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瑜當年臨門一腳才成全了李登輝


國民黨向來是「以黨領政」,一般地說,首先在黨內有地位,然後在政界才能出人頭地;首先在黨內握有實權,然後在政界才能發號施令。過去蔣介石和蔣經國所以大權在握,主要就是因為他們都是國民黨的最高領導人。因此,李登輝繼任「總統」以後,雖然也十分威風,但還不如當上國民黨主席來得顯赫。也唯有當上國民黨主席他才可以真正掌握臺灣的最高權力。李登輝憑藉其原來「副總統」的地位,順利繼任「總統」寳座,但在繼任國民黨主席這一職時,卻遇到了麻煩。從蔣經國逝世的1月13日至27日完成推舉李登輝為代理黨主席的兩週內,國民黨高層經歷了一場激烈的鬥爭。

在蔣經國去世之前,國民黨的高層領導圈子和元老們對李登輝毫無警惕,因為大家普遍相信,蔣經國一旦去世,必然是個論資排輩倫理下的集體領導局面。事實擺在眼前,蔣經國雖然挑選李登輝當「副總統」,但有意讓李登輝全面接班的跡象並不明顯,外界認為蔣經國的用意頂多是讓李登輝當個象徵性的國家元首。相對的,本來集中於蔣經國一身的黨政軍三大權力系統都已有了適當的安排:「黨」交給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秘書長李煥;「政」交給行政院長俞國華;「軍」交給參謀總長郝柏村;以致連那些從大陸跟著蔣家到臺灣的退役老兵的責任也交給了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主任委員許歷農。一切似乎都已算計停當。因此,相傳在蔣經國治喪期間,部分國民黨元老們還在私下相互開玩笑說,今後是「一國五公」:俞國華是「安國公」,李煥是「輔國公」,謝東閔(國民黨副主席)是「保國公」,蔣緯國(「國安會」秘書長)是「定國公」,郝柏村是「鎮國公」。並沒有把平時表現「壽頭壽腦」、黨齡不足17年的李登輝放在眼裡,認為他根本不懂政治,根本不可能兼任黨的主席。事實證明元老們都看錯了。

1月14日,蔣經國逝世的第二天,也就是李登輝繼任「總統」的第二天,臺灣的輿論界就開始在推舉國民黨代理主席的問題上呼風喚雨。《聯合報》首先發表了 「李登輝暫難接任國民黨主席」的報導。1月16日,《中國時報》也報導說:「執政黨暫不推舉新任主席,有關議題延至十三全會決定。」

但是,1月16日,美國《合眾國際社》發布了一項電訊:「根據一項對國民黨全體中央常務委員所作的私下調查顯示,31位中常委幾乎全面支持李登輝擔任國民黨下任主席。」這則消息猛如一聲驚雷,震動了臺灣政壇,粉碎了由黨內第二號人物俞國華繼任主席的計畫,並清除了前司法部長黃少谷擔任過渡主席的折衷方案,後來被證實,這則電訊是由李登輝的至交密友、美國中央情報局出身的李潔明製造出來的。美國在臺協會在蔣經國逝世的當天下午和晚上,就通過電訊監聽網和衛星截收到臺灣的國際長途電話,知道臺灣官邸發生了大事,第二天即得到證實。於是14日上午召開了美國在臺協會會議,對臺灣政情可能發生的變化進行了評估,並提出了建議。一份報告立刻傳到美國國務院,等候指令。這才有了1月16日發布的上述電訊。

1月17日,即將應邀赴美訪問的國民黨籍「立法委員」趙少康,在未徵得「立法院」國民黨黨部及中央黨部同意的情況下,突然連同李勝峰、黃主文、洪昭男、林時機、林源朗等「立法委員」聯合簽署,向國民黨中央籲請支持李登輝擔任國民黨主席,後被「國大」秘書長何宜武勸止。

1月19日,臺灣兩大報系之一的《中國時報》也發表社論,支持李登輝。《中國時報》的董事長余紀中是國民黨中常委,與李煥和蔣經國兩人在東北時期曾長期共事,在政壇有一定的影響力。而該報又是留美學人的言論陣地,因而這篇社論被視為親美路線的風向球。

與此同時,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李煥和副秘書長宋楚瑜,在這幾天內積極地奔走於各中常委之間徵詢意見。開始,中常委之間意見分歧,許多台籍中常委對李登輝出任黨主席頗有意見,部分人有意推出俞國華角逐黨主席;也有一些人勸李煥「不如自取」,因為蔣經國安排的集體接班設想中就有由李煥接任黨主席的意向;而軍系的中常委鄭為元、郝柏村卻對李登輝頗表支持。據說,此時由於美國方面的介入,便形成了一股新的支持李登
輝的力量。

1月20日,原定召開的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臨時會議,突然宣布推遲,中央黨部的新聞公報中陳述的理由是:「並無重大事件討論。」據說,當時有一部分黨員曾向中央反映,希望推舉另一位黨內資深的領導者出任黨的主席,但中央黨部秘書處留中不發。從20日開始社會出現了許多流言和猜測,國民黨主席的繼任人選問題也成了人們關注的焦點。這時,李煥和宋楚瑜積極開展活動,在中常委之間尋求聯署支持李登輝出任代理主席。他們的原意是,在青黃不接、群龍無首的情況下,應當選出一人代理黨的主席,以維持常委的日常工作。至於推舉任何人擔任正式的主席,則留待十三大作決定。但是聯署工作並不順利,多數人不願明確表示意見。正當他們到處奔走感到筋疲力盡時,美國方面又幫了大忙。據說,美國在臺協會的官員分別拜會了「國安會」秘書長蔣緯國、中央黨部秘書長李煥、副秘書長宋楚瑜和馬英九、組工會主任關中、文工會主任戴瑞明、「行政院」秘書長王章清和軍方強人郝柏村,徵詢黨主席的可能人選,實際上是為李登輝造勢。因此到了25日形勢急轉直下,聯署工作進展順利。中央黨部擬定了在27日上午舉行的中常會中推舉李登輝為代理主席的方案。李煥和俞國華還商定,由俞國華在中常會上領銜提案。

社會上的流言、黨內的分歧以及美國表示關注的消息,迅速傳入士林官邸,驚動了「老夫人」宋美齡。26日下午一封從士林官邸發出的專函送到了李煥的辦公室。這是一封宋美齡的親筆信,內容是希望李煥轉致各位中常委,由於在主席人選問題上出現不同意見,推舉工作應謹慎進行,最好不要立刻有決議。宋美齡還有意讓由形象聲望俱佳的李煥出任代理主席。這封信使李煥大吃一驚,他認為民意一致傾向於李登輝,推翻此議,恐造成黨內分裂及社會不安,不如暫由李登輝代理,作為過渡,到十三大時下再正式推舉。於是馬上與各方面連夜進行了商量,卻無法作出決定。他們知道箭已在弦上,臨陣變挂不妥,但又不敢得罪「老夫人」。原定27日臨時中常會輪值擔任主席的余紀中十分著急,建議李煥馬上親自去向「老夫人」說明情況。但李煥一再表示自己和宋美齡沒有緣源,即使去說也沒有用,他把球一腳踢給了俞國華。俞國華本來對李登輝後來居上就是有些情緒,此時又讓他去得罪宋美齡怎麼會樂意呢?因此他婉言拒絕了。直到第二天(27日)上午八點多,在中央黨部李煥辦公室,終於達成了一致,決定暫不提代理主席案,等蔣經國的喪事結束後,再相機行事。

眼看代表主席議案就要夭折,誰知形勢又一次發生了逆轉。1月27日上午九時國民黨臨時中常會準時開始,會議氣氛比較沉悶,四項議案討論結束後,仍沒有提出代理主席議案的跡象。這時坐在會議輪值主席的余紀中身邊、列席會議的副秘書長宋楚瑜,遞給余紀中一張紙條,上寫「提不提?」余紀中搖搖頭,暗示不提了。宋楚瑜便霍然起身慷慨陳辭,他說:代理主席案如不提出,外面的聯想必然不能制止,對「國喪」期間的「國家」和黨所造成的傷害將一天大過一天,「多拖一天,也多對不起經國先生一天」,並說:他對此「非常不滿意,並嚴重抗議。」據當時與會的人士回憶,宋楚瑜語氣十分激動,還甩下一句話:「我對俞『院長』十分失望!」說完便拂袖而去,以示抗議。弄得在場的人士面面相覷,一片錯愕。這時,余紀中立刻表示對宋楚瑜「忠黨愛國的赤誠」深感敬佩,請與會者對此否在此次會上推舉代理主席發表意見。既然有人放了第一炮,其他人膽氣也就壯了,紛紛表示應該在今天的中常會上作出決定。於是余紀中便請提案人俞國華髮言,俞國華見事情已到如此地步,也只好順水推舟,將代理黨主席的議案向大會提出。最後與會的27名中常委以起立鼓掌的形式表示同意推舉李登輝為國民黨代理主席。李登輝終於登上了「大寳」。這真是,美國人推波助瀾幫大忙,宋楚瑜臨門一腳定乾坤。

有人認為在推舉黨主席的過程中由於李煥過於圓滑而給了宋楚瑜一個演出的機會。李煥在策劃推舉黨主席的過程中,為表示自己沒有覬覦黨主席的野心,他不「經意」讓宋楚瑜參與了全部作業過程,而宋在參與過程中發現,絕大部分中常委對李登輝出任黨主席持保留態度,可是又不敢或不便公然反對,而美國又明確表示支持,於是宋楚瑜決定押李登輝的寳。很多跡象都顯示,宋楚瑜在參與過程中曾發動輿論為李登輝造勢,而27日在中常委會上被稱為「臨門一腳」的突然發難,更是一場刻意的「歷史性演出」,絕非即興而發。國民黨有一項規定,中常會列席人員,不能主動發言,宋楚瑜的發言,其實已經逾越了分際,而發言以後,不但沒有受到任何批評,竟然還變成了擁李的首位功臣,這裡主要是因為俞國華個性太拘謹木訥,而李煥又太過圓滑,至於郝柏村則因有意支持李登輝而刻意冷眼旁觀。假如這三個人中有人出面指責宋,宋的擁戴之功便將立刻化為烏有,而國民黨的主導權也會落入譴責者的手中。由於擁戴有功,此後宋楚瑜便成了李登輝身邊的紅人。 1989年6月出任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時年僅48歲,是國民黨退臺後最年輕的黨的幕僚長。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