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純如在加州下葬 父母披露愛女遺願


恰值風華正茂卻自殺身亡的美華裔女作家張純如十九日在加州洛斯阿托斯市下葬,長眠於「天堂之門」墓園。

當天的安葬儀式有三百餘人出席,親朋好友還為張純如舉行了遺體告別儀式。張純如的丈夫道格拉斯、父親張紹進、母親張盈盈和弟弟站在靈柩旁為她守靈。張盈盈透露了女兒的遺願:把「南京大屠殺」搬上螢屏。據說張純如生前為此曾多次與電影界聯繫,但最終沒能成功。公開儀式結束後,張純如的家人又舉行了一個私人道別儀式,道格拉斯深情與安臥在靈柩中的愛妻吻別。

張純如兩歲多的兒子今天和昨天都沒有來和媽媽告別,繼續留在奶奶家中。道格拉斯在思科公司的同事發起籌款活動,欲大量購買張純如「南京大屠殺」一書,捐給美國各地圖書館。

美日裔聯邦眾議員麥克.本田三天前也特意撰文向張純如致敬,對張純如撰寫「南京大屠殺」一書披露為史記所忽略的日軍侵華暴行的勇氣表示欽佩,稱讚她喚起了人們對史實的重視。本田還在這篇已收入聯邦國會記錄的悼文中說:「我們的社區失去了一位模範、一位摯友,這個世界失去了一名對社會及歷史有著熱情的正義提倡者。」

父母披露愛女遺願:拍一部南京大屠殺電影

據洛杉磯僑報報導,在痛失愛女9天之後,張純如的父母在張純如的遺體告別儀式上第一次面見媒體,披露女兒的遺願是拍攝一部關於南京大屠殺的電影。

張爸爸回憶在張純如小的時候,家人告訴她南京大屠殺的故事,當時她曾經到圖書館翻閱資料,發現找不到大屠殺相關的史實。張純如成年以後,一次在灣區的史實維護會活動讓她再次接觸南京大屠殺,回想到小時候尋找相關資料而不得的經歷,促使她決定寫一本有關南京大屠殺的書。

張媽媽說張純如的創作並非要挑起民族仇恨,她所針對的也並非只是中國和日本,她的寫作是用歷史呼喚人們對現實的思考。張爸爸說:「解除仇恨不是靠對歷史的隱瞞,而是靠對真相的公開。」

「她的遺願是拍攝一部關於南京大屠殺的電影。」張家父母異口同聲,「要有世界級水準,類似《辛德勒名單》那樣。」他們透露張純如生前為此事籌備多時,可是苦於條件總是未到,因此這可以算作是她最後的遺願。

張純如的前三本書都與華人有關,第四本書則是記錄美軍在二戰時期被日軍俘虜的戰俘情況。張爸爸說第四本書和《南京大屠殺》一書同是二戰主題,應該是在張純如創作《南京大屠殺》之後萌生的創意。張媽媽介紹說如今,張純如已經完成了所有的資料蒐集工作,「她打電話、親自與當年的戰俘交談」,「她崩潰的時候也是為了這本書……」慈母想起女兒的遭遇,忍不住又紅了雙眼。

「現在已經有人向她(張純如)的agent(經理人)提出要幫助完成這本書。」張爸爸透露。

「我們沒有想到她(張純如)的事情受到這麼多人的關注,」張媽媽說已經收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弔唁和問候,「我們希望人們記得我們的女兒是一個為了正義、為了糾正錯誤的歷史認真工作的歷史家、作家和人權鬥士。」「她的人生雖然短暫,可是卻十分值得。」

張純如因撰寫有關南京大屠殺的歷史而引起日本政府及世界各地日裔與她的衝突,甚至受到日本極右勢力的威脅。張純如身邊的友人甚至認為,正是這種威脅和恐嚇使張純如罹患憂鬱症,最終導致精神崩潰自殺身亡。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