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碾成一張人皮的加油站工人


為公追車慘死國道 悲情扣問世道人心

--合寧高速公路大墅加油站職工劉永宏被殘害引發道德良知拷問

  去年11月30日凌晨3時30分,夜深人靜,寒風刺骨。合寧高速公路大墅段,一輛從合肥開往南京方向的141型半挂貨車,在右拐開進大墅服務區加油站南站準備加油時,撞上了加油亭上的配電線,兩根配電線鋼管被撞彎,亭邊燈柱上的瓷磚被撞落在地,一臺加油機因受撞而移位。此時,正在值夜班的該加油站職工劉永宏見狀上前與開車人交涉,不料貨車尚未加油就右拐開上國道,企圖一走了之。劉永宏趕忙在後面追了上去。但他可能永遠也想不到這一去就再沒有能回來。第二天上午9時50分左右,人們在往南京方向距加油站3公里處,看到了躺在已經凝固了的血泊中的劉永宏。此時的他,頭部已經被來往的汽車拖拉得支離破碎,內臟塗了一地,只剩下了一張皮。在清理他的遺體時,人們根本無法搬動那殘存的肢體,只能用鐵鍬鏟起那血跡斑斑的一層肉泥……場景慘不忍睹,簡直形如噩夢,在場的人無不為凶手的殘忍和路人的冷漠震驚不已。這個駭人聽聞的國道凶殺案很快在全椒縣大墅鎮及周邊鄉鎮傳開了,凶手至今逍遙法外,而那些與劉永宏慘死相關的責任人還在相互推諉,那些從他軀體上軋過去的一輛輛過路車的司機還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為自己冷漠殘忍的行為道歉,劉永宏的冤魂好像還在天際間徘徊飄遊,他用自己的慘死嚴厲地扣問著世人的道德良知……

  在凌晨3點半劉永宏去追撞壞加油站財物的半挂貨車的時候,他其實並非孤身一人。此時,加油站還有另一名職工在值班,南站停車場有保安人員,值夜班的加油站副站長和大墅派出所住加油站一民警也正在南站值班室裡睡覺。這麼多人就在附近,劉永宏卻被人帶上車殺害並被拋屍國道,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副站長才在劉家人的催促下報警,大墅派出所的民警才在合寧高速公路88K+100M處發現了已經死亡多時並被軋成肉醬的劉永宏。如果當時這位副站長馬上意識到值夜班的劉永宏既不在值班室,也不在家,肯定是出了什麼問題,便立即打電話報警,同時電話通知國道全椒、吳莊、肥東、龍塘等道口封道查車,那麼凶手肯定跑不掉,即使凶手棄車而逃,警察也能根據車牌號查到凶手的線索,不至於後來全椒縣公安局分成七個組,花費好幾萬在外追查20多天沒有什麼結果。

  劉永宏死了,他死得很慘,慘得讓人不敢想像。那個凶手也真是太滅絕人性了。你撞壞了人家的加油機,非但不道歉還強行開車逃跑,別人只是追上去跟你理論一下,你就要了人家的性命,真不知道你是何等樣的蛇蠍心腸!現在你躲到一個不為人知的角落,但你的良心肯定受到了煎熬。劉永宏就這樣含恨走了,丟下了哭暈過去的妻子和尚未真正懂事的兒子,還有他辛苦搭建起來的家。你不為什麼仇恨,就這樣扼殺了一個人的生命,給他的親人們帶來了巨大的痛苦,你的良心肯定是不會安寧的。你敢站出來承認是自己幹的嗎?總有一天,你會在良心和道義的折磨中死去。

  更讓人寒心的是那些在凌晨四點左右在合寧高速公路88K+100M處經過的,從劉永宏身上軋過去的一輛輛車子上的司機們,你們的良知難道都被狗吃掉了嗎?你們知道一個八尺男兒的軀體就這樣在冰冷的國道上被你們來來回回軋得只剩下了一張皮和一堆血糊糊的肉泥。也許他被那個狠心的司機拋下來的時候只是昏迷狀態,而接下來的車子卻給他致命的一壓,後面的一輛輛車子就這樣冷漠殘忍地重複著這個慘絕人寰的動作,也許在黑夜的掩護下,良知都死去了。只有當我們看到那只能用鏟子從地上鏟起來的一張皮暴露在陽光下的時候,我們才看到了人性中的惡,人性中的殘忍,人性中的瘋狂。

  11月30日那個黑沉沉的凌晨所發生的一切到底了發生了什麼,真的沒有人知道,但從凌晨3時半去追車之後,從拋屍的地點看,劉永宏遇害的時間很短,接下來那麼漫長的冬夜,他就那麼孤獨地躺在冰冷的國道路上任來往的車輛軋過來軋過去,直到剩下一張血肉模糊的皮。請問,那些在2003年11月30日經過合寧高速公路大墅站往南京方向三公里處的司機們,你們敢保證自己沒有從一個血肉之軀上軋過去嗎?你敢站出來承認嗎?真希望有個司機能帶頭站出來承認,我軋了劉永宏。那些失去良知的司機啊,當你們看到一個血肉之軀躺在路上的時候,你們中有人停下車下來看一看他嗎,他也許還有最後一口氣,只要你給他一丁點的溫暖,他就可以活過來,回到他瘦弱的妻子和不更事的兒子身邊,回到他那座招了半截還沒來得及封頂的二層平房的家裡。現在,他再也回不來了,拋下整體以淚洗面的妻子和年邁的老母親抱著孤獨的孫兒,而在這之前這是一個多麼溫暖的家啊。劉永宏一直過著平凡的日子,但他過得很認真,如果不是凌晨被害,他第二天要去縣城參加普通話測試的,現在這樣的願望他也永遠不能有了。

  劉永宏死了,死得太慘了。他只是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也許一輩子只想守著老婆孩子過完所有的日子,但只因為為了撞壞加油機這樣的小事,他的生命凝固在了冰冷的國道上,他的死過於悲慘,悲慘得令天地失色,是啊,這樣一個善良的認真活著的人,憑什麼要在無數車輪的碾壓下結束生命,當新的太陽升起的時候,他,一個熱愛妻兒、熱愛生活的漢子,竟然變成了靠鐵鏟子才能從路面上鏟起的一張皮。那份公安局的屍檢報告令人毛骨悚然,不忍卒讀,但那是最真實的記錄了一個人的慘死和眾多人的良知的泯滅。11月30日那個凌晨,風高月黑,寒風刺骨,一個普通的生命含恨去了,眾多人的良知卻凍死了。救救那些不可就藥的靈魂吧,真希望聽到他們懺悔的聲音,但這可能嗎?他們都沉默著,一直沉默著,劉永宏死去已經好幾個月了,那國道上血跡已經很淡很淡了,人們啊,你們會輕易遺忘那個寒冷夜晚的發生的一切嗎?

博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