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女研究生含淚寫下支教日記


南京大學131名學子已連續7年組成西部支教支邊團赴寧廈、西藏、陝西進行「文化扶貧」,累計幫助貧困生兩萬餘人,捐贈衣物、文具3萬餘件,並通過各種方式的宣傳,籌得教育捐款44萬元用於改善當地教育條件,將汗水灑在了黃土高坡和世界屋脊的課堂上。本月13日晚,賈陳亮、王小文、周媛等10多位「學生老師」代表走上講壇,講述他們的支教生活,激起強烈反響。其中俞露敘述的6萬多字的《俞露日記》片斷,以真實細膩的情節讓師生們受到震撼……


俞露是南大商學院經濟系碩士研究生,和她的學友們在隆德生活了一年,現在陪伴在她身邊的記錄西部支教生活的4大本日記,成為她最看重最珍貴的精神財富。日記中的部分內容,她發到了網上,引來不少人的跟帖和共鳴。她真誠地對學友們說:「當我回到原有的生活軌道上,開始我新的生活時,我發現,我作別的那個地方,有我摯愛的學生,有我生命中最壯麗的青春之歌,那份愛與被愛已難以割捨。」


初到寧夏隆德,「魚漏斯」被娃們給急哭了

去年8月,俞露和她的學友坐著火車緩緩離開南京站的時候,她的視線是模糊的。俞露的支教地是寧夏隆德縣二中,隆德嚴重缺水,自然條件惡劣,經濟十分落後。


「老師」在隆德的方言裡叫「漏斯」,而俞露的姓,被娃娃們念成「魚」,就這樣,她有了這個帶有鄉土氣味的名字--「魚漏斯」。俞露渴望把自己的知識傳授給這些學生,很用功地備課。但沒幾天,「魚漏斯」卻被娃們給急哭了……


【日記摘錄】2004年9月6日星期一晴「從這一天起,我成了65個娃的『魚漏斯』。我帶的初一(6)班的學生大部分沒有接觸過英語。很榮幸,我成了他們的英語啟蒙老師,我也憋著一股勁,想把他們帶出個好成績來……」


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多云「……從ABC開始,我手把手地教。但10多天過後,娃娃們的新鮮感過了,上課便開始注意力不集中,回家更是不記不背,把我急哭了。今天課堂上,後面那幾個高個男娃又在搗蛋不好好聽了。一怒之下,我在課外活動時把這幾個娃叫到辦公室,連批評帶鼓勵說得嗓子都變了音,可這幾個娃就是低著頭不吭聲。『算了,都放鬆放鬆,我們說點好玩的,難得和老師聊聊天嘛。喜歡打球嗎?』『喜歡。』終於有人開口了。『喜歡哪個球星啊?』『姚明。』『喬丹、艾弗森、奧尼爾喜歡嗎?』『呀,老師,你看NBA啊!』幾個娃的眼睛開始放光。『還是姚明最棒!他是我們中國人的驕傲!』『那你們想像姚明那樣嗎?』『那當然,我們還想打到NBA去呢!』『你們不好好學英語課,以後怎麼去美國打球呢?』『這個……魚漏斯,我要好好學英語,去NBA打球!』『太棒了,學好英語,改天老師陪你們打。』……」


【俞露旁白】打那以後,這幾個娃乖巧了很多。平時,我還常領著娃娃們打球,並大聲地重複著課本上描述一場球賽的簡單句型。他們當中的一個娃學得很不錯,在期末全校的英語風采大賽中,演講得了第3名。

寳桃的眼淚與微笑,讓「魚漏斯」受到震撼

萬寳桃是俞露班上個子最高的一個女生,臉上有兩塊很明顯的「高原紅」,永遠都穿著一雙暗紅色的布鞋。


【日記摘錄】2004年12月9日星期四晴「……寳桃拿著書小跑到我跟前,緊咬著嘴唇,不說話。『怎麼了寳桃?』『我……』只見娃娃的眼淚唰地下來,『別哭,有話慢慢說。』『魚漏斯,我笨,我……我沒聽懂,嗚……』『不哭啊,沒關係,老師再給你講一遍。』今天一上課我就開始注意寳桃的眼睛,盡量放慢速度,讓大多數娃娃都能跟得上……」


2005年1月11日星期二晴「……今天晚自習前,我走進了寳桃的宿舍。在窗台上,我看見幾個黃黃的饃饃,那就是娃娃們每頓吃的東西。那是怎樣的饃饃啊,硬得能捏出粉來,乾澀無味。娃娃們告訴我,就這樣的饃饃,她們每頓只吃半個,也就是一天一個。鄉里娃是從來不吃早飯的,我有個學生每天只吃頓晚飯。『餓嗎?』『不餓。』娃娃們笑著,我卻一點都笑不出來……突然想起一次作文佈置的題目是《成長中的煩惱》,有個娃娃寫道:『成長中最大的煩惱是,常常覺得餓。』」


【俞露旁白】我在震撼中度過每一天,感到更加有責任教好這些學生。第二學期月考後,寳桃給我寫了一封信:「……雖然這次呈現在你眼前的那份考卷不是那麼理想,但我向您保證,我一定要更加刻苦,以黑夜為伴,以晨曦為友,在下次考試中,給您交一份理想的答卷,也給自己一個心靈上的安慰……」


家訪的路很漫長,這些娃何時能走出大山

俞露注意到晚霞這個娃,除了因為她成績優異,還緣自她的兩篇日記。

【日記摘錄】2004年12月17日星期五晴「『……今天終於回家了,可進門時,我看見媽媽在哭,原來我們家的驢病了。驢啊,你為什麼病了呢,我們一家還都要靠你做活呢……想到這,我也難過地哭起來。』驢病了,一家人在哭,這是我此前不能想像的。我現在知道的是,在這樣一個家庭,一頭驢抵幾個人用。」


「晚霞還有一段文字讓我心酸,『上個星期,我看見同桌在吃泡泡糖,我也饞了。這個月省下的1毛錢,我已經在手裡攥了好久,我終於和同學一起到門口的小店買了一塊,真甜呀。可是這個週末,回家看見媽媽操勞的背影,我哭了。我跪倒在媽媽面前,『媽媽我錯了,你打我吧,我亂花錢了……』我決定去晚霞家家訪。走過很長的一段山路,推開一扇滿是裂縫的木門,我來到晚霞家。晚霞媽摸著晚霞的頭,嘆了口氣,『現在就剩這個小的了,今年考上二中到現在一直就在愁學費。算計著晚霞回家的日子,俺們會早早地賣掉一小袋口糧,把孩子回去上學的飯錢給備下。』晚霞媽還說,她胃疼得厲害,娃她爹說去買盒藥。她想著家裡就剩幾塊錢,還是省省吧……」


「臨走的時候,晚霞媽硬留我吃晚飯。桌上有一碗白菜,一碗雞蛋,兩碗米飯。晚霞告訴我,她們家平時就是饃饃、洋芋和白菜,最高興的是媽媽做米飯,雞蛋是過年的時候才能吃到的。在回學校的路上,我心里特別沈重。娃娃,你什麼時候才能走出大山呢……」


【俞露旁白】一次次的家訪,讓我感受到西部貧困家庭的孩子,多麼需要幫扶。我和同學們來到這裡支教,就是要讓山裡娃看到希望。

南京日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