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馬「吸血」千萬誰之悲哀?


鋪天蓋地的皇馬、貝帥哥,以及狂熱的媒體和追星族,成為中國盛夏時節的亮麗風景線。但真正偷著樂的當數皇馬俱樂部:離開正在裝修的西班牙伯納烏體育場,到中國享受頂禮膜拜,領取超級「紅包」,這樣「表演加度假」的掘金之旅,足以令皇馬的足球大腕們愜意之極。
 
  為皇馬支付這筆數額不小「紅包」的紅塔集團可謂財大氣粗。據有關媒體披露,為獨攬總冠名權,以及為花錢請皇馬到昆明海埂訓練,紅塔的全部付出可能在1000萬元上下,至於皇馬中國行的全部所得,相信更是天文數字。

  對於紅塔的慷慨,《雲南日報》稱:紅塔看重長遠商機,並斷言「紅塔賺得更多的是品牌的無形資產」。用紅塔集團總裁姚慶艷的話說,「如果僅僅從活動本身賺不賺錢來看這個事情,那就未免把我們這個企業看得有點太低了」,「我們是想通過這些活動,為紅塔今後的發展營造一些社會影響。特別入世以後,我們紅塔也會更多地走出國門,走向國際市場。給皇馬冠名也有這個考慮,要麼就不做,要麼就做最好。」

  暫且不論紅塔是否會因此更好地走向國際市場,我們至少可以先把眼光投向國門以外。與中國方面出巨資熱情邀請皇馬形成反差的是,馬來西亞、泰國先後拒絕了皇馬高額的出場費,亞足聯秘書長維拉潘甚至公開指責皇馬「唯利是圖」,是「吸血鬼」,並向亞足聯45個成員發出倡議,聯合抵制皇馬在亞洲漫天要價。

  同樣作為中國企業,也不都像紅塔那樣慷慨。據報導,在聯繫紅塔前,皇馬中國行的操辦者曾找上海申花,提出在康橋基地訓練並收取70萬歐元,但上海申花拒絕了皇馬的非分要求。而有關報導稱,本次皇馬昆明行實際上是米盧向皇馬大力推薦的結果。

  更多不理解的聲音來自普通民眾,他們質疑紅塔有「燒錢」之嫌,作為西部的巨型企業,紅塔何不能將這份慷慨用於西部失學兒童?

  特別是作為一家大型國企,其資金的使用更需要慎重。無論是1000萬,還是1萬,國企資金的運用都應考慮其使用效率。而作為國民經濟重要支柱的大型國有企業,在運用大額資金或進行重點投向時,還必須考慮如何最大化地發揮對國民經濟的主導作用和控制力。

  如果說紅塔「燒錢」,這是否意味著作為國企的紅塔並沒有充分管理好國有資產,是否還意味著中國民眾在間接為皇馬「納稅」?民眾需要聽到更清晰的說法。

  當然也應當看到,紅塔方面想了不少辦法能掙些錢:7月29日皇馬在昆明的一場皇馬教學公開賽,其票房收入估計可達上百萬;組織者一度要求到昆明採訪的記者先交錢後採訪。因此可以說,皇馬從紅塔那裡領取的「紅包」裡,還包括狂熱的中國皇馬迷,以及不遺餘力將皇馬炒上天的部分中國媒體。

  更應當清醒地認識到皇馬俱樂部主席佩雷斯的商業才智。中國經濟還不夠發達,足球水平也很差,但中國足球市場的商機卻很多。皇馬此行更深層次的目的是抬高西班牙足球聯賽的身價,從而能在中國龐大的足球市場掘到真金。而中國之行更是皇馬亞洲市場策略最重要的一步,即使我們少付許多銀子,皇馬也一定會來中國。顯然,相對於佩雷斯,我們在商業才智方面還有很大差距。

  在商言商。無論國企還是民企,都應理性地計算投資收益。一項巨額投入,究竟是會帶來長遠收益,還是僅換來一時熱鬧,必須要有準確把握。投巨資求放廣告衛星、造轟動效應的低級營銷手段,應當為那些有志走出國門的企業所摒棄。

  中國球迷還不富裕,需要把自己有限的收入用於欣賞真正的足球魅力;媒體的社會責任和理性立場則更需要堅持,而不是淪為商業炒作的附庸,圍著皇馬的營銷布局轉。

  再過一天,皇馬就將在北京正式亮相了,數以千萬計的金錢,應當可以堆砌出一場沒有專業水準、卻熱鬧異常的商業足球「秀」。非常可惜,沒有人聽進去維拉潘先生的建議,不是拒絕、反而縱容皇馬在中國足球市場「吸血」,願這樣的商業悲哀不再重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