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唯贏官司獲仨孩子撫養權 要帶他們吃烤鴨(圖)



中國前,韋唯跟三個孩子合影,她說,將來要讓孩子們自己挑選中國名字,但都要姓韋

為了三個孩子打了兩年國際官司的韋唯這回終於可以鬆口氣了,因為前幾天她剛剛接到瑞典當地法院的法律文件,文件內容顯示她的三個兒子的撫養權都將歸她。昨天,剛剛回京參加奧運倒計時晚會的韋唯在接受本報記者獨家專訪時高興地說:「我會盡快給孩子辦護照,好帶他們回北京吃烤鴨。」

記:那麼現在官司進行的如何?

  韋:就在兩邊都騎虎難下的時候,沒想到8日那一天的下午5點,都到了下班時間了,我的律師給我在當地的經紀人發來一封法院的函。儘管這是一個臨時法律文件(正式裁決要時間更長),但是上面已經顯示這場官司我打贏了,最終我贏得了三個孩子的撫養權。也就是說,我可以帶他們到哪兒去都行了。

  跨國婚姻官司難打

  記:當時的心情如何?

  韋:那還用說,當然心情好極了。高聲歡呼,和孩子們照相。孩子們好奇地問我為什麼照相,我回答沒啥,媽媽回到中國之後會想你們唄。當天我們一家人還有小阿姨都很高興,還喝了一點小酒兒。之後,我們還一起玩了一個媽媽和三個孩子的電腦遊戲,其中還有孩子長大之後媽媽最擔心什麼等等,很有趣。於是我考慮抓緊時間給孩子們辦護照。

  記:像這種官司,是不是非常難打?

  韋:不錯,就算是瑞典當地的女性要想獲得撫養權都是相當難的,更何況像我們這樣的跨國婚姻,尤其是對於我最不利的一點就是我不在那裡工作。事實上,從2003年11月28日到現在,這個官司總共開了四次庭,法庭為這件事組成了十幾個人的調查組反覆調查,打了兩年的官司我都已經快堅持不住了。到現在為止,他已經快半年沒來看孩子了,因為他認為孩子身邊不能有第三方監護人,如果有別人在他就不來。我想如果你真是愛孩子的話,你就不會在意孩子的身邊是不是有旁人。11月28日,將再次開庭,他希望取消第三方監護人,因為我不會經常在孩子們身邊,所以我堅決不會同意。(註:第三方監護人是瑞典當地的婦女兒童保護組織。)

  帶孩子們去吃正宗烤鴨

  記:孩子們有什麼反應?

  韋:老大剛聽說要辦護照,開始說要到亞洲的亞熱帶原始森林,第二天改口了說要去中國,他手裡拿著小熊貓玩具一本正經地說要給它去找媽咪。於是我對他說:「你說對了,這種動物只有在中國才會有,它的媽咪真的就在中國。」

  記:孩子們以前回來過嗎?

  韋:以前回來過,不過已經有兩三年沒有回來了,最後一次回來是2002年。

  記:這個判決算是終審嗎?

  韋:應該是終審了,不過正式的行文可能還得一段時間。不過不管有沒有正式行文下來,它已經意味著我可以帶著我的孩子們全世界到處走了,而且這回我可以放心大膽地干我的事業了。孩子們夏天的假期有三個月,我就可以把他們帶到中國來了,至少他們在這段時間裏中文會有很大長進,而且對於母親這種感情也會加深。

  記:孩子爸爸有沒有反應?

  韋:接到判決之後,孩子們給他們的爸爸打了電話。說他放棄了撫養權,他們就可以拿到護照了。在電話裡,他們的爸爸還在嘴硬「我沒同意你們拿護照呀。」對於判決他似乎沒有什麼大的反應,他可能也知道這樣拖下去也沒什麼意思。

  記:護照什麼時候下來?

  韋:最快要用兩個星期,爭取聖誕節前把護照拿下來,那時候孩子們放假我可以帶著他們回去玩。

  記:這次回來最想帶著孩子們去哪兒玩?

  韋:我已經計畫好了,他們最喜歡魚了,所以要帶他們去海洋公園;此外還要去天文臺、科技館,要是再有機會的話,還要去八達嶺野生動物園。老二喜歡吃烤鴨,所以我決定帶著他們去全聚德吃正宗的烤鴨。

  「要挾」孩子學中文

  記:作為三個孩子的媽媽,在平常的日子裡,你有沒有刻意地盡量用中文去和他們交流或者去講一些中國的歷史?

  韋:有點難度,平時他們和我一起一般都說英語,而且四歲之後他們幾乎一直在用英語對話,他只有對家裡不會說英文的人才說中文。有時候我還得去「要挾」一下,比如說你們要吃包子的時候,你們必須說或者寫出來「包子」這個詞的時候我才給你們做著吃。對於歷史你不能刻意地灌輸,那樣他們很難接受,但是我會找準時機去告訴他們一些東西。他們喜歡中世紀的戰爭遊戲,我跟他說中世紀的時候什麼人最厲害,他就是孫子。他寫的《孫子兵法》全世界都在學。因為孩子們總以為自己是美國人(事實上,他們的確是美國公民),我說就連美國最厲害的西點軍校都在拿它當教材。最有趣的是給他們講中國的禮儀--磕頭,因為他們知道過年磕頭給紅包。有一次,老三想要錢買什麼東西,大夏天就給我磕頭並對我說了許多好話,我笑著說磕頭是過年的事,你現在磕了我也不會給錢。

  記:你的三個孩子有中文名字嗎?

  韋:現在還沒有,老大叫賽明頓,老二叫雷明頓,老三叫文森。當然,我希望將來他們長大了給他們自己一個機會,讓他們自己挑。

  記:如果有,他們姓什麼?

  韋:當然姓韋。

  年底發行新專輯

  記:這件事情解決之後,你會放開手腳去做你的事業了。

  韋:當然,現在我可以隨意安排孩子們的假期了,而且孩子們的假期也可以就著我的工作。原來孩子們只能待在瑞典,連臨近的挪威、丹麥都不能去。我從丹麥下飛機,孩子們都不能到機場接我,儘管只隔著一個橋。就在爭奪撫養權的兩年間,我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孩子們在一起,因為我要讓他們相信,作為一個母親我有能力也有時間陪著孩子們。這次好了,三個月的暑假我可以一邊陪著孩子們,一邊工作。

  記:這兩年,你在瑞典都接觸了哪些世界前沿的東西?

  韋:這兩年我在斯德哥爾摩的時間較長一些,在那裡有世界上頂級的音樂製作人,就連麥當娜、席琳.迪昂、小甜甜等都在那邊製作專輯,前些天我剛剛接觸了麥當娜最近兩個專輯的製作人,與這樣世界頂尖音樂人的合作能使自己學到很多東西增加很多新鮮血液。此外,斯德哥爾摩號稱「設計之都」,在那裡有世界上頂級的時裝設計師。我的服裝設計是最近兩屆諾貝爾頒獎典禮的服裝設計者,我髮型的設計者是英國著名的時尚雜誌《髮型與美容》的編輯。

  記:在你的音樂上有什麼計畫?有沒有發行新專輯的打算?

  韋:我預計在年底發行我的最新專輯,這是一個由廣東一位製作人製作的、以中國神話為背景的發燒級的專輯,封面和造型都是西方設計大師完成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