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豐:是蔣彥永犯了黨紀,還是黨犯了人律?


驚聞雙規蔣彥永老先生,憤怒止至而發。
在下特向蔣老先生致以最崇高敬意!
向蔣老夫人、蔣瑞女士及其他親屬致以深切的同情!問候!

並呼籲一切有良知的人們挽起手來,不要團結在「六四正名」旗幟下,要團結在打倒共產黨建設民主中國的旗幟下!朋友們,醒醒吧:什麼政治改革,什麼黨內先民主起來,什麼以法治國……統統都是不可能的!共產黨活動了八十多年,霸國也已五十有五,劣跡昭昭血斑斑,罪惡滔天……它若能改革咱胡趙二公不早就把它改好啦?共產黨不能改革,是「共產」這個名稱先天地決定的,共產黨不亡它就決不會不惡不邪不騙不殘忍!

讀了蔣瑞學說中共的話:「在六四這個問題上,中央已經作了明確的決定,可是他(蔣彥永)呢,不能跟中央保持一致。所以需要他不斷提高覺悟,讓他能夠跟中央保持一致。」

氣死人也!我要問問共產黨,這「黨」究竟算個什麼破爛東西?胡錦濤你翻翻世界各國的法律,哪有把黨當盤菜的?你個胡錦濤、溫家寳,既不七老也不八十,那腦袋怎麼就那麼混凝土呢?他軍方想抓人你一個元首,一個政府首腦就讓他抓?你來捫心問問自己:那胡躍邦、趙紫陽也是人,他倆怎麼就不像你們這麼熊包呢?總書記又算個什麼香瓜,人家趙公寧可被禁也不當那總書記,鮑彤寧可坐監也不肯看殺人,人家都比你大,比你骨頭硬!你阻擋江賊抓人他能把你咋了?最大不就是軟個禁嗎?何況江狼己處強弩之末,沒這個膽量!趙紫陽被軟禁了十五年了,還那麼硬實,你呢?你真是塊軟柿子!難道你們還覺不出胡趙二公將與日月同輝,永照史冊嗎?就算只從個人利害上考慮吧,究意是做胡趙二公那樣的人合算,還是做小江狼合算?一個人一輩子能用多少錢?小江狼貪那麼多錢帶到陰槽地府去用?就算他命大今明兩年死了,留下恆、康二孽怕也舒坦不了吧?像老鼠一般人人追打!這何苦來呢?這切不論,他得讓中國人世世代代地罵下去,世世代代地踩下去!人言可畏!千古之罪!

說你們兩個是笨伯吧,可也到處說共產黨逼著百姓造反,到處說亡黨危機在眼前。說不是笨伯吧,可越干國家越爛,百姓越慘!

明明知道共產黨就要垮臺,可你們為什麼不走在它跨臺前頭----與我們與人民一道來救民族,救國家?我真不懂你們怕啥?猶豫啥?

我正式警告你們,胡錦濤、溫家寳:必須馬上釋放蔣老!並且跟上就得釋放王炳章、秦永敏、肖雲良,……如果你不在較短的時間裏向人民交槍投誠,我們就把你列入打倒對象,不一定懲辦你,卻能叫你們遺臭萬年。我相信自己就是千秋筆,足以讓你坐到你該在的歷史位置上。你們明明知道共黨崩潰之勢已定,卻不肯與人民一道堵災防難,不肯參入民族重建的工程中來,不對中華民族承擔責任,不對中華人倫精神的淪喪著急……老兄弟我苦口之藥已經用盡,你既不想被救我們也沒辦法!

你們說蔣老違犯了黨的紀律?可黨在哪裡,黨是何物?你們把它拿出來讓人看看,這個問題在我給你們上的課裡已經請楚地講了:存在世界中沒有黨,黨是主觀人心的結盟,黨的紀律連鴻毛也不如,還拿它當的什麼翎箭?你胡錦濤是人,那小江狼也是人,是你們為自己在吃在喝在貪在盜,在害民敗國,才用了黨這個名義,掩蓋自已是狼心是虎肚。

不錯,老先生是你們的黨員,但「黨」不過是一個心理認定,是個「承認」,一個人接受這個認定,承認自己是中共黨員,對於這個人所具有的性質沒有絲毫的改變:你胡錦濤原來是一米七X,成了中共黨員還是一米七X,別說一公分,連一毫米也不多長,你原來需要喝水吃米,七情六慾,入了黨還得喝水吃米,還七情六慾;黨不過是串通起來的人嘛!是用心理約定來串通,串不串都還是人。

相當年,當我很自豪地開啟了自己「反黨反社會主義反革命」生涯時,貴黨的一些部門曾讓我的一些長輩來「挽救」我,我與其中一位發生過一段有趣的對話,我說你們那臭黨貪髒枉法……你們的黨性就是吃民脂吸民血……(其中伴以許多事例),他竟反問我:「你的父輩呢?」他覺得自己的清貧、正直是你們的「黨性」之果,並覺此問定能駁倒我。我對他說:「你爸爸,也就是我爺爺,他呢?還有你叔叔,我二爺爺呢?你的更長的長輩們呢?咱家過年燒香的那尊銅爐(玄德大爐)你該記得吧?那是你的祖先離休時(大清朝官員也退休)的唯一財產(我的這位祖先是大清國黃河督辦,正天挖河,挖出這個香爐)退休時雇一個挑夫,一頭行裡,另一頭是孩子和香爐,從濟南挑到老家!他不貪不婪。這故事我從小就聽,我爺爺奶奶講了我爸講。我請你來回答,你爸爸,也就是我爺爺的仗義疏財,俠氣一身;你叔叔少年英雄,第一個建立咱地方上的國民黨,掏自家錢往國家建學上賠……還有你的當大清朝的官的祖先們,咱家還有一把『萬民傘』,記得吧?他們的清寒、正直,是哪家黨培養的?是哪家黨的黨性」?這話把我的這位父輩打蔫了,他不語。我又補充說:「你個人的正直是你爸爸,也就是我爺爺的家教,是咱孫家書香菸火,一輩一輩傳下來的,是家風,與你們的臭黨有什麼關係」?我的這位長輩以後再沒教育我。

在我還未進不惑,就朦朦朧朧感覺到這「黨」是騙子們行騙借用的道具,我不相信你們處六十歲的全盛能不明白這個事實。黨都是騙術空名,那黨紀又算得上哪方神靈?揩屁股都嫌髒!

再說,你、我、溫家寳、蔣彥永……咱都是血肉之軀的人,是人就首先服從人律----那塑造我們的大自然對我們的規定:那就是不能永生,服從生命的物質性。我們生命物質性與我們的關係就是:我們是什麼,有那些性質,我們就表現什麼。在其中,就包含:環境物像怎麼被我們面對,就絕對以它們的形態作用我們,那高高懸著的太陽,作用不出個模糊不清的「混沌」來,你面對的是馬不會在腦裡烙印下鹿,面對的是瓜,不會烙下豆----什麼東西剌激你,你種下的就是什麼東西----意識先天的就是對對象的反映----符合----逼真!

人,天生不是讓人殺著玩的,經歷了鄧屠、江屠、李屠血腥殺人的畫面,不可能種下歌舞盛平的映相!任何不被外力扭曲的心,不可能在同類的血泊白骨面前無動於衷!就因為我們是人,人為人心,不是狼心。鏡頭裡是血腥恐怖,拍攝下的照片怎麼會是田園美景、波瀾不驚呢?人看到的是野蠻屠殺卻非叫人家說是全心全意地為人民謀幸福----

這到底是蔣老違犯黨紀,還是黨紀違犯人性?中央能做決定,可中央的決定能把白晝變成黑夜?中央的決定能讓千年的木乃伊面若桃花?中央的決定又怎樣?段德昌、許繼慎、衰文才、王佐……王實味、劉少奇……的死也是中央的決定,「社會主義的總路線」是中央決定,「文代大革命」也是中央決定……中央決定比不上事實的自身的真實性,秦朝中央不是還決定以鹿代馬嗎?代成了嗎?正是中央的決定一貫撒謊、欺騙、迫害,才把國家治到這般地步的,才把災害鋪天蓋地的,跟中央保持一致就得掏出人心換上狼心。中國人民用五十多年的經驗取得的最寳貴財富就是:共產黨中央就是中國的災難之源,中國人民現階段的任務就是推翻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共產黨中央!

不服咱就走著瞧:看明朝憲政民主橫掃,再讓你鳥七八糟中央決定吧!不把你們這個中央掖茅坑裡你們是不知真理的利害!

胡錦濤,咱走著瞧,你不放人定讓你罪責難逃。本兄弟不光能婆心苦口,也能學那簡子趙!不放人,定有顏色讓你看!

小子,你等著!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