?為什麼,他們的生活、健康得不到保障呢?
同學說,你就知足吧,好懶你的父母還有點退休金,還能按月發放,還可以自已養活自己。我的父母是農民,我找過誰?
我應該慶幸嗎?
我害怕!真的害怕。我沒有錢,沒有灰色收入,我不知道,我看到父母的痛苦會是什麼樣子?每個月都要從他們的工資裡扣掉醫療保險費,每人大約是20元錢。我的媽媽,從菜市上買了20多斤的菜,為了省下車錢,要走3里路,她也是60多歲的人了。
我的父母,都是上個世紀40年代生人,經歷過很多苦難。他們很少有身體健康的。
作為一個地市級公務員,應該是衣食無憂,可還有這種恐懼,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