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中國真的變了嗎?


中國變了,這好像是當今國內外對中國看法中唯一不引起爭議的。就我自己來說,生活在國內時,我隨時感覺到這一變化;出國在外時,也能體會到這一變化。於是,我也屬於那種隨時把「中國變了」掛在嘴邊的人,而且,也自覺或者不自覺地加入了鞭撻那些對中國的變化視而不見的各類人士。只是漸漸地,我發現「中國變了」這句話有些變味,到後來,我才感覺到很不是滋味。

中國真的變了嗎?哪些東西變了,哪些東西沒有變?當一位西方專家向我提出這個問題時,我就發現了問題所在。因為,經過仔細的思考,我才發現,中國其實根本沒有多大的變化,至少在我經常涉足的領域,例如政黨,政治體制和國家專政等等方面。

認為中國變化的人幾乎都把眼睛放在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上。一個外國人寫了一本傳記《江澤民傳--他改變了中國》,算是給所有認為中國變了的人點了題:中國不但變了,而且是中共總書記、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變化。既然這種變化是現在的政府領導下實現的,全世界民主自由的國家自然就無可奈何,都紛紛伸出雙臂緊緊擁抱中國共產黨。就連中國人自己,也都心安理德地繼續生活在專制制度下。

就在神六上天的時候,《南方都市報》刊登了一個數字,指出經中外專家論證,中國目前的現代化水平相當於英國1890的水平(是1890年,沒有寫錯)。這讓我很震驚,就又想起了另外一組數字。神六的技術是美國和蘇聯38年前的水平,中國的軍事科技和美國相差20到40年,但中國的生產力和科技水平則相差了半個世紀以上。中國每年的GDP都以兩個數字向上,但超過七億中國農民種田的科技含量仍然和四百年前沒有多少差別!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出訪乘坐專機波音747,全世界只有四個國家能做到,然而,中國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平仍然是世界上最低的之一,和另外三個有專用747專機的國家相差20倍。中國滿街都是小轎車,但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美國和日本韓國的牌子。城鄉差別之大已經是世界上少見的,佔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農民,幾乎有一半生活在貧困線上下。

當然,經濟上面的變化也不能視而不見,但全世界每個國家都在發展。中共十年文革錯過了最好的發展機會,現在只不過移去了他們自己強加在中國經濟發展上的阻力。這和他們讓人民富裕了根本打沾不上邊。臺灣也富裕了,而且比中國大陸富上好幾倍,哪裡可沒有共產黨。如果國民黨說,如果我在大陸,可以讓大陸都像臺灣一樣富裕,共產黨又怎麼說?這些今天不說,我今天要講的是不變。中共當局包括一些御用文人正是利用了經濟上的變,掩蓋了以下的不變:中國共產黨沒有變,中國的社會主義性質(政治體制)也沒有變。

一,「中國共產黨變了」。對於全世界熱愛自由和民主的人民來說,以德國人馬克思邪說奠定的共產黨組織肯定是惟一可以和納粹相提並論的。那麼既然中國共產黨變了,不管怎麼變,顯然都是好事。於是,當我自己在幾年前聲稱中國共產黨失去了信仰,成為一個「利益集團」的時候,我骨子裡也覺得「利益集團」總好過西方人發明的邪惡的「共產黨組織」。我想,正是基於「中國共產黨變了」的信條,全世界自由和民主的國家才那麼厚顏無恥地熱衷和中共當局打交道。同樣的道理,也正是基於這一推測,中國人民才熱切地盯住中南海,盯著黨中央,盼望他們和平演變自己,或者期待他們中的某一個明君勇敢地站出來……中國共產黨變了,變得不那麼共產黨了,不信,大家注意一下,胡錦濤訪問英國期間,在雙方會談中,幾乎沒有使用「中國共產黨」這個詞語。連中國共產黨自己也明白,在國際上「共產黨」一詞和邪教幾乎相同,所以就盡量少提「中國共產黨」一詞,讓國際繼續認為「中國共產黨變了」。

中國共產黨真的變了嗎?中國共產黨真淪落(或者升華)到一個「利益集團」嗎?我的結論是:中國共產黨在經濟大潮中確實成為一個利益集團,但在政治上,它一點都沒有變,仍然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共產黨」組織。無論從政黨的特點,還是從它自己的黨章,它都沒有變。它仍然是一個用槍桿子奪取和保衛政權的黨,死守一黨獨尊的專制體制,實行階級壓迫(共產黨國家裡的階級劃分為共產黨和人民兩個),壓制人民言論自由,把一黨之利強加於整個民族和國家之上。--那些認為中國共產黨已經改變或者正在改變的朋友,不妨把現在的共產黨與1949年的共產黨做個比較,看一看,除了「先進性」代替了「先鋒隊」,「三個代表」換下了「偉大、光榮、正確」之外,中國共產黨到底變在哪裡?

二, 「中國政治體制因為經濟發展已經有所改變」,「現在的政體已經不是社會主義」。這是我聽到最多的自我安慰。甚至一些西方的學者也在哪裡大放厥詞,說中國現在已經不是馬克思主義的政治體制,不是社會主義了。這實在是可笑,他們被上海的高樓迷惑了,結果連社會主義的基本特徵都忘記了。馬克主義的社會主義特徵當然有很多,但最主要的就是:共產黨領導下的公有制。聽起來很帶勁,實踐證明也就是:天下都是共產黨的「公共財產」。這一特點始終沒有變。有人做生意發財了,於是認為中國在搞資本主義,那是可笑的。不要忘記,在共產黨一黨專政下,你就算髮了財,包括你的一切甚至生命在內,都是黨的。社會主義公有制當然是共產黨一黨所有制,在這個體制下,全中國都是共產黨的。從共產黨領導,一黨專政,實行公有制這些方面看,中國目前的政體和1949年時候沒有多大差別。有人說,憲法通過私有財產保護法就能說明問題,那是意淫,因為你們忘記了中國目前憲法最重要也是壓倒一切條款的條款:共產黨領導,公有制!

我先提出這兩點,並不是因為我已經想得很清楚,而是感覺到以上兩個誤區對中國民主政治和運動的發展非常有害。例如,持「共產黨已經淪落為利益集團」的人(包括以前的我自己),他們會突然迷失自己,找不到自己要對抗的敵人。其實,我認為,中國民主政治要打倒的敵人始終是一黨獨裁的共產主義。共產主義英文是 communism--這才是我們要反抗要推翻要消滅的。不幸的是,當蘇聯解體後,西方越來越少使用這個詞語,他們認為自由世界和共產主義對抗的歷史已經終結了。這無異於說中國不是共產主義體制了,或者不是那個可以和他們抗衡的社會主義。結果是,中國人民孤軍奮戰,在地球上幾乎絕跡的共產主義體制下忍受熬煎。

當大家把共產黨當「利益集團」的時候,他們更多的是針對這個黨的黨員和個人,不再深入探討這個黨賴以生存的主義(-ism)。結果是什麼呢?這些年我出國聽到的進步口號也大多以某某人和共產黨(communist)為目標,這當然沒有錯,共產主義制度和共產黨人本來是一體的,然而,我認為卻有區別。例如,共產黨人可以退黨,可以成為推翻暴政的同盟軍,共產黨幹部中還有很多好人,出現過胡耀邦和趙紫陽,等等。但是,共產主義制度就不同了,是邪惡的,是不可能通過改良來「演變」或者「完善」的,是必須要消滅的。歷史也支持這一說法,迄今沒有一個共產主義制度能夠和平演變成為重視人權的民主自由的政體。

再說,以人為目標,我們往往會失去目標,因為,他可能退休,可能死了,又或者我們發現此人品德高尚,絕對不像美國總統一樣在白宮玩雪茄。這時,我們就失去了目標。其實,我們要反對的是那個制度,那個德國人發明,至今已經被全世界拋棄的社會主義制度。這個制度殘害中國很久了,這個制度和中國封建制度一脈相承,是該推翻的時候了。這個制度把中國人變成了魔鬼,這個制度造成了文化大革命,這個制度至今還在中國肆虐。

推翻這個制度是全中國人民的神聖責任,全中國人民不但包括覺醒的民眾,包括海內外熱愛民主自由的鬥士,也包括最終會覺醒並拋棄共產主義的前共產黨員們。

在經濟上,中國像世界一樣向前進了;在道德水平和社會風氣上面,中國正處於十字路口;在政治上,中國一點實質的變化都沒有,如果說有所不同,那只能說是共產黨與時俱進,翻新了花樣維持他們一黨獨尊、家天下的獨裁專制而已。(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