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期間:日本究竟從亞洲搞了多少黃金?


【倍可親網訊】   王選:必須討還被掠奪的財富

「山下黃金」的故事自1945年日本投降後,一直在民間流傳,在「傳說」與史實之間一直沒有得到學界和官方的澄清,美國作家西格雷夫夫婦用了18年的時間收集資料,追蹤案件,終於獲悉這批價值被認為有上萬億美元的財富的去向。

  這本叫做《黃金武士》的書一出版就引起軒然大波,並被翻譯成多國文字出版,目前中譯本已經上市,書中披露的史實史料令人震撼。部分學者自動加入到對 「黃金」的研究中。《財經時報》根據書中提供的線索,走訪了大量的專家、學者,並採訪到該書作者及組織編譯者,試圖揭示出故事背後的隱秘。

  史上最大黃金掠奪秘聞  

  二戰期間日本掠奪亞洲國家黃金揭秘

  一筆巨大的不可思議的財富,在二戰期間被日本從中國及其他亞洲國家掠奪,並在二戰之後,從日本人手中轉移給了美國政府,成為美國以某種隱秘方式限制異己勢力發展的政治資本,甚至是國際金融市場無與倫比的一股攪局力量。

  儘管日美兩國對這筆財富一直否認,但最近一本由對外翻譯出版社出版、名為《黃金武士》的書,卻讓它重新成為攪動整個世界的話題。

  如果書中所列「傳聞」或「史實」確有根據,那麼這筆財富將可能達到驚人的數以萬億美元之巨,考慮到目前全球GDP總和不過40萬億美元,那麼理論上講,能夠掌控和利用這筆財富,美國將可以不止一次而是十餘次買下整個世界。

  書中推斷,二戰之後,日本利用這筆財富與美國政府達成秘密協議,從而獲得了美國政府的信任和支持,並為自己戰後的發展贏得喘息之機。

  1945年二戰結束,美國宣布,無條件投降的日本已瀕臨破產,整個國家一貧如洗,然而不出20年,日本就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經濟神話,對於日本的這種迅速崛起是否利用了掠奪來的這筆巨額財富,已開始引發人們的種種猜測。

  真相究竟是什麼?這筆財富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具體數額又是多少?是否真如描述的那樣像天文數字般巨大?日美之間又是如何聯手利用和操控這筆財富?所有這些問題,儘管本報記者進行了大量走訪、查證,但結果都仍然是令人困惑的。顯然,這是一個應當動用國家力量加以探究的課題。

  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國內一些民間人士已開始就這筆財富向日本發起一場新的索賠運動。然而,現在的問題還不在於這場索賠運動最終能否成功,而更在於,如何阻擋某些國家利用這筆財富,通過全球金融市場,操縱全球經濟及政治體系,從而達到破壞發展中國家「和平崛起」的願望。

  目前正被熱炒的人民幣匯率問題已讓人產生種種聯想,聯想之餘,則是通過收集證據和設立各種防範手段,以阻止某些災難性後果的出現。

  一次民間的集體認定

  「絕對是存在的。要不然日本為什麼能在戰後迅速富裕起來?」國內著名對日索賠人士、 「歷史、人權、和平基金管理委員會」總監事王選這樣肯定地對記者表示。這位被認為足以令整個日本顫抖的中國女人堅決地說:「戰爭的目的是什麼?僅僅就是屠戮生命?控制財富才是最重要的。」

  王選說,以前她到日本人家做客的時候經常會看到日本人家裡的中國古代藝術品。「這些藝術品不排除有購買的,但是很大一部分我相信是侵略中國的時候掠奪的。」在從事細菌戰訴訟的8年時間裏,她去過的很多日本老兵家裡都發現有精美的外國珍貴文物。

  曾代理首次中國勞工集體訴訟案的律師孫靖也表達了類似看法。

  居住在美國的世界抗日戰爭史實維護會會長丁元,在越洋電話中依然激動地說:「這筆財富是絕對存在的,我碰到過日本人去菲律賓旅遊時偷偷地去尋寳。」

  據丁元掌握的資料,菲律賓的華文報紙《商報》的發行人余長根親眼目睹過掘寳事件,同時,香港索償協會會長吳溢興組織二戰期間受到掠奪的機構和個人,10年來不斷在向日本政府追討。當年日本軍隊搶劫後,三菱銀行等日本銀行開付的白條和沒有價值的軍票,許多人手上都還有。

  《財經時報》聯繫上《黃金武士》作者西格雷夫夫婦,他們向記者展示了他們通過18年的追訪,找到的數以千計的文件和對當事人數千小時的採訪。

  他們發現了日本二戰期間的「金百合」計畫,併發現了175個日本「皇家藏寳金庫」中的一個隧道的地圖。西格雷夫夫婦發現的這個藏寳庫地圖,上面標明瞭這個藏寳庫藏下了價值777萬億日元(按1944年匯率計,約為194萬億美元)的財寳。當然西格雷夫夫婦也表示,當時藏寳人為了迷惑世人,在相關數字後面多添或少添了兩個零,這就使得具體財富數額變為更大的迷團。

  關於這筆財富具體的歷史證據,便是1975年菲律賓前總統馬科斯「從其中一個藏寳庫運出了價值約80億美元的金磚」。

  「政府的緘默絲毫不能否認這個事實的存在!」西格雷夫夫婦告訴《財經時報》。

  中國經濟可能被摧毀?

  雖然這筆「黑金」的精確數字目前尚無法估計,但記者所接觸的絕大多數學者及專業人士都認定書中這筆「黑金」肯定是存在的。

  作者在書中提出「一個藏寳點就發現有大約價值數以萬億美元計的財寳」,對於這個數字的真實性,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貨幣理論與政策研究室的專家曾剛表示,「這個數字太龐大了,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黃金武士》的作者認為,這完全可以理解。因為,日本人非常系統地打劫的都是「擁有數千年文明歷史」 的國家。

  僅以中國為例,「八國聯軍」打劫的不過是中國「皇家」的部分財富,而對民間財富幾乎未動。但日本不一樣,從皇宮到民間,甚至各種存在於中國、控制大量財富的黑社會組織,幾乎全部被日本洗劫一空。因此,這筆財富之巨大,完全可以想像。

  西格雷夫夫婦認定的另一個事實是,這筆錢目前被美國政府秘密掌控,而且是用它作為顛覆所謂「共產主義政權」的政治基金。這種「非盈利」的目的,到底應當如何認識它的危害性,或許值得所有發展中國家,尤其是中國高度關注。

  對於這筆數目龐大得難以計數的「黑金」,儘管更多的人認為「理應歸還受害國」,但國內一些金融專家卻有著更為實際的想法。

  「從目前來講,期待日本主動歸還財物,可能還不大現實,所以我們現在應該注意的不是歸不歸還,而是應該弄清這筆巨額財富的存在對於世界經濟,尤其是中國經濟政治局勢會產生什麼樣的重大影響。」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金融學者表示,「冷戰結束後,發生在各個弱小國家的金融危機,都已證明,一筆足夠巨額的『熱錢』,足以摧毀一個國家的經濟命脈,從而使其部分甚至全部喪失經濟主權。」

  曾剛表示:「中國目前的GDP大約是13.6515萬億元人民幣,而2004年整個世界的GDP加在一起,也才只有40.8萬億美元,那麼可想而知,不誇張地說,這筆黑金是足可以買下整個世界的。」

  另有專家分析說:「如果美國想利用這筆錢盈利,那麼我們可以出臺一些相應的措施,使他們的盈利空間消失,從而避免經濟受挫。但是,如果他們以非盈利的目的將這筆『熱錢』輸入某一個國家,那後果將是災難性的。亞洲金融危機就是典型例證。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講,這筆『黑金』決不僅僅是經濟領域的事件,而更牽扯到中國乃至整個世界的政治經濟的安全。」

  專家表示,如果中國完全開放金融市場,這筆來歷神秘的「黑金」很有可能就會流入中國市場。那樣,中國的經濟體系就極有可能受到難以想像的衝擊。所以,《黃金武士》中所提及的那些內容,真正的意義其實恰在於此,這種可怕的後果,才是當今中國應該密切關注的問題。

  艱難的追查之路

  金融專家的觀點,或許能給相關歷史學家提供一個獨特視角,那就是除了歷史對證和經濟索賠外,更應該警醒這筆神秘的「黑金」對當下中國經濟和政治安全的潛在威脅。

  目前在美國和日本,尚沒有任何媒體對這筆財富進行報導和關注。從其自身利益角度看,這或許並不奇怪,但讓人難以理解的是,目前國內相關機構也並沒有展開對這一段史實的調查和研究。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編審卞修月,長期從事抗日戰爭人員及財產損失研究。他向記者表示目前國內相關研究還是空白,僅有浙江和廣東的兩名學者袁成毅、黃菊艷對浙江和廣東在二戰期間的財產損失做過研究。

  但是在袁成毅著的《浙江省抗戰損失初步研究》和黃菊艷著的《抗戰時期廣東經濟損失研究》兩書中,並沒有出現王選所期望的詳細條目。另一位學者孟國祥 1995年所著的《中國抗戰損失調查及對日索賠史略》一書中,記錄了日本從中國個別銀行、礦藏等地掠奪的數據,同樣缺乏對整個抗戰時期日本財富掠奪活動的研究。這些著作均沒有提到《黃金武士》一書中提到的「山下黃金」。

  「『山下黃金』目前還是一個傳說嗎?不知道,因為沒有任何的資料。但是,它有可能存在。」卞修月說,「也不是沒有資料就無法研究,但研究下去的難度很大。大陸和臺灣兩地資料的分散,大陸檔案資料的難以利用,已知資料中的複雜數據換算、單位換算、統計整合等都將是一個浩大的工程。」

黃金武士的真相

當日本快要投降的時候,菲律賓的一些島嶼上,一群勞工還在地下沒日沒夜挖著不知何用的隧道。幾天之後,成噸的黃金和財寳被運往那裡掩埋,永遠地掩埋。當那些工人剛要爬上地面的瞬間,一聲巨響,然後便是一片死寂。一切成為永久的秘密,只留下一個叫做「金百合」的傳說

  在戰爭中,日本軍隊慘無人道的暴行無人不知,但在歷史的塵煙後面卻還掩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當時,日本每到一處,都毫無例外地將那裡的財寳洗劫一空,這其中包括大量的黃金、珠寳,以及珍本書籍字畫和大量的藝術品。

  當日本快要投降的時候,菲律賓的一些島嶼上,一群勞工還在地下沒日沒夜挖著不知何用的隧道。幾天之後,成噸的黃金和財寳被運往那裡掩埋。

  兩名西方作者發現的驚天秘聞

  這一切本該在戰後歸還受害國的珍寳,從此被悄無聲息地掩埋在分散於世界各處的數百個藏寳點。美國和日本心照不宣地共同守護著這個秘密。為了掩埋證據,大量的知情者被殺人滅口,大量的資料被篡改或燒燬。

  有專家估測,正是這筆被稱為20世紀最大秘密並沾滿血跡的財富,使日本戰敗之後,並沒有在經濟上倒下,這些黑金也成為日本在全球政治格局中的一個重要籌碼。

  更令人難以置信的分析是,當美國知曉這一秘密後,並沒有主持正義而是參與分贓,用這筆至今已經難以估算的「黑金」操控著某些國家的政治經濟走勢。

  但這一隱藏極深的秘密卻被兩名美國作家發現了,他們隨後遭遇的便是秘密組織的追殺和淪落天涯的逃亡。

  斯特林和佩吉長期以來一直關注著中國歷史,他們曾因寫下《宋家王朝》而遭到追殺,又因寫出了《馬科斯王朝》而觸怒菲律賓政府。但是他們做這一切的目的卻只有一個,那就是「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

  為了真正揭開日本在戰爭時期從亞洲各國搶走珍寳的秘密,他們花費了18年時間,蒐集了大量證據,走訪了多個國家採訪證人。當他們把一切真相梳理之後,最終義無返顧地寫出了《黃金武士》一書。而這一次,他們激怒的卻是美國,更瘋狂的暗殺威脅隨之而來。

  險惡的「金百合」

  自從他們決定要將真相公之於眾以來,就一直受到來自各方的威脅與恐嚇,並不得不為此東躲西藏。至今他們仍隱居在法國山區。

  1984年,這兩位作者寫出了一部關於蔣介石夫人家族的書,名字叫做《宋家王朝》。那是他們第一本傳記類的作品。

  這本書所揭示的關於蔣介石及其家族的歷史真相,曾一度在世界範圍內引起轟動。這本書的成功也更加激起了他們對東亞尤其是中國歷史的好奇心,他們想瞭解更多的真相。為此,他們展開了一系列漫長而艱險的發現之旅。

  他們是在寫作關於菲律賓前總統馬科斯家族一書(即《馬科斯王朝》)的過程中,瞭解到一直流傳於民間的「山下黃金寳藏」一說的。

  他們被隱藏在這一傳聞背後的驚天之秘所震驚了。為了把真相調查清楚,西格雷夫夫婦開始了詳盡的調查工作。

  通過調查,他們瞭解到,馬科斯之所以能從一個本來一貧如洗的政客,一夜之間變身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就是因為這筆寳藏。

  他們多方尋訪的證據表明,二戰結束後,馬科斯與日本人做了一筆交易,並一起將大量從亞洲各國搶劫而來的黃金、珠寳和鑽石埋在了多個島嶼。

  調查過程中,他們找到了當初參與埋藏寳藏的工人並拍攝了數千張照片,同時為了證實證詞,他們甚至還找到了前CIA(中央情報局)的官員。

  那些黃金當中的一部分曾經被美國政府安排,用直升機運往瑞士等地。為了保證得到所有證詞的真實性,西格雷夫夫婦甚至尋找到了曾經把那些黃金運出國外的飛行員。

  「我們知道了許多關於山下黃金的事情,甚至知道了戰爭中他們將那些財寳埋藏的地點以及都有哪些人參與。但我們不知道裕仁家族在這個過程中到底做了些什麼。」帶著這個謎團,他們繼續工作,就在9年前,在寫作《大和王朝》的時候,他們找到了線索。

  日本將那些財寳的掩埋工作叫做「金百合計畫」。而天皇的兄弟秩父宮,就是「金百合行動」的負責人。裕仁家族的親自參與,就是為了防止財寳在埋葬過程流失。

  正當西格雷夫夫婦以為一切秘密都已揭開的時候,他們又一次發現了更為驚人的秘密。

  1945年,美國政府在菲律賓的許多島嶼上發現了那些被埋藏起來的從各國搶劫而來的黃金。從1945年到1951年,陸續發現的數量巨大的黃金和寳藏使美國政府改變了對日本的態度。

  華盛頓不再懲罰日本,不再要求日本政體改為多黨民主制,也不再要求日本向受害國道歉並賠償包括勞工在內的受害者,甚至沒有要求日本歸還搶劫而來的財寳。因為華盛頓已經決定要與日本成為「朋友」。

  1951年,美國訂下了「和平條約」,以證明戰後的日本已一貧如洗,無力進行戰爭賠償。就這樣,那些本該歸還的財寳被保護了起來,同時,日本以所謂顧問費的形式將大筆錢財給予美國政府。

  美國和日本聯手一起將這個20世紀最大的秘密永遠掩埋了起來。

  險像環生的探索之路

  斯特林和他的妻子兼助手佩吉在寫作、調查真相的過程中,所經歷的一切是常人難以想像的。

  他們為了證明一個證據的可靠性,會去多個國家採訪數十人,之後再翻閱大量的歷史資料和檔案,並把得到的一切與之對比,然後才得出結論。但因為他們所調查的事情基本上屬於各個國家的頂級機密,而且有的資料已經被一些權力人物私自篡改,可想而知,他們所做的一切是多麼困難與危險。

  為了得到一手材料,他們不得不與一些「政治騙子」週旋以求在他們談話的漏洞中得到蛛絲馬跡,也正因為這樣,他們的生命時常受到威脅。

  在他們寫作《馬科斯王朝》的時候,就遇到過類似的危險,而當《黃金武士》在一些國家出版後,電話遭到竊聽、郵件遭到監控。更為嚴重的是,他們開始接到死亡威脅。美國中央情報局一位官員甚至公開宣稱:「為了制止機密情報的泄露,必要時將派特種部隊到他們家。」

  這一切並沒有把他們嚇倒。他們從寫作第一本書開始就精確對待每一份資料。因為他們知道,只有掌握了真正的證據才能將真相告訴大眾。

  「我們為了確定某個人說法的真實性,就要採訪許多其他的人。而且我們經常要和一些職業的以及業餘的騙子打交道。有時候明明知道他們在說假話,但是我們也要和那些人週旋下去,因為有時他們一走嘴,就會有真話不知不覺被說出來了。」

  斯特林講了一個真實的例子。「有一次,我們採訪一位名叫蘭斯代爾的中央情報局高級官員,他可以說是一名職業說謊家。當他從中央情報局退休之後,我們採訪了他。因為我們和他都有一些菲律賓的朋友,所以在談話的時候他感覺到很放鬆,有時他會給我們講一些二戰之後在馬尼拉的趣事。有些故事很有趣,他覺得我們是很好的聽眾,有時就放鬆了警惕。有一次,在一段話即將結束時,他說,『當然,在小島那件事情之後一切都改變了。』」

  事後斯特林追問小島是誰,而蘭斯代爾警覺地將話題差開了。後來在調查中,他們得知小島就是山下奉文的助手,而正是這個小島告訴了蘭斯代爾山下黃金的埋藏地點。為了得到更多的關於那筆寳藏的信息,蘭斯代爾把小島從監獄中釋放回日本,並與他達成了秘密的交易。

「中國只要有兩個王選就能讓日本沉沒。」 美國歷史學家謝爾頓曾發出這樣的感慨。

  記者是在理想大廈的門口見到王選的,3個沉甸甸的包在她身上顯得分外扎眼。雖然在媒體的視線裡,她從來都是嚴肅的,但在記者的採訪過程中,她時常會流露出燦爛的笑容,並把這種情緒感染給身邊的人。

  《財經時報》:請談談你加入《黃金武士》編譯工作的情況。

  王選:該書的作者沒有挑選其他的人,因為他們很信任我,我們也是很要好的朋友。他們對我的語言能力和我的人格都比較信任。對於這樣的歷史著作,一定要忠於原著。我組織了南京師範大學南京大屠殺研究中心的一些朋友翻譯。我們是完全忠於原著,全部採用直譯,每一個細節我們都很重視。整個翻譯過程都令我們無比震撼。

  《財經時報》:震撼來自於哪些方面?

  王選:這本書揭露了一個巨大的陰謀,就是二戰結束時,日本並不像所宣稱的那樣破產了,而是在菲律賓埋藏了大量的黃金。這個寳藏的數量說出來是讓人瞠目結舌的。並且更嚴重的是這個秘密一直被隱藏著,而且這個罪行還在不斷被傳染,傳染到美國。這一大筆錢對美國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誘惑,美國沾手了,這將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恥辱之一。

  《財經時報》:書中提到的事實你有沒有產生過質疑?

  王選:我可以非常肯定的是,日本在二戰期間從亞洲12個國家掠奪了巨額財富,並搶劫了大量藝術品,可以說整個掃蕩了這些國家古老的文明。作者花了18 年時間追蹤採訪調查,我覺得相關結論可信度還是很大的。比如說寳藏,肯定是有的,而且可以查得出來。具體數額則還有待進一步的調查。

  《財經時報》:為什麼這個秘密直到現在才被揭開?

  王選:因為這關係到美國和日本的國家利益。

  《財經時報》:你認為這本書會產生預期中的影響嗎?

  王選:如果說這本書在中國都不能造成影響,那我會覺得這是一種極大的悲哀。

  《財經時報》:在翻譯完這本書後,你下一步工作將是什麼?

  王選:爭取官方跟作者取得聯繫,然後組織班子調查研究。拿出確鑿證據後向國際法院提出訴訟。搶奪的東西必須要歸還,我想這是每一個人所要知曉的道理。

  《財經時報》:對細菌戰的訴訟進行了8年,二審還是敗訴了,而追討被掠奪的財富將是一件更複雜的事,你認為希望有多大?

  王選:這是一個不該問的問題,搶奪的東西當然要歸還。我從來就沒有絕望過,如果我絕望了,他們就得逞了。

  《財經時報》:就你個人而言,你從事這些事情是為了什麼?這裡面需要大量花費,經費從何而來?

  王選:到現在為止我做這些事情是沒有工資的。現在比當初好一點的是,經費不用我自己拿了,我也沒錢拿出來了。

  現在政府有關方面給了我一個歷史和平人權基金會總監事的職務,但基本沒有實際意義。我讓一個朋友給基金會捐了50萬元,我的費用都是從這50萬元裡面出的,不用國家一分錢。好在現在國內的一些活動經費有企業給我報銷。我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到處跑了,跑的話有演講費。媒體找我去做節目,他們有的會給稿費。

  《財經時報》:這些年來,你已被公眾認為是正義的代言人,你如何看待這個身份?

  王選:我覺得做一件事情,一個要合法,還有一個是要合乎道德。如果不合乎這兩樣東西,我就會覺得心裏失衡,晚上睡不好覺,整天不踏實。我之所以敢在媒體面前講個不停,話很多,是因為我兩隻腳站在地球上,站得很穩。

《黃金武士》作者:我們要告訴世人真相

 這是一次獨特的訪談。作者隱居在法國的山區,只留下了一個郵件地址。和記者的筆談中,這位年近70歲的作者,仍然像一名鬥士,語言中充滿著激情。

  問:你最開始為什麼要寫作《黃金武士》?我想知道你的初衷。

  答:寫作每一本書都讓我們能夠更好地理解什麼是真相,也可以讓我們知道什麼是官方的宣傳和謊言。我們看到有些國家是如此腐敗和骯髒,所以決定寫這本書,要告訴人們真相。

  問:在你們蒐集證據的18年時間裏,有什麼組織或者個人給予你們物質上的資助嗎?

  答:我寫書的所得可以支撐我的生活。從1979年開始我就完全獨立了,開始靠寫作的所得生活,當然有時候錢會多一點,有時候會少一點,但無論如何都可以不依靠別人的資助了。

  問:我知道你們採訪了很多人,其中大多數都是某些秘密的見證者。我想知道,那些證人為什麼會相信你們並最終決定告訴你們實情?而你們又為什麼相信他們說的是真話呢?

  答:我要說能和佩吉這樣的人在一起工作是我的幸運。在調查方面,她很優秀。我們的書說出了一些國家及權勢家族的秘密,他們希望這些秘密永遠也不被別人知道。佩吉有她自己的辦法進入檔案館並找到證據。至於證人,我們知道事實永遠不可能絕對,但是你可以盡力接近事實,剩下的則要由讀者自己去決定了。

  問:如今《黃金武士》已經在很多國家發行了。美國政府和其他國家政府的反應是什麼?好像媒體很少有關於這本書的報導,而且據說你們的生命受到威脅。那麼美國讀者的反應又是怎樣的呢?

  答:美國政府利用很多方式控制著媒體。華盛頓封鎖了報紙和雜誌有關這本書的消息和文章。我們已經被警告不要到美國和英國旅行,他們會在我們的行李裡放毒品以驅逐我們,或者會謀殺我們並且讓那一切看起來像是自殺。所以我們無論去哪裡都非常小心。

  美國的讀者看完這本書之後,感到非常震驚。他們知道了華盛頓是怎樣欺騙公眾的。亨利.福特,就是
福特汽車公司的創始人,曾經說過,如果美國民眾知道了那筆錢的真相,可能會發生革命。

  其他國家並沒有找我們的麻煩。韓國的一家出版商在去年把它翻譯出版了,得到了非常好的反饋。世界上最大的一家西班牙語出版社也準備出版我們的書。中文版是最重要的,因為中國人是那場戰爭中受傷害最大的國家,那黃金寳藏中的大多數也是從中國搶去的。

  問:你們在書中所提到的黃金的數量實在是太龐大了。你們能肯定那數量的準確性嗎?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它足可以影響到世界經濟格局與體系的安全。

  答:沒有辦法知道這筆財富的數量到底是多少,美國一直隱瞞著。中國的一些專家認為,那是20世紀最大的秘密。我們可以肯定,我們所說的那些事實基本是準確的。世界經濟體系確實有可能因為這個秘密而崩潰,就像亨利.福特預言的,在美國可能會引起一場革命。

  問:我想知道你們書中的那些證人們現在怎麼樣了?他們安全嗎?

  答:書中涉及的大多數證人已因各種原因離世,剩下的少數也已接近生命的盡頭。我想他們的生活依舊是平靜的。

  問:最後說說你們日常生活的狀況吧。在我們看來,那充滿傳奇。

  答:佩吉和我20年來一直住在歐洲,多數時候是荷蘭和法國。但是我們經常去亞洲,我們的根在那裡。我現在68歲了,我想以後可能不會再有很多機會去旅行了。現在我們一直在山裡過著非常平靜的生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