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除了性喜「抓」外,還性喜「要」... ——和王敬之先生佳作「抓」

2005-10-27 15:28 作者: 李大立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共產黨除了性喜「抓」外,還性喜「要」。

偶爾翻開黨報,一篇社論中,竟然數出四十餘個「要」來。毛澤東時代,「我們要高舉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要揪出中國的赫魯曉夫、要橫掃一切牛鬼蛇神、要鞏固無產階級專政、要關心國家大事、要把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要鬥私批修、要文攻武衛……」;鄧江時代,「我們要四個堅持、要高舉三個代表的偉大旗幟、要解放思想、要改革開放、要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要兩手都硬……」;到了胡溫今天,「我們要保先、要構建和諧社會、要學古巴朝鮮、要打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共產黨習慣了從大政方針一直「要」到街道小腳老太婆的「要提高警惕,要嚴防階級的人破壞……」。總之,共產黨習慣了向人民群眾發號施令, 「要」這樣、「要」那樣,隔三差五來一篇「人民日報社論」,一口氣來幾十個「要」。共產黨統治五十多年來,如果統計一下他們「要」人民做些什麼,恐怕成千累萬,連他自己也記不清楚了,如此這般,有誰能夠做到共產黨這麼多的要求呢?這不是說了等於白說,等於放屁嗎?

於是乎「要」出了「鎮反肅反」、「要」出了「土改」、「要」出了「三年大飢荒」、「要」出了「反右鬥爭」、「要」出了「四清運動」、最後「要」出了「文化大革命」,害死了數千萬無辜的老百姓。到了鄧江、胡溫仍不知悔改,「要」這「要」那,又「要」出了「六四大屠殺」、「要」出了「維權運動」、「要」出了「四川萬縣群眾反建水壩」、「要」出了「廣東大石村群眾罷免貪官」「要」出了一年七萬多起群眾抗暴事件……。

本來,「天下為公」,這個世界是屬於人民大眾的,並不屬於少數專制獨裁者,無論他們是靠什麼上臺的,只有人民群眾有權「要」統治者做什麼,統治者沒有權 「要」人民做什麼。人民有權要求政府官員廉潔奉公,要求他們盡忠職守,要求他們受到輿論的監督,否則,人民有權通過選舉趕他們下臺。相反,政府無權要求人民做什麼,每一個人都可以做自己想做、喜歡做的任何事,「Just do it」(想做就去做),只要不違反法律就可以;而法律是由普選產生的立法機關制定的,每一項法律的制定都必須廣泛徵詢人民群眾的意見,如果人民不滿意,可以通過報紙、集會抗議自由表達自己的意見,也可以改選立法會議員,否定惡法,重立新法。

依靠武力上臺的中共,從毛澤東開始,其實都是一些素質很差的農民或者本國培養的從未在國外生活過,對民主政治和自由思想毫無認識的土知識份子,他們根本不懂得民主政治的架構、不懂得這種架構的運作、不懂得權力制約和監督、不懂得自己不過是有任期限制的公僕,人民才是真正永遠的主人。數十年來,公僕居然指手劃腳向主人發出無數「要」這樣「要」那樣的指令,豈不是本末倒置?豈不是天大的笑話?

因此說獨裁專制是人類歷史上最反動的社會制度,這種不合理的社會制度一定會被社會的主人翁人民大眾推倒,到那時候,才是人民大眾真正當家作主的時候,再也聽不到當政者「要」人民群眾這樣那樣了,而是人民群眾通過選票、通過立法機關、通過社會輿論向當政者發出「要」的呼喊的時候了。(10/12/05)

附:

王敬之先生佳作「抓」

共產黨性喜抓。自其上臺執政伊始即以抓為樂,以抓為榮,以抓為業。一抓就出問題,出了問題唯一法寳還是抓。於是不停地出問題,也不停地抓,搞不清楚哪個是因、哪個是果。時至今日,共產爪無實勁了,但仍在抓,抓,抓……

中共在八一建軍節找了一些經歷過戰爭的退休老將開會,老將們一致哀嘆現今軍隊素質太差,再若發生國共戰爭或征朝戰爭那樣的情勢,可能應付不了了。這些話,與紙上談兵的朱衙內唱的高調截然相反,那瘋丟原子彈的高調雖然動聽卻不管用,這實話實說倒是符合實情的。面對此實情,高層不能不發急了。大有志氣的胡錦濤髮指示:「要抓,現在不抓就要犯歷史性錯誤。」

聽其言,可知其人根本不懂歷史;觀其行,發急的對策就是在二十天內連發五道命令。這如同古時末代皇帝一發急就連連下金牌,可是即使連發十二道金牌也阻不住兵敗如山倒。共產黨至今還在迷信「抓」,迷信發號施令,可見思維方法依舊老一套,跟北宋在窮途末路的連發十二道金牌相似。

幾十年來,中共統治下問題層出不窮,根源是什麼?全都是它抓出來的禍。原來,這天下本非它所得,是國民黨委實太腐敗,太爛了,被共產黨摧枯拉朽,飛來橫 「福」,垂手得到了這大好河山。初期它驟得江山不敢太放肆,民眾有一段簡短的休養生息,所以很容易平穩了飛漲的物價,安定了社會秩序。今天那些糊塗的老人留戀五十年代的「好日子」,殊不知那「好日子」論功行賞還得歸給國民黨;其實那些日子也並不怎麼好,只是相對平穩而已,是前此的國民黨統治太糟太亂,反襯出新統治的「好」來。

現在不必爭辯這段好壞了。就算那時有過好日子吧,也沒能好多久,胡錦濤的前三代祖宗毛澤東素來不安分,他要抓。抓土改,抓思想改造,抓三五反,抓社會主義改造……不停的抓,結果抓得餓死了上千萬人!這才在內外交困中,除了自己手中的統治權要緊緊抓住之外,暫時放鬆一下東抓西抓了。中華民族的生命力就是這般堅韌和旺盛,只要稍喘一口氣,必有起死回生之力,居然復甦了。

但已入末年的大昏君至死不悟。非但不感激百姓的深恩大德,反把民眾的死裡求生視作歪風歪道,重又開始抓了,抓「四清」不過癮,一不作二不休,索性抓出一個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昏主一味喊抓,而不知如何抓,大小嘍?更不知從何抓起,本能地各施過去抓人之術以自衛,遂致全國亂成一片不可收拾。

徼天之幸,嗜抓之主死了。死得其時。抓手稍一放鬆,民族生命力又回來了。俗語所謂「蝦有蝦路,蟹有蟹路」,各求生路。於是才有了改革開放的可能,也從而開啟了什麼「硬發展」「軟著陸」之類的機會,造成眼前一片鶯歌艷舞的表面繁榮。但在這大樓石屎立、公路四向伸、高峽出平湖的後面,共產黨的危機依然存在,而且還在不斷加深。危機的原因多種多樣,根子只有一個,那就是:全是共產黨抓出來的禍。

中華的王朝統治,何以在世界上獨存數千年而不絕?應歸功於儒家的「正己之學」。每個人都要「正心誠意」「推己及人」,而統治者的學問就在於「其身正不令而行」。這就是中華傳統的訣竅,就是這樣簡單。一切事,反求諸己;碰到問題,先正己。否則,莫說在二十天內連發五道命令,即使五天之內連下二十道金牌又有何用?

「正己」和「抓人」 是兩種針鋒相對的思想方法和行為哲學。前者為長治久安之道,後者必走向暴政亂亡。共產黨之錯,就錯在這個根本上。但要共產黨「正己」,很難。這政黨本就不正,要正,豈非就得解散?話又說回來,真若悉心為國為民,把這為害已久的黨自我了斷,自行解散,豈非光燿千秋、嘉惠萬世的大好事?


(議報)(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