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是如何「擊敗共產主義」的


如果您本週都在關注教皇的話, 那您肯定就不難聽到有關他如何幫助「推翻共產主義」的種種傳聞了,然而大部分的傳說都是含糊不清的。我的一位熟人最近被記者約訪,要求談談有關教皇是如何與戈巴曉夫密談解體蘇維埃政體的,其實教皇在這方面的角色既非密謀策劃也非無足輕重。

總而言之,教皇為推翻共產極權做出了兩大貢獻。80 年代的我住在波蘭,當時聽說如果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我只消到華沙的教堂裡去取一份該市的地下週報便曉。如果我想參觀個展覽或看個演出-- 這些都是與教士們無關的但卻被政府禁止的活動,我只消去教堂地下室即可。

波蘭教會的「非傳統思維」並不完全是宗教現象,例如馬克思在東歐傳播的「打破一個舊世界,創造一個新世界...... 」當教皇來到波蘭時,他不但談到了宗教, 而且也談到了歷史。一次我親耳聆聽了教皇在紀念一位十三世紀修女時的長篇講話,他有意識地提到:「對'根' 的忠誠,並不意味著機械地複製過去。」又一次在他的一篇波蘭文的講演中提到:「對'根'的忠誠永遠是創造性的,它期待著進入更深的層次,以迎接更新的挑戰。」

由於教皇超人的能力,他能把人們感召上街並凝聚起來。正如夏燃斯基等寫道,當共產政權能夠粉碎人民、隔離人民、並且讓人民感到害怕時,那它們就獲得了最大的成功。然而當教皇於1979 年訪問波蘭時,他並不是像當時的國家領導人所預期的,只有幾個老太婆迎接他,而是幾百萬的男女老少。我的丈夫當時只有16 歲,他記得他當時爬上了一棵機場外的大樹,看見在那無邊的人群裡作彌撒的教皇,「無論朝哪個方向望去,三公里外都是人山人海」。 政權、領導、警察渺小得無法捕捉,「我們有那麼多人,而他們則少得可憐」,教皇不斷地重複道:「別怕,別怕。」

並非巧合,一年後的教皇再鼓勇氣組織了團結工會,使其成為第一個反共產主義的群眾性政治運動;也非巧合,「人文社團」在其它的共產國家中開始組織起來-- 因為既然能在波蘭組織,那也就可以在匈牙利或東德組織,所以當教皇在1979 年與戈巴曉夫交涉時,他毫無必要搞秘談,因為他早已把他最重要的話向公眾說明瞭。

Washington Post 4/6/2005(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