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鳴》社論:歲尾年頭的驚雷


二○○五年過去了。這一整年,有兩場大運動同時在中國這個運動場上進行,一個是「保先運動」,一個是「退黨運動」。「保先」是中共中央發起的官方運動,全稱是「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目的是「增強」黨的執政能力。「退黨」是中共黨員自發形成的「民間」運動,原因是看透中共,退出邪惡,以保清白。

這兩個運動的起因或出發點其實都是一個:共產黨的腐敗。胡錦濤想挽救這個腐敗的黨,所以要「保先」。退黨的人是看透了這個腐敗的黨,所以和它一刀兩斷。兩個運動針鋒相對,互相競賽,一年過去了,勝負如何,尚未分曉,不過各自的記錄都在不斷刷新。據報導,退黨人數已經超過六百萬,正往七百萬上攀升。「保先」方面,執政能力也一天比一天「增強」,最新的記錄當推汕尾開槍,這是「六四」之後中共製造的又一次血案,其「強度」大大超過十六年來所有暴力鎮壓群眾的記錄。「保先」成績年終評比,廣東一定穩拿金牌。

按傳統民俗,中國人過年愛放鞭炮,所謂「爆竹一聲除舊歲」就是常見的春聯用語。今年這歲尾年頭的「爆竹」自然是汕尾的槍聲了,它已引起全世界的注意,使凶手成為過街老鼠。不過比那槍聲具有更大震撼力的,是十二月十二日高智晟律師寫給胡錦濤和溫家寳的公開信。人們常把震驚四座的發言叫作「放炮」,高律師這封公開信應該說是放了一個「大炮」。它第一次把中國最大的受難群體法輪功所遭受的千古奇冤和駭人聽聞的迫害正式擺在中國最高當局面前,義正詞嚴地要求他們立即停止這種反人類的罪行。這封信所揭露的血淋淋的事實,任何人性未泯的人都不忍卒讀!在中國境內,在中華民族繁衍生息的土地上,千千萬萬善良的中國同胞,只因為信仰「真善忍」這些美德,就要受到肆無忌憚的酷刑折磨和恣意虐殺!

殘害人身的暴行,哪個國家都有,並不稀奇,稀奇的地方在於:這種行為在任何文明國家都是嚴重的刑事犯罪,必須受到法律的懲罰;而在社會主義的中國,這種暴行是由國家機關實施,而受害者反倒成為「罪人」!

人類社會自從出現了國家,不管是實行專制制度還是民主制度,也不管它的法律是否公正,統治者總得保障守法民眾的生命、財產和安全,這是任何當權者不可推卸的責任,也是這個社會得以正常運作的起碼條件。如果某個統治集團連這一點都做不到,它便沒有資格繼續存在下去。然而今天的中國就出現了這種反常情況;國家機關本身在犯罪,國家機關本身在踐踏自己的法律。「六一○」系統已經成為中國土地上最大和最可怕的犯罪黑幫。它有超出一切法律規章和道德底線的特權,可以對和平守法的公民任意綁架、囚禁,任意施加酷刑,其殘暴程度和無恥程度,不但超出了「人」的界限,而且連野獸都不如。野獸獵食當然是殘忍的,但它不過是咬死獵物把它吃掉罷了。多麼凶猛的野獸也不會去侮辱獵物,不會故意讓獵物延長痛苦求死不得。然而「六一○」的警察和獄卒卻以殘暴折磨法輪功信徒為樂事。這些喪盡人性的惡棍,本來按照中國的法律都是十足的罪犯,然而卻都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工作人員!

世界上有哪個國家能把這些十惡不赦的暴徒,叫作國家工作人員?只有堂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能出現這種不恥於人類的醜惡現象!

高智晟律師以滿腔憤怒揭開了披著人皮的「六一○」匪幫的真面目,把他們的滔天罪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並且向胡錦濤和溫家寳發出緊急呼籲,要求他們立即制止這種罪行。

這封信是在這樣一種假設的前提下寫的:即胡溫對「六一○」的罪行並不知情。但是不管胡溫知不知情,這封信都是滿腔赤誠給他們指出一條正路。中國當局已經被江澤民「消滅法輪功」的罪惡決策引到背離人類文明的絕路上來了。立即剎車,改弦更張,此其時也。如果繼續裝聾作啞,一任事態惡化,那就是把這樁反人類罪攬到自己身上,智者不為也。

不管胡溫怎麼反應,高律師這封信都是促使中國從野蠻回到文明大道上的醒世警鐘。把它叫作「大炮」其實不夠,這封公開信應當是二○○五年歲尾響徹中國上空的一聲驚雷。

《爭鳴》2006年一月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