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文亮:賣官鬻爵的江蘇組織部長

2004-09-02 02:06 作者: 作者:伍文亮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江蘇官場大地震!

六月四日上午,江蘇省委組織部長徐國健被中紀委「雙規」。這是中國第一個落馬的省級在任組織部長。

妻子兒子都「雙規」

六月六日上午,江蘇黨政高層對省管幹部、省政府組成人員、各地市一把手通報徐國健「雙規」事宜。同一天,在南京市糧食局工作的徐國健的妻子被「雙規」。

其實,徐國健「事發」早就有徵兆。五月十八日上午,中紀委某高層官員就曾找徐國健談話。

據悉,今年二月三日在江蘇蹲點已久的中紀委有關人員來到江蘇省紀委,要求他們配合工作。是日,江蘇省交通廳長、江蘇交通產業集團董事長和黨委書記章俊元,江蘇京滬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文錦,同時被中紀委「雙規」。

四月二日,江蘇交通產業集團總經理助理、黨委委員,江蘇連鹽、鹽通高速公路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徐揚被中紀委「雙規」︱徐揚,正是徐國健的長子。

到了五月十四日,江蘇省檢察院副檢察長韓建林也被牽扯進這一窩案,由於涉嫌違紀,被免去副檢察長職務,目前已被立案審查。

六月十一日,原江蘇省國信資產管理集團董事長兼黨委書記王益民被「雙規」。
交通廳長扶植組織部長之子

章俊元、王文錦、韓建林和王益民全部是徐國健賣官的「顧客」,徐揚則是賣官「掮客」。
徐揚生於一九七二年,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五年在某醫學高等專科學校唸書,三年就拿到了本該五年才能拿到的本科文憑。畢業後曾當過普通科員。

二○○○年八月,在徐國健的「幫助」下,章俊元由交通廳副廳長提拔為正廳級董事長、黨委書記,組建江蘇交通控股公司。幾乎在同一時間,徐揚調入,成為章俊元手下。

不到兩年,徐揚扶搖直上︱從科員、副科、正科、到副處、正處、班子成員,連跳五級,輕鬆進入了省管企業的最高領導班子「交通產業集團的黨委」︱如果不是徐國健和章俊元的「配合默契」,按正常組織程式,即使以每級兩年的速度順利上升,至少也要十年。

當然,在這個利益鏈條上,章俊元也得到了徐國健非同一般的關照。二○○一年六月,章俊元又被任命為省交通廳廳長。但這項人事任命當初在省人大常委會中有重大爭議,人大常委會第一次會議時,對章俊元廳長的任命沒有通過。

章落選後,徐國健便全力介入做工作,結果省委組織部長考核、推薦幹部的「身份權力」收到奇效︱在不久召開的第二次人大常委會上,章順利通過了省人大的任命。

此後,徐氏父子更是配合默契地扶助章俊元樹立絕對權威。對於省管資產規模最大的公司,本應該比其他省屬公司盡快健全領導班子,但令人不解的是,章到任後很長時間內,只配一名總經理,造成實際上班子只有兩人︱章是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總經理一般只是董事、黨委委員,再加上章有徐揚在身邊充當組織部長的代言人,與章形成了絕對權力,總經理形同虛設。

徐國健對章俊元的信任程度非同一般。當然,章俊元也深諳投桃報李之道。

二○○二年,徐揚作為江蘇省跨世紀年輕幹部到美國鍍金培訓。回國時,恰逢章從交通控股公司回交通廳當廳長,並入主交通產業集團任董事長。章立即將徐揚調入交通產業集團,直接提升為總經理助理,並作為集團黨委委員推薦到省委組織部。

二○○二年十月二十九日的《關於增補中共江蘇交通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委員會委員的請示》文件記錄,「經集團公司黨委研究,建議增補三名黨委委員。根據公司人員的實際情況,擬推薦周其崗、徐揚、楊飛同志任黨委委員。」這個請示報告的抬頭是「省委組織部、省委企工委」。據江蘇交通系統人士講,「省委組織部很快批准任命徐揚為集團黨委班子成員,實際上是走曲線變成了省管領導幹部。」

按照程式,這個批准應該報省委常委。但是徐氏父子和章俊元卻巧妙地繞開,直接請示省委組織部,演出了一場「老子批準兒子」的醜劇。

反貪局長花十八萬買到副檢察長

今年四十五歲的韓建林曾經被稱為「反貪戰線上的一名標兵」,因查辦瀋陽市原常務副市長馬向東案而榮立一等功。一九九五年任省反貪局副局長,先後查辦廳級幹部十九人。其查辦的一批重大案件包括原南京市副市長鐘裕輝受賄案、原瀋陽市副市長馬向東案、原徐州市市長陳耀南受賄案、原揚州市常務副市長戎文鳳受賄案等。

早年曾在青海生活多年的韓建林是一個頗有爭議的人物。「韓建林太張揚了,膽子大,做事狠。省檢察院曾經考慮調他到常州當檢察長,但是群眾評議沒有通過。」一位熟悉韓建林的檢察官說。

韓建林的交往圈子非常廣,他不僅和章俊元關係密切,還與一些企業老總常來常往。目前江蘇省檢察系統盛傳江陰一家公司老總曾送一輛車給韓建林使用,一直到韓被中紀委辦案人員帶走。

「韓建林、章俊元與江陰的某老總關係密切,是一個利益圈子,作為利益共同體彼此聯繫頗為密切。」

韓建林與章俊元熟識始於二○○○年,這年省交通廳曾出現過十七人的腐敗窩案。韓建林於二○○三年六月被省十屆人大常委會任命為江蘇省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檢察委員會委員時,檢察院黨組並未推薦,亦並未討論,而是緣於徐國健的強力舉薦與說服。

據來自檢察院的資訊,為了從反貪局副局長的位置提升到副檢察長,韓建林送給徐國健十八萬元。

逾百萬賣國信董事長

王益民一九五二年生於江蘇省連雲港。早年在寧夏當兵,轉業後分配至寧夏建行系統。一位原在寧夏擔任主要領導職務的江蘇省籍幹部到江蘇任職後,王得以調動至江蘇省建設銀行,初任處長,後擔任建行下級單位投資銀行江蘇省分行行長。一九九五年六月六日,華夏銀行南京分行成立,負責該行組建的王益民成為第一任行長。

據一位與王益民熟識的公司老總講,王益民自視甚高,頗有抱負。二○○一年華夏銀行總行面向全國招聘副行長時,王率先報名應聘,希望能夠有所作為,但終因考試不過關而落選,後於二○○二年二月調到專司絲綢進出口業務的江蘇省蘇豪集團任董事長,王一度情緒低落。

一年後,仕途有了轉機。二○○三年一月,徐國健與王益民談話,將他送到江蘇省國信資產管理(集團)公司的黨委書記、董事長任上。

國信公司與蘇豪集團同處於南京市繁華地段新街口,但實力、影響不可同日而語。作為江蘇省政府授權的國有資產投資主體,國信的業務涉及證券、信託、電力、工業、天然氣、高新科技產業、房地產、貿易等領域,截至二○○三年底,集團總資產達到一百八十六億元。

這次「成功的調動」並不一般。據有關部門透露,王為了達到其目的,向徐國健行賄的數額在一百二十萬至一百三十萬元之間。

不兼任常委的組織部長

徐國健是江蘇省鹽城市阜寧縣吳灘鎮人,一九八二年參加江蘇省委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曾任揚州市糧食局局長,後任江蘇省糧食局局長。一九九二年調任鹽城市市委書記。一九九四年十二月,經中共江蘇省委第九屆一次會議選舉,任省委組織部長。此後,在這個位置上盤踞了近十年。

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徐國健自一九九四年從鹽城市委書記任上調任江蘇省委組織部長後,一直到二○○一年都未進省委常委,而按慣例,一般省委組織部長均為省委常委。在江蘇省一些黨員幹部中流傳□這樣一種說法:徐國健擔任鹽城市委書記後,在家鄉建了吳灘鋼管廠。就在該項目上馬前後,阜寧縣一位王姓副縣長因為涉嫌受賄被審查,期間曾交待為了能夠升任縣長曾向徐國健行賄十萬元。但此事最後未予落實而不了了之。

和權錢交易式的「官商勾結」有別,徐國健案的特點是「官官結網」。作為掌管官員任用大權的組織部長,徐國健以自己為樞紐,以「選官薦官」為籌碼,打造了一個彼此關聯、互相照應的官員利益共同體。

李源潮修補形象

最近,江蘇除了徐國健案外,還發生了「鐵本」案。江蘇省委書記李源潮對這些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不過,有人替李辯護說,徐國健賣官主要是在回良玉主政江蘇時進行的,現回良玉貴為副總理,並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李源潮當然也毋須為此負責。李源潮對此必須有所表示。

六月三十日,在江蘇省委書記李源潮的帶領下,江蘇省級黨員領導幹部集體來到南京雨花臺烈士陵園︱供奉中共無數「革命先烈」之地︱與省級機關一千多名新老黨員舉行學習革命先烈、重溫入黨誓詞活動。《新華日報》的一篇報導指出,「省五套班子領導集體到雨花臺烈士紀念碑前和黨員們一起宣誓,在我省還是第一次。」

李源潮此招好像胡錦濤謁西柏坡,目的是表示繼承革命傳統,藉此修補形象,同時也向「先烈」誓言「將反腐進行到底」,決不辜負「先烈」期望,彰顯「革命事業」接班人的地位。

(轉自9月前哨雜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