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出租車擬再度提價


近日,上海的街頭巷尾,出租車提價成了人們議論紛紛的熱門話題,起因是全球石油的漲價。

  與出租車車價有關的是三方:出租車公司、司機、乘客。據說權威部門目前呼聲最高的方案是:起步價不變,但公里數由原來的3公里降為2.5公里。明眼人一眼就看出,那是將漲價的成本全部由乘客一方承擔。難怪這一方案剛一透露,立即引起乘客與輿論的同聲譴責。上海的出租車價位已是全國第二,僅次於深圳。上海並且還是「等候費」(即乘客須支付出租車因紅燈、堵塞而等候的費用)、「超公里費」(即乘車超過10公里後每公里費用增加50%)、「夜間費」(即晚11時後起步價由每3公里10元增加到每3公里13元)等「特別收費辦法」的全國首創者。這些做法可說是這個號稱「國際大都市」不「與國際接軌」,獨自創造的「世界記錄」。

  然而,出面為此等不合理方案辯護的,不僅有得便宜的出租車公司一方,竟然還有政府有關部門,也即所謂「權威部門」。據《文匯報》載,上海市出租汽車管理處辦公室某官員稱:轉嫁乘客「有必要」,「油價上漲後機票也隨之上浮,但似乎沒有多少人有意見。而事關出租汽車,為何不能由乘客消化呢?」

  這位官員似乎忘了,目前出租行業採取的是司機承包制。無論經營盈虧,司機每月都得按時按量向公司上繳定額。可以說,出租車公司是「寶大祥」,不承擔任何經營風險,這與航空業的經營模式完全不同。何況,近年來車輛購置成本在不斷下降,原先購置一輛桑塔納2000最高價為17.8萬元,現在購置新型的3000也只需13.98萬。而定於1980年代的上繳費用不降反而仍在小步上升。出租車公司這一不合理的暴利經營模式早就引起了司機和乘客的強烈不滿,卻從未見這一權威部門出來干預、調節。上述各種「特別收費方式」也是在政府部門主持下從公司利益而絕不是從司機、更不會是從乘客利益出發設計的。

  這不由讓人想起前年年末,北京也曾刮過一陣出租車運價風波。那是被譽為當年度「中國傳媒風雲人物」、《中國經濟時報》高級記者王克勤無情地揭露了該市出租行業的「黑色發家手段」:一是巧取於司機;二是豪奪於國家;三是劫掠於公眾。出租車成了出租車公司「合法」瘋狂斂財的工具。王克勤曾作了個調查,當時北京出租車行業的毛利在52.08%到68.75%之間,這一暴利已到了天下奇聞的地步。他曾提出,起步價降到5元錢,每公里是1塊錢或者8毛錢,出租車司機和公司仍還有賺。

  然而遺憾的是,風波之後出租車行業仍是一片污泥,未見有絲毫清污的跡象。若要猜猜這一謎底,少不了讓人聯想到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