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丰: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惊闻双规蒋彦永老先生,愤怒止至而发。
在下特向蒋老先生致以最崇高敬意!
向蒋老夫人、蒋瑞女士及其他亲属致以深切的同情!问候!

并呼吁一切有良知的人们挽起手来,不要团结在“六四正名”旗帜下,要团结在打倒共产党建设民主中国的旗帜下!朋友们,醒醒吧:什么政治改革,什么党内先民主起来,什么以法治国……统统都是不可能的!共产党活动了八十多年,霸国也已五十有五,劣迹昭昭血斑斑,罪恶滔天……它若能改革咱胡赵二公不早就把它改好啦?共产党不能改革,是“共产”这个名称先天地决定的,共产党不亡它就决不会不恶不邪不骗不残忍!

读了蒋瑞学说中共的话:“在六四这个问题上,中央已经作了明确的决定,可是他(蒋彦永)呢,不能跟中央保持一致。所以需要他不断提高觉悟,让他能够跟中央保持一致。”

气死人也!我要问问共产党,这“党”究竟算个什么破烂东西?胡锦涛你翻翻世界各国的法律,哪有把党当盘菜的?你个胡锦涛、温家宝,既不七老也不八十,那脑袋怎么就那么混凝土呢?他军方想抓人你一个元首,一个政府首脑就让他抓?你来扪心问问自己:那胡跃邦、赵紫阳也是人,他俩怎么就不像你们这么熊包呢?总书记又算个什么香瓜,人家赵公宁可被禁也不当那总书记,鲍彤宁可坐监也不肯看杀人,人家都比你大,比你骨头硬!你阻挡江贼抓人他能把你咋了?最大不就是软个禁吗?何况江狼己处强弩之末,没这个胆量!赵紫阳被软禁了十五年了,还那么硬实,你呢?你真是块软柿子!难道你们还觉不出胡赵二公将与日月同辉,永照史册吗?就算只从个人利害上考虑吧,究意是做胡赵二公那样的人合算,还是做小江狼合算?一个人一辈子能用多少钱?小江狼贪那么多钱带到阴槽地府去用?就算他命大今明两年死了,留下恒、康二孽怕也舒坦不了吧?像老鼠一般人人追打!这何苦来呢?这切不论,他得让中国人世世代代地骂下去,世世代代地踩下去!人言可畏!千古之罪!

说你们两个是笨伯吧,可也到处说共产党逼着百姓造反,到处说亡党危机在眼前。说不是笨伯吧,可越干国家越烂,百姓越惨!

明明知道共产党就要垮台,可你们为什么不走在它跨台前头----与我们与人民一道来救民族,救国家?我真不懂你们怕啥?犹豫啥?

我正式警告你们,胡锦涛、温家宝:必须马上释放蒋老!并且跟上就得释放王炳章、秦永敏、肖云良,……如果你不在较短的时间里向人民交枪投诚,我们就把你列入打倒对象,不一定惩办你,却能叫你们遗臭万年。我相信自己就是千秋笔,足以让你坐到你该在的历史位置上。你们明明知道共党崩溃之势已定,却不肯与人民一道堵灾防难,不肯参入民族重建的工程中来,不对中华民族承担责任,不对中华人伦精神的沦丧着急……老兄弟我苦口之药已经用尽,你既不想被救我们也没办法!

你们说蒋老违犯了党的纪律?可党在哪里,党是何物?你们把它拿出来让人看看,这个问题在我给你们上的课里已经请楚地讲了:存在世界中没有党,党是主观人心的结盟,党的纪律连鸿毛也不如,还拿它当的什么翎箭?你胡锦涛是人,那小江狼也是人,是你们为自己在吃在喝在贪在盗,在害民败国,才用了党这个名义,掩盖自已是狼心是虎肚。

不错,老先生是你们的党员,但“党”不过是一个心理认定,是个“承认”,一个人接受这个认定,承认自己是中共党员,对于这个人所具有的性质没有丝毫的改变:你胡锦涛原来是一米七X,成了中共党员还是一米七X,别说一公分,连一毫米也不多长,你原来需要喝水吃米,七情六欲,入了党还得喝水吃米,还七情六欲;党不过是串通起来的人嘛!是用心理约定来串通,串不串都还是人。

相当年,当我很自豪地开启了自己“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生涯时,贵党的一些部门曾让我的一些长辈来“挽救”我,我与其中一位发生过一段有趣的对话,我说你们那臭党贪脏枉法……你们的党性就是吃民脂吸民血……(其中伴以许多事例),他竟反问我:“你的父辈呢?”他觉得自己的清贫、正直是你们的“党性”之果,并觉此问定能驳倒我。我对他说:“你爸爸,也就是我爷爷,他呢?还有你叔叔,我二爷爷呢?你的更长的长辈们呢?咱家过年烧香的那尊铜炉(玄德大炉)你该记得吧?那是你的祖先离休时(大清朝官员也退休)的唯一财产(我的这位祖先是大清国黄河督办,正天挖河,挖出这个香炉)退休时雇一个挑夫,一头行里,另一头是孩子和香炉,从济南挑到老家!他不贪不婪。这故事我从小就听,我爷爷奶奶讲了我爸讲。我请你来回答,你爸爸,也就是我爷爷的仗义疏财,侠气一身;你叔叔少年英雄,第一个建立咱地方上的国民党,掏自家钱往国家建学上赔……还有你的当大清朝的官的祖先们,咱家还有一把‘万民伞’,记得吧?他们的清寒、正直,是哪家党培养的?是哪家党的党性”?这话把我的这位父辈打蔫了,他不语。我又补充说:“你个人的正直是你爸爸,也就是我爷爷的家教,是咱孙家书香烟火,一辈一辈传下来的,是家风,与你们的臭党有什么关系”?我的这位长辈以后再没教育我。

在我还未进不惑,就朦朦胧胧感觉到这“党”是骗子们行骗借用的道具,我不相信你们处六十岁的全盛能不明白这个事实。党都是骗术空名,那党纪又算得上哪方神灵?揩屁股都嫌脏!

再说,你、我、温家宝、蒋彦永……咱都是血肉之躯的人,是人就首先服从人律----那塑造我们的大自然对我们的规定:那就是不能永生,服从生命的物质性。我们生命物质性与我们的关系就是:我们是什么,有那些性质,我们就表现什么。在其中,就包含:环境物象怎么被我们面对,就绝对以它们的形态作用我们,那高高悬着的太阳,作用不出个模糊不清的“混沌”来,你面对的是马不会在脑里烙印下鹿,面对的是瓜,不会烙下豆----什么东西剌激你,你种下的就是什么东西----意识先天的就是对对象的反映----符合----逼真!

人,天生不是让人杀着玩的,经历了邓屠、江屠、李屠血腥杀人的画面,不可能种下歌舞盛平的映相!任何不被外力扭曲的心,不可能在同类的血泊白骨面前无动于衷!就因为我们是人,人为人心,不是狼心。镜头里是血腥恐怖,拍摄下的照片怎么会是田园美景、波澜不惊呢?人看到的是野蛮屠杀却非叫人家说是全心全意地为人民谋幸福----

这到底是蒋老违犯党纪,还是党纪违犯人性?中央能做决定,可中央的决定能把白昼变成黑夜?中央的决定能让千年的木乃伊面若桃花?中央的决定又怎样?段德昌、许继慎、衰文才、王佐……王实味、刘少奇……的死也是中央的决定,“社会主义的总路线”是中央决定,“文代大革命”也是中央决定……中央决定比不上事实的自身的真实性,秦朝中央不是还决定以鹿代马吗?代成了吗?正是中央的决定一贯撒谎、欺骗、迫害,才把国家治到这般地步的,才把灾害铺天盖地的,跟中央保持一致就得掏出人心换上狼心。中国人民用五十多年的经验取得的最宝贵财富就是:共产党中央就是中国的灾难之源,中国人民现阶段的任务就是推翻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共产党中央!

不服咱就走着瞧:看明朝宪政民主横扫,再让你鸟七八糟中央决定吧!不把你们这个中央掖茅坑里你们是不知真理的利害!

胡锦涛,咱走着瞧,你不放人定让你罪责难逃。本兄弟不光能婆心苦口,也能学那简子赵!不放人,定有颜色让你看!

小子,你等着!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