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易: 英靈息主懷光照人世間--記楊小凱教授短暫生命的最寳貴一瞬


一代英才,先知先覺, 30 多年前就向國人發出 << 中國向何處去 >> 的天問、怒喊;十六年學習和研究,竟然在世界經濟學界卓有建樹的楊小凱教授離開了人世。連日來,我已經從網上閱讀了數十篇緬懷、悼念楊教授的文章、詩歌和輓聯;昨日下午,又出席為楊教授舉辦的安息禮拜。楊教授公義、正直的品格,勇於求索的精神,聰敏過人的才學,以及他平易近人、誨人不倦的作風等,令人尊崇、令人敬佩,但又無不為他英年早逝而扼腕長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苦人生何其短暫,嘆身後無以長存。

可喜的是,楊小凱教授生命雖然短暫,卻有彌足珍貴的瞬間,且可永照人間。這倒不是他為妻子兒女留下多少財產,不是他曾為中國人民的自由民主疾呼、吶喊,也不是他為全人類創下的無價經濟學遺產。而是他皈依上帝,接受洗禮,成為那位創造宇宙萬物的至高神的子民;是他實踐了主耶穌基督的教導,「是世上的鹽」,「是世上的光」 (<< 馬太福音 >> 五章 13 - 14 節 ) 為社會添滋味 , 光照人間,驅走黑暗;是他接受聖靈內住,生命得以更新、改變。

他生前曾寫 << 牛鬼蛇神錄 >> 一文。在此長文中,他用大量血淋淋的事實,痛斥中共專制獨裁製度的殘暴。字裡行間,充滿仇恨,義憤填膺,表達了一個沉獄十載的熱血男兒與那個慘無人道的邪惡政權勢不兩立、不共戴天的勇猛、豪壯和激烈,亦令那無數同遭暴政殘害的中華兒女點頭稱是、拍手稱快。然而,當他信奉上帝之後,被神的大愛深深感到。他不止一次地向家人、弟子和親朋表示:如果他寫 << 牛鬼蛇神錄 >> 時是一位基督徒,他就一定會換個角度去寫。不是讓人牢記深仇大恨,而是使人(包括執政掌權者)從中記取教訓,總結經驗,學會寬容和憐憫。

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他不再對那個葬送他青春年華的永遠偉、光、正的黨懷有仇恨,雖然他也繼續批判專制獨裁製度、愈演愈烈的官僚腐敗和人性泯滅的道德淪喪;他不再如同毛澤東所說「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而是批評中有善意的建議,對中國政府制定的積極且有益於中國人民的政策和舉措就予以肯定和鼓勵。即使其出發點是為了維護其政權。他曾對我說過:中國專制文化幾千年,走上自由、民主、法制的道路實在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達成的。用基督的愛啟迪、淨化中國人的心靈,用全民共同同意締結的憲法這一契約規範全體國民的行為,中國人民才有可能迎頭趕上並超過世界先進國家,為全人類貢獻我們的聰明才智。他不但撰文見證他信基督耶穌的心路歷程,甚至在面對數百數千名經濟學人演講中,也被聖靈帶領,不時帶出來自上天的真理和福音信息。

在澳大利亞蒙那什大學,凡認識楊小凱教授的師生都知道他典型的湖南人的剛烈、豪爽、倔強等性格。過去,不管是什麼人、什麼事,只要他認為不正確、不合理、不公正,他都會毫不留情、毫無掩飾、痛批歷責、據理力爭,即使傷人自尊、得罪於人也無所顧忌。可是,信耶穌基督之後,人們卻發現楊小凱教授的生命發生了巨大變化。他為人寬宏大度了,說話柔和溫馨了,思想、言語、行為,無不體現出他對人的關懷和誠愛。就是過去曾與他爭得面紅耳赤、自此不再來往的人,也與他劃干戈為玉帛、互諒互讓、重歸於好。

他聽聞一位老太太身患癌症、精神極為痛苦。便不辭勞苦,拖著病體去探望這為素不相識的老婦人。他以自己信靠耶穌基督,平安喜樂,頑強同病魔抗爭的親身感受向她傳福音,勸她信耶穌,為她禱告祈求,請耶穌基督醫治她的病痛,安慰她的心靈。

一個慘遭冤獄監牢之災的人放棄仇恨,一個爭強好勝、世界聞名的經濟學家成了福音的使者,一顆燈干燭盡、自知時日不多的生命靠神的大能渡過他最後也是最有意義的三歲年華(楊小凱教授自 2001 年受洗)。他肉身雖逝,靈魂卻長存不朽。因為他短暫人生的最後三年,不再是活在以往的舊人當中,而是活在神的話語之中。誠如 << 聖經 >> 所言:「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草必枯乾,花必凋殘,惟有我們神的話,必永遠立定。」( << 以賽亞書 >> 四十章 6 - 8 節)

2004 - 07 - 15(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