柞水滅門案疑犯今受審 其妻還要負責賠償


從關門拒客到沉默不語,從言語冷淡到痛哭傾訴,在柞水「8.13」滅門案發生後,有一個同樣被簡學良害苦了的農村女人,在承受了多重的壓力後終於說「簡學良太沒有責任心了」,她就是簡學良35歲的文盲妻子閔安芳。

  簡妻也是凶案受害者

  「8.13」案發後簡學良潛逃,因為警方已經確定了簡學良有重大嫌疑,所以一時間簡學良家成了除凶案現場外來人最多的地方。那時候,不管警察還是村幹部,或者是記者,簡學良的妻子閔安芳只要看到有人向她家走來,就立即起身關門拒客,當敲門聲緊了,她會在裡面說:「還不知道是誰做的,你們確定了是簡學良了嗎?」之後便沉默。

  在8月18日簡學良落網後,記者曾多次來到簡家找到閔安芳,但她基本不說話,把自己關在臥室裡對站在外面的記者說:「我是啥都不會說的,你走吧。」她不願意把她內心承受的壓力告訴別人,尤其是她認為這是一些「如果不發生這樣的事情,一輩子都不會到她家的人。」

  面對記者第一次流淚

  8月28日,簡學良落網後第10天,一個陰雨的中午,記者有其他採訪路過柞水時順路又去到了簡家,那天閔安芳的母親和兩個孩子都在家,他們一同在廚房準備著中午的飯菜。閔安芳認出了記者但仍然表情冷漠。

  當記者和她談到孩子們即將開學的事情以及她兒子的耳病時,她流淚了,說:「那有什麼辦法,我一個不識字的女人。這是命啊!」那天,她仍然拒絕和記者談論簡學良及這個案子,但在飯做好後,她很禮貌地請記者:「沒吃過就一塊吃吧。」說這話時,飯桌上兩個還不懂事的孩子可能餓壞了,一陣搶食。

  聽到將賠償失聲痛哭

  昨日下午,按照法律程序,因為簡學良殺人案涉及刑事附帶民事賠償的部分,幾名法院工作人員找到了閔安芳詢問家庭現有財產等問題。

  閔安芳起初可能不明白怎麼回事,如實地回答了「家裡有幾千塊錢」這樣的話,當後來法院工作人員說明案子會涉及到賠償,「因為家裡財產有簡學良的一半」時,閔安芳哭了,她說:「怎麼會這樣,不是一人做事一人當嗎?」

  法院工作人員離開後,閔安芳依在門框上放聲大哭說:「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哭停後,她跌坐在板凳上和記者說話,語氣裡透著悲傷。她反覆問記者,要是賠償,我是不是得賣房子?我的孩子怎麼辦?他們還要上學呀!

  「你最近和孩子都說些什麼?」

  「我要他們好好學習,什麼都不要想。我兒子那個耳朵你是知道的,有時候聽不見,以後還要醫呢……女娃已經上初二了,也還不懂事。」

  「你不覺得是簡學良害了你們嗎?」

  「他做這個事情太不負責了,太沒有責任心了,現在我一個女人……」

  「你現在恨他嗎?」

  ……

  「明天開庭你還去不去旁聽?」

  「……去吧。」

(華商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