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港教科書「六四」內容形同篡改歷史(多圖)


「六四事件」發生了十五載,港府明年起將這段引起港人憤慨悲慟的歷史寫入中學歷史教科書中,不過,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會長、教育界立法會議員張文光批評,教科書中所描述的「六四事件」與事實不乎。他更形容教科書扭曲事實的情況與日本教科書篡改二次大戰侵華史實是異曲同工的。

支聯會五月卅日舉行「『六四』十五週年愛國民主大遊行」之前,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足球場舉辦了「再談中國民主運動座談會」。張文光在會上表示,十五年來,「六四事件」都是香港中學教科書的禁忌;九四年,香港教育界曾要求將「六四」寫進教科書中,遭當時的教育署署長黃星華反對,理由是二十年內發生的事情,不應該列入教科書中。




張文光





這座位於北京的外交員公寓六月七日曾遭軍人射擊,理由據稱是有人躲在其中射擊解放軍。公寓下層陽台上彈孔依稀可見。而六月四日解放軍進入京城後,便不停向馬路旁邊的民居開槍掃射。(www.64memo.com)


*未提「六四」敏感議題

雖然特區政府最後決定將「六四」寫進教科書,香港學生可以由明年起在課室內學到有關「六四」的歷史,不過,張文光指出,教協看過所有合共七本包含「六四」內容的教科書,都避開了「六四」一個最敏感的議題──中央政府下令以坦克車和軍隊向人民、學生開槍。教科書內容極其量只點到軍隊武力清場,但沒有寫到底是用甚麼武力,也沒有說清場後有沒有造成死傷。

張文光認為,在「六四」議題上,無論是港府還是出版書商都是「猶抱瑟琶、欲語還休」。因為出版書商擔心,若港府不通過教科書中所寫有關「六四」的內容,便會惹上政治麻煩,且不獲採用,以致血本無歸,也學了特區政府的「小講為妙」對。

*屠城寫成外交勝利

張文光特別挑選了其中一本教科書,即場朗讀書中有關「六四」的內容:

「一九八九年六月,中國國內爆發了「六四事件」,中國在國際上一度受到孤立。當時中國採取冷靜觀察、沉著應付的政策,不因受外國孤立而採取敵對態度,以靜候與外國關係改善的時機到來。一九九六年,大部分國家與中國關係恢復正常,中國在國際上再擔當重要的角色。」




八九年「六四」凌晨六點廿分,三輛坦克輾過路上的途人和騎單車市民後揚長而去,毒氣瀰漫整條街道。目擊者們迅速上前搶救一位靠在柵欄上的傷者。馬路邊有十一人死亡。(《觀察家》雜誌1989年10月版第116頁)





當年鎮壓學生和市民的解放軍除了使用坦克車壓、毒氣薰外,還用形形色色的子彈包括射會人體後才爆炸的達姆彈(俗稱炸子),掃射手無寸鐵的人群。北京市民當年收集的「六四」屠城子彈。(www.64memo.com)


張文光認為,這是所有教科書中最難看的一段有關「六四」的描述,他說:「整本書『六四』的史實和經過,在書中消失無蹤,『六四』的鮮血和生命竟在歷史內人間蒸發,『六四』的理想和追求竟變成最後中國外交的勝利,這和日本篡改侵華史實是異曲同工,扭曲歷史到如此境地,我們看到『六四』寫入教科書又如何!」

張文光認為,支聯會有責任不能沉默,不能因為教科書自我約制,港府少說為妙而沉默。他建議支聯會應該趁現時的形勢,出版一份公正、獨立的歷史教材,送給全港的學校和老師,教材內容包括文字、圖片、聲音、影像,還有VCD,讓老師教導學生真實、不歪曲的歷史。




今年在北京,五月十六日拉開序幕的追思悼念活動,有大約四十名「六四」難屬參加。由於不希望這次活動遭到中共當局破壞,「六四」難屬們的追思祭典儀式是在北京某處的室內進行的。這一原本準備在四月四日清明節進行的追思祭典活動,因為中共當局不久前抓捕了丁子霖、張先玲、黃金平等「天安門母親」,故被迫推遲到五月十六日才得以進行。(www.64memo.com)


*憑良心良知教「六四」

張文光又說,既然「六四」已經進入課室,教師應該憑良心、良知和歷史事實去教育學生;懼怕或迴避「六四」歷史是對歷史的不公義。

最後,他說:「人民的歷史將要由人民去說,犧牲了的學生的歷史,就要由老師在課室上講,這才真正是薪火相傳,對學生、對歷史最重要的身教。」

(大紀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