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生:面對暴行的沉默是良知正義的沉沒


曾有網友質問筆者有何資格評論他的「偉人」;還有人「勸告」:「冷言嘲諷,何不腳踏實地,提出自己的構想宏圖大略?」;及家醜不可外揚和無用之說云云. 不管他們來自那個陣營,他們的目的無非要麼為自己的沉默找藉口,要麼希望筆者三緘其口. 在海外第一代華人謀生計,通常需要付出比西方人多幾倍的努力,維護自己的權利也是高枕無憂地由西方人代勞,難免被人誤解為自私自利,更不會有很多空閑時間上網,筆者無意責怪他們因不知而無語,但那些在網上對暴行視而不見,反而企圖他人去作一個圍觀者,筆者有必要給予答覆,並一如既往地「冷言嘲諷」施暴者- 中共政權.

在法國,平日罕見的暴力事件難得有圍觀現象,在現場的人若不能見義勇為也會報警,見死不救是違法行為,公共場所逼人下跪、遊街之類的精神暴力事件更是聞所未聞,西方紳士的跪僅留給美人. 而中國的傳統,「打人不打臉」就是說面子比肉體還重要,當權者對他們「看不起」的賤民除肉體的傷害,還以人格羞辱作為體現他們權威的手段,用一個簡單通俗的詞-體面. 老百姓受歧視和羞辱是家常便飯,特別是他們以下犯上的時候,「沉默是金」是獨裁政權下明哲保身的無奈之法,施暴者則當成了「老百姓是牆頭草哪邊風硬就向哪邊倒」.

資格是人治社會中地位的代名詞,以論資排輩剝奪地位不及自己之人的發言權. 資格論不言而喻是個偽命題,只要不是獨裁政權的御用文人,有獨立人格的任何國民都有表達自己觀點的權力. 筆者不敢把自己的看法就當成真理,荀子謂「慎子有見於後,無見於先;老子有見於詘,無見於伸;墨子有見於畸,無見於齊;宋子有見於少,無見於多.」,人人都會有所蔽,前提是要先讓人瞭解他的所見,真理才可能愈辯愈明.

至於「宏圖大略」,筆者可能會讓某些人大失所望,草民既不會「下一盤很大的棋」,還想為雄才大略之士吹吹涼分: 省著點,這可是中共的專利,連革命孤兒「李阿斗」總理和「江阿斗」主席能抖出三峽、神舟飛船世紀工程,你們想建大廈也得有幾個數據,無法做獨立調查等中共白送?說不准他們也沒有,神六不也有他們提供的9億元人民幣、200億、2000億、還有180億天壤之別的花費,外逃貪官的總數一月內就有5000(財政部)和700(公安部)兩個數字. 有網友請求:「神六都上天了,讓俺裝個鍋(衛星鍋)行不?」,草民也只有一個小願望,就是國內百姓能和筆者一樣暢所欲言. 中外間網路「柏林牆」倒塌,一言堂得以拆毀的那一日,萬生從此靜享天倫之樂.

最後是譴責施暴者的實用說. 先聲明中共是馬克思的遺子,和本人無血緣關係更不是本人的家長,他們自己也說是中國人的公僕,中共的醜請留給自己,別玷污主人的家! 草民的冷嘲熱諷對一意孤行的獨裁者的確不管用,生活在中國邊緣的人也不可能知道. 筆者所做的其實很多是為自己, 有句名言:壓抑自己良心的聲音是危險的.筆者更進一步:面對暴行的沉默便是良知正義的沉沒.如果草民在國內,或許在沉默中爆發一次就被消滅在萌芽中, 如今有幸處在言論自由的社會,自然會好好珍惜它,為無聲者吶喊,若被借為中共內鬥的工具,豈不由龍種變跳蚤,望它早日石化.

10月21日於巴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