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理會、軍政府、民主力量、眾民族力量、緬甸華族 --2005年10月10日與Win教授筆談電談--

2005-10-12 07:15 作者: 作者:貌強 Maung Chan (緬甸華族)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Win教授(Prof. Kanbawza Win ,Dr. B.T.Win)是深獲眾望的緬甸老學究。他曾任緬甸聯邦民族民主聯合政府NCGUB(流亡美國)的顧問。現任泰國清邁大學AEIOU學生院長、歐洲委員會歐洲學院亞洲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學者,兼任亞洲論壇的編輯顧問。Win教授的數篇鏘鏘有聲佳文,曾在我緬甸華族的「緬甸風雲」發表過。最近幾天,我們發表了緬甸民主力量與眾民族力量的數篇敦促聯合國安理會干預緬甸的聲明。為此,昨日Win教授來函來話,說安理會本週可能會對緬甸事件有所作為,他希望我們緬甸華族,用中文深入淺出地表白其思路與看法,以饗緬甸與世界各地的華族。以下是Win教授與「緬甸風雲」的對話:

貌強:請問教授,緬甸事件是第一次呈交安理會的嗎?

Win 教授:不,今年6月,就被美國再次提交過,可惜又被中俄兩國抵制而被再次打入冷宮。緬甸問題所以一定要「破天荒」地打進安理會議程,完全因為緬甸將軍們太自私自利。將軍們死要大權獨攬,對緬甸民主力量與緬甸眾民族力量死不妥協,緬甸聯邦雖三分鼎立,但三大力量無法解決自家事,因此我們不得不丟臉央求安理會,求他老人家持大棍主持公道。愛好和平的每個緬甸人民--尤其是民主力量與眾民族力量,對軍政府痛心絕望極了,現在個個寄厚望於聯合國安理會。

貌強:為獲常任理事席位,為查禁大規模殺傷武器,為反恐防恐等,大國富國們最近在聯合國鬧得不可開交。您有何感想?

Win教授:我感到既悲哀也不以為然。聯合國當今之急,應是如何防止緬甸、剛果、Darfur等的幕幕悲劇重演,聯合國絕不該容忍獨裁者或無恥政客,天天在濫殺無辜的人民。

我常仰問蒼天:「誰來拯救世界被壓迫人民?誰來保護千千萬萬弱勢族群?」。

貌強:聯合國真的能為地球人解決重大問題嗎?

Win 教授: 未必。正如聯合國秘書長助手Jan Egeland感嘆「Darfur已淪為世界上最侵犯人權之地」一樣,緬甸其實早已是第二個Dafur,千千萬萬無辜的緬甸人民,老早就在受苦受難,遭遇著地獄似的迫害而天天死亡。即使聯合國現在插手,那也只是萬里長征第一步。

貌強: 聯合國憲章何時制訂的?怎麼老聽人說它部分已過時?

Win 教授:聯合國憲章制訂於半世紀前二戰剛結束時期。當時各國痛定思痛,決心「不讓我們的後代再受戰爭的摧殘」。為了制止侵略戰爭,大家共同創立了安理會集體機制,擬以集體正義行動來干預國際間的衝突。國與國之間的糾紛減低了,但像緬甸、波斯尼亞、盧安達等國的內部民族衝突、政治惡鬥等,即使非常尖銳,即使無辜人民的死傷那麼慘重,聯合國卻束手無策,坐視不管。像跨越國境的難民、土匪、毒品、愛滋病等,聯合國的解決步伐也很遲緩。君不見聯合國秘書長不斷在叫喊:「若老指責人道不可觸犯國家主權,那麼,侵犯人權之事如何解決?」--這正好也說中了我們緬甸問題之要害。

俗語說:溺水者連最後一根稻草都要抓緊--緬甸人民就是這樣期待聯合國解放他們。1993年聯合國特選Yozo Yokata教授為人權組織主席,向聯合國47屆大會提交緬甸問題報告,但雷聲雖大、卻不下雨,其結果不了了之。

貌強: 可否談談聯合國安理會的功能與操作?

Win 教授: 聯合國憲章規定:事無鉅細,所有成員國都有權研討與建議,但決定權在安理會。而安理會目前有常任理事國與輪任理事國。中國、法國、英國、俄國、美國為常任理事國,永遠老大,永遠擁有決定權與否決權。其他阿根庭、貝南(Benin)、巴西、丹麥、希臘、日本、菲律賓、羅馬尼亞、坦尚尼亞等,是輪任理事國。阿根庭、貝南、巴西、菲律賓、羅馬尼亞等國在今年年底,任期就滿了。不論常任理事國或輪任理事國,每國都擁有一票,總共15票。常任理事國的5個贊成票加上任何輪任理事國的4個贊成票,就能決定行動,即9錘可定音也!但常任理事國5票中,只要有一國投否決票,所有14票就功敗垂成,大家唯有望洋興嘆。說來話長,安理會的功能與權利如下:

1。按聯合國規章制度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
2。審查國際爭端。
3。判決與推薦上述國際爭端的解決之道。
4。制訂常規武器的計畫與制度。
5。研判威脅和平與侵略事件,推薦解決之道。
6。呼籲成員國實行經濟制裁等非暴力手段,以制止侵略者。
7。對侵略者採取軍事行動。
8。推薦新成員國加入聯合國。
9。在「戰略地帶」實行聯合國的託管。
10。推薦秘書長給聯合國大會,與聯合國大會共同選任國際法庭的法官。

貌強:緬甸事件屬以上哪一項?

Win教授:我們緬甸事件,若當第6項處理,則緬甸軍政府仍然一如既往--巍然不動,安如泰山,誰都拿他沒辦法。若安理會把它歸入第7項,安理會就必須採取軍事行動,則緬甸民主與法治的復興,指日可待矣!

貌強:安理會的「保護責任」,不是說問題百出嗎?

Win 教授:的確問題不少。緬甸軍政府在眾原住民地區屠殺眾原住民,甚至比某些非洲國家更慘無人道,美國認為「是可忍孰不可忍?」,歐盟認定「只該經濟制裁」,東盟的亞洲價值觀主張「建設性接觸」,中國則高高祭起「不干涉內政」之大旗。極不幸的是:美國不理會多數票反對,對伊拉克悍然採取了軍事單方面行動,但至今仍然找不到他一口咬定的大量殺傷性武器,也證明不了與恐怖組織本拉登的勾結--唉!這嚴重地殺傷美國的單邊「保護責任」觀,人人說美國師出無名,所以處處受批挨罵。

其實,安理會的主流觀念仍然是--所有武力干涉都要安理會集體行動。聯合國秘書長安南正在領導改革「保護責任」問題。

我一直認為:安理會的15理事國,都應牢記自己代表著世界人民的利益,而不是少數國家或五強的利益。

直至今年6月份,中國與俄國兩強還在使用否決權,拒絕把緬甸問題呈交安理會表決。俄國代表 Konstantin Dolgov 阻止安理會考慮美國代表 Gerald Scott建議安理會討論緬甸的嚴峻問題。唉!俄國全然忘卻安理會必須為世界受苦受難的人民服務。

貌強:緬甸各族的團結相處,問題大嗎?

Prof. Win: 緬甸各族不能團結互助,主要是大緬族主義在興風作浪。1947年在昂山將軍(昂山素姬之父)領導下,眾民族簽訂了彬龍條約(Panglong Agreement),該條約允許眾原住民與緬族攜手10年後,若不願意,可使用該條約所賦予的自決權,走自己的路。其實,眾民族並不想脫離緬甸聯邦,他們完全氣憤大緬族主義惟我獨尊之所為,他們只是反對大緬族主義罷了。1959年,眾民族在東枝會議(Taunggyi Conference )上,和平民主地抨擊了大緬族沙文主義,並直言緬文緬語可做國語--他們毫無異議,但眾民族要求保留自己的民族風俗、語言、文化、宗教、價值觀、生活方式等,並要求給予尊重。他們反對強迫他們全盤緬化。

結果,以軍隊為領導的大緬族沙文主義者,在1962年非法推翻了吳努(U Nu)民選政府,公然廢除了聯邦憲法,並悍然進行軍政府獨裁統治。於是,緬甸眾原住民只有進行一場反抗獨裁高壓,以和平或暴力方式爭取人權、民族權、真正聯邦制的長期艱苦鬥爭。

貌強:聯合國在世界所進行的干預,不是維護民主與和平嗎?

Win 教授:沒錯!無論在黎巴嫩、波斯尼亞、克索窩、貝侖迪(Berundi)、盧安達等,安理會都是集體行動,不僅齊心合力,還主持公道,同時還維護該國的聯邦不解散--這正合緬甸眾民族的意願,他們都希望在真正的聯邦制下,爭取民族平等與互相尊重。這也是緬甸民主力量所提倡的維護聯邦制。照邏輯,軍政府也該舉雙手歡迎--因它口口聲聲不要分裂。

貌強:軍政府是如何處理國家民族問題的?

Win教授: 軍政府處理國家民族問題,有4法:

1。置之不理
2。諉過於人
3。我接受你的認錯與自責。
4。找出問題癥結所在,進行談判與妥協。軍政府歷來一直在運用「置之不理」「諉過於人」兩大法寶,來對付民主力量與眾民族力量。它召開「全國會議」,卻沒有人民代表參加--說這些都是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與眾民族人民代表之錯,所以「我們才置之不理」。雖然國際社會與國內各族人民都不再信任它,它還是粉墨登場,堅持獨唱獨演下去。維權保權要緊嘛!

貌強:沒人出來厲聲抨擊嗎?

Win教授:9位聯合國機構代表們實地調查後,就在緬甸國內公布:緬甸貧困交加,四分之一人口(近1500萬)生活在貧窮線下,57.6%的兒童因父母貧窮而失學。在非緬族的眾原住民區域,因緬化政策而導致眾多小學關閉。大專院校學生被認定為潛在的麻煩製造者,而常被關門大吉或分散遠方。衛生健康部門撥款,由1995/6年的GNP國民生產總值的 0.38%,5年前再下滑到 0.17%。緬甸每出生1百30萬嬰兒,就有95,200嬰孩夭折,近40萬嬰孩在5歲前死亡。全緬三分之一嬰孩患營養不足。1988年以前緬甸幾乎沒有發現愛滋病,現在高達58萬之巨。

貌強:您認為是天災還是人禍?

Win教授:人禍!這些禍國殃民之災難,最主要是軍政府的自私、無知與無能一手造成的。將軍們靠槍桿子裡出政權,所以最迷信手中槍。他們一心一意研究如何鞏固手中非法政權,如何跟民主力量與眾民族力量打內戰,如何提高欺騙與屠殺人民的技術。他們一介武夫,絕大多數是經濟、衛生、社會工作的門外漢或瞎子,但他們毫不知恥,愛裝模作樣,更喜歡拿歪理、虛像、假數據等欺騙國內外--他們種種無恥的行徑與表演,丟盡緬甸各族人民的臉,也使聯合國蒙羞。

將軍們為求自存,一定會繼續高喊:國家內政,不許干涉!東盟輪值主席可以不當!外援可以不要!我們不怕閉關自守!哦!要我分權讓權?休想!

貌強:我們緬甸華族與緬甸各族人民同甘共苦,共存共榮。各族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我緬甸華族一點都不願看到,就好像不願見到自己兄弟姐妹受苦受難一樣。您認為我們該怎麼配合才好?

Win 教授:作為苦難深重的緬甸人民,我們必須支持民主力量與眾民族力量,必須支持聯合國各機構的善意壓力,大家萬眾一心,共同向獨夫民賊軍政府施壓,要它分權讓權給人民。作為苦難深重的緬甸人民,我們也要盡力敦促軍政府與民主力量、眾民族力量進行三方和平民主對話,最好大家能為建立真正的民主聯邦制,能為緬甸各族人民的民族平等、友好共處、和平民主地建設家國而一齊努力。

(作者貌強 是「緬甸風雲」的主要負責人)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