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孩月薪一千的薄薪生活


和所有大學剛畢業想留在北京的年輕人一樣,我放棄了回家鄉進電視臺的機會,選擇留下來,做一個小廣告公司的文案。 薪水不多,在我剛夠生活,不,生存。

薪水的大頭主要還是花費在房租上。東奔西走之後,總算租下了一套400元的一室戶。雖然房間是毛坯,地點也太偏了點兒,但總算是在地鐵終點站,好歹咱也是「 沿線一族」了。

沿線一族的上班速度是可以保證的,但是代價不菲。每逢加班到晚上10:30的時候,我就會像一隻准點的報時鐘,「叮噹」之後,拿起包就走。最後一班地下鐵,在很多文藝片裡,這是愛情邂逅的浪漫之地;於我,它是3元和30元的分界線。

溫飽問題,倒沒有想像中那麼嚴重。如果要求不高的話,公司中午提供的5元錢盒飯,兩葷兩素一個湯,還是很正常的每天一餐。早飯是忽略不計的,晚飯是隨時隨地可以解決的。所以,就算我沒有在「生活」,可我的確是在「生存」著。

我25歲了,多麼美好的年紀。15歲的時候,躺在中學宿舍的床上,和室友說,25歲的我們一定是非常漂亮的,男朋友應該是一個英俊的年輕男子,而我們自己應該是穿著漂亮的高跟鞋,每天去美容院美容的美麗女子。

現在,我25歲了,還在這個叫「北京」的城市裡漂浮,不知道還要漂多久,也不知道哪裡是終點。這個城市的美容院到底有多少,健身中心到底是哪家好,我真的不知道。每天,我只路過它們,但是從不進去。

在這個城市裡,通常來說,去好影院看一次電影80元,去一次茶坊50元,在飯店吃頓最普通的飯120元,出租車10元三公里起步價、晚上11點以後還要漲錢,一件艾格的襯衫不打折至少也得100出頭。而我的薪水,只有一個1加三個0。

那一天,在租來的小屋裡,吃著康師傅速食麵,看大學時讀過的《等待戈多》,我忽然覺到了一點幸福。雖然目前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但是,我想,明天不就像那個傳說中的戈多,在被我無限等待著嗎?無論它是否會到來,但是--希望在明天。

和一個舊日同學一起聊天,我們坐在路邊的欄杆上,漫無目的地看著眼前經過的一輛輛寳馬和奔馳。他忽然問我,現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麼?我想了想說,搬個住的地方,房間實在太小又沒暖氣。我說你呢?他說,不知道,但我想劫持那輛寳馬。我哈哈大笑,但是有一點難受。幻想過理想中的生活嗎?他又問我。我說,有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通過它能賺到錢。可以不用很多,但是不用再為了生活而精打細算,太累。禁止一個20多歲的男孩兒渴望愛情,與時時提醒他每個月微薄的收入,哪一種更殘忍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