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向》雜誌:胡錦濤指示隱瞞松花江污染

2006-01-05 22:40 作者: 傅清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慣於以「善意謊言」向人民隱瞞真相,封鎖資訊,一切等待最高當權者的批示。獨攬黨政大權的胡溫,遇事只管拍板,事後又只想找下邊當替罪羊。一個政治家、一個統治集團、一種政治體制,用撒謊成性來代替政治責任,結果必然眾叛親離,最終也難免要在謊言中走向自己的滅頂之災。

中國至今是環境污染最嚴重的國家之一,也是給世界環境造成最大災害的國家之一。胡溫政府上臺之後,曾經努力要把這種經濟發展的沈重代價完全推給江朱時期單純追求GDP的經濟方針和不負責任盲目追求利潤的地方政府和企業。但是就在胡錦濤以紀念胡耀邦大樹親民形象,企圖為他提出「和諧社會」一週年劃上圓滿句號的時候,十一月十三日松花江發生了重大的水污染,隨著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雙苯廠化工車間發生連續爆炸,一百多噸巨毒苯類污染物傾注到松花江中。

新華社十三日當天就及時報導了吉林石化公司的爆炸,並借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黨委副書記、副總經理鄒海峰之口稱:爆炸發生之後,對大氣污染情況進行了即時監測,結果表明沒有造成大氣有毒污染。

十四日新華社繼續報導吉林爆炸:十三日吉林市迅速啟動突發事件應急預案,被疏散人群已於下午回家。還報導十四日上午吉林石化公司組織召開公司視頻會議,公司總經理、黨委書記於力和公司副總監白世林向公司上下通報了事故情況。新華社報導根本不涉及污染。

此後大陸媒體一片沉默,連續八天,彷彿吉林石化的爆炸事件已在恢復生產中「結束」。

中央政府無人敢負責 要等胡錦濤拍板批示

胡錦濤於十一月八日出訪歐亞四國並要參加釜山上APEC會議,吉林爆炸發生時,他訪興正酣,正在西班牙下榻的國賓館會見中國的老朋友、國際奧會終身名譽主席、中國-西班牙論壇西方主席薩馬蘭奇。

在任何法制國家,如果遭遇重大災情一定需要國家元首拍板,會及時通報,元首也會視情況決定是否終止訪問,提前回國,但世界通常的慣例永遠也不會適用於一黨專政的中共,胡綿濤一定會像個沒事人一樣完成他的訪問。

沒有資訊證明中國政府是否及時把吉林石化爆炸造成的重大污染通報給胡錦濤,如果沒有通報,屬於總理溫家寳的嚴重失職,應追究溫的責任。中國政府的作法是先向人民隱瞞真相,封鎖資訊,一切等待胡錦濤拍板。

十四日吉林已停水一天,隨後開始釋放上游水庫中的水稀釋污染,十七日松原市也開始停水(一直停了七天),十八日,吉林省政府口頭通知從松花江取水的企事業單位和居民停止生活取水,並對工業用水採取預防措施,環保部門通過增加檢測點位元和監測頻率,加強對松花江的檢測,硝基苯已達一百0八倍,苯超標二十五倍。隨毒水臨近吉林與黑龍江兩省交接緩衝區,吉林辦公廳和吉林省環保局於十八日也將水污染的資訊通報給黑龍江省政府和環保局。

黑龍江省立刻與國務院聯繫,尋求指示,沒有得到回覆,也只能採取吉林方式向地方政府和沿線受影響的企事業單位通報。

十九日下午胡錦濤從釜山飛回北京,他處理的第一要務,不是準備迎接晚上到達的布希總統,而是處理松花江的重大污染,胡錦濤的批示是:松花江沿途要完成一級戒備,哈爾濱沒有完成之前,不得公布污染實情。

張左己「善意謊言」泄密 中青報等帶頭質疑

接下來是數萬武警部隊向哈爾濱開拔,正是胡錦濤的批示,使得近四百萬人口的大城市哈爾濱一時謠言四起,地震一說不脛而走,飛機票、火車票一搶而光,二十一日之前,著名的哈爾濱工業大學已經停水了,幾萬名學生沒有水喝,全市立刻掀起搶購瓶裝水的風潮。二十一日晚上哈爾濱市向全體市民發了一個《關於對市區市政供水管網設施進行全面檢修臨時停水的公告》,宣布全市停水四天。省委副書記、省長張左己第二天下午在省市四百人幹部會議上,這樣對手下解釋: 「當我們收到十八日的報告,我們即刻採取了措施,我們必須計畫最壞的情況,而不是最好的。如果我們不停水,群眾也許喝它,誰來承擔責任?」

二十一日下午五點,黑龍江省省長張左己與省委書記宋法棠從深夜十一時半開始,一直同國務院熱線聯繫,一是隨時報告哈爾濱全市佈防情況、二是等待北京向俄羅斯通報的批示。直到午夜,北京指示到達,張左己立即告訴手下「準備應付一個相當於地震或禽流感爆發的災害」。

二十二日凌晨二時,哈爾濱市按照北京批示發布了第二個臨時停水公告,公告稱:「二00五年十一月十三日中石化吉林公司雙苯廠車間發生爆炸事故,據環保局部門監測,目前松花江哈爾濱區域段水體未發生異常,但預測近期可能受到上游來水污染,為確保市區內人民群眾和機關、企事業單位用水安全,市人民政府決定市區供水網臨時停止供水。為此,自十一月二十二日二十時左右,市區市政供水網將臨時停水,停水時間為四天。」新華社發了一字不差的消息。這就是後來張左己說的:「在中央支持下,十個小時,我們就糾正了這善意的謊言,向群眾發布了真相,得到群眾的諒解。」

新華社的消息引發了中國媒體又一次出現曇花一現的鬆動,中青報、財經雜誌帶頭對中石油、吉林省、黑龍江省、環保局提出質疑。

二十四日是關鍵的一天,國家環保局召開新聞發布會。中宣部通知媒體停止追蹤報導松花江污染,一律得以新華社報導為準。

溫家寳又做親民秀 「瞞報」乃瞞下不瞞上

中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大慶石油管理局局長曾玉康受中石油委託,向黑龍江省深表歉意。緊接著吉林省副省長、吉林市委書記矯正中一行趕赴正在松花江污染水段作戰的黑龍江省,就此重大事件表示慰問和歉意。

責任部門、利益集團、地方政府一起搭臺,中央政府的「親民秀」已萬事具備了。

二十六日,污染水段剛流過哈爾濱市,在SARS期間,曾鼻涕一把淚一把的總理溫家寳在事發半個月後,終於來到了哈爾濱,他先視察武警完全控制的自來水廠、到超市與百姓見面、最後還來到松花江邊。

二十七日喝過哈爾濱第一口自來水的省長張左己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被追問為什麼松花江水污染十天之後發布檢修自來水設備的公告?他回答:「等待中央的指示和決定,我們講了善意的謊言。」香港鳳凰臺網站上午發布了詳細消息,好幾處「等待中央的指示和決定」十分醒目,但下午網頁就被刪改,只剩下「善意的謊言」。

看來吉林與黑龍江的「瞞報」,是瞞下不瞞上,做的無責可問。

此後「哈爾濱水危機,看來說真話的力量無窮」,「國務院工作組到現場處理松花江污染問題,市民生產生活正常」一派歌功頌德之聲響起,二十七日晚黑龍江省竟然搞了一臺慶祝勝利的大型文藝演出《水之情》,可惜水有情,人無情,晚會還沒落幕,黑龍江國營七臺河煤礦發生爆炸的大礦難,一百七十一名礦工遇難。

當今胡溫倡導的「科學發展觀」,對付礦難、突發事件,管制媒體都有一整套辦法,礦難和水污染不准聯繫、不得比較,一碼歸一碼,最終目標就是找出 「責任人」,趕快劃句號。最忙的中央官員不是胡也不是溫,而是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局長李毅中,天南海北擔任國務院調查組的組長,縱有孫猴子的分身術,怕也忙不過來。

松花江污染事件處理 和處理SARS同出一轍

進入十二月,國家環保局局長解振華辭職獲准,緊接著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總經理、兼黨委書記於力被撤職,任憑毒化物瀋入江底,滲入沿岸土壤和植物,任憑滾滾的毒水繼續北流,流進俄羅斯遠東地區,最後流入獵人海和日本海,這場空前的環境污染在中國國內實際已經劃上了句號。

比較松花江污染與0三年SARS處理,何其相似,簡直是一個臺本,一個導演,只不過換了演員,調動了兩個場景,當年撤張文康、孟學農在前,歌頌白衣天使在後,深入疫區的胡溫,因此博得了個「新政」美名。現在下了臺的孟學農整天呆在北京音樂廳旁邊的小辦公室裡當南水北調小組副組長,沒事幹。張文康是江澤民的嫡系,可孟學農卻是地道的團派。可見胡錦濤找替罪羊也顧不得是不是自己的人了。此次再按同一腳本演戲已經頗感吃力了。君不見到處流淚、哭也哭不過來的溫總理,此次到了松花江邊已經哭不出來了。

一個遇到天災人禍造成的重大突發事件,首先不顧人民的死活,封鎖新聞網路,剝奪人民的知情權,只想用武警軍隊對付人民,維持局面的政府,怎麼能贏得人民和國際社會的信任呢?

中國有一個民間故事,一個牧羊童,總愛撒謊,愛喊「狼來了,狼來了」。第一次喊人們都相信了,都來幫助他。第二次喊,仍有人相信,還來幫助他,等到第三次狼真來了,已無人相信他。中共政權就像這個撒謊成性的牧羊童,總要在謊言中走向自己的滅頂之災。

陝北油田案進入尾聲 替罪羊並非「順毛驢」

令海內外矚目的陝北油田案,已進入尾聲,對最後一位民間投資代表的審判,一推再推,因法庭前支持者數千人,一直不敢開庭。政府和中石化收回的五千口民間投資的油井中,只有三十六口沒有賠付,現在已按照一比三、一比四的高價賠償。對已賠償的四千九百多口井,也一家一戶按照現在的標準補賠,政府行事十分低調,只怕再引起大規模群體事件。

處理油田工作組組長,陝西省常務副省長趙正永公開講:陝西省委、陝西省政府在陝北油田事件中已元氣大傷。

這位地道的陝北人,私下裡罵得更凶:他媽的X,狗日的,剛當上了常務副省長,沒想到遇到這慫事!我現在不知道有幾個中央?當年抓人是中央讓抓的,說,必須抓!讓我們頂住!頂住!還讓我們自己找理由。現在讓放人,又說必須放!也讓我們自己找埋由。哎呀!現在共產黨狗日的弄不成了!

因陝北油田案而下臺的前省委書記賈志邦說:「油田是我這輩子幹得最後悔的一件事。哎呀!現在老百姓已經不是老百姓了!」這位前省委一把手現在擔任民政部常務副部長,十二月初,中組部下令讓他到國家林業局當局長,賈志邦不願意去,結果中組部一副部長親自到民政部找他再傳達調令,賈志邦說:「到林業局與我專業不對口。」結果引得周圍哄堂大笑。賈志邦本來就是大老粗,中組部副部長反問:「哪個專業與你對口呢?」想了一下又說:「你不是當過『山川秀美工程 』領導小組組長嗎?這和國家林業局很對口呀!」當年江澤民到榆林搞調查,提出了個「山川秀美工程」,賈志邦立刻落實,親自擔任領導小組組長。中組部通知賈志邦下星期必須到林業局上任。

接替賈志邦現在擔任陝西省委第一書記的是原蘇州市委書記陳德敏,出身大學教授,公認的國際視野和改革意識超一流的中共幹部,現在也陷在陝北油田的泥潭裡。

獨攬黨政大權的胡溫政權,遇事只管拍板,事後又只想找下邊當替罪羊,看來替罪羊也不是那麼容易找的,腐敗官場沒有幾個「順毛驢」。

《動向》雜誌2005年12月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