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應該知道的日子


六十五年前的今天,一位美國總統說,人,應該擁有言論的自由,崇敬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以及免於恐懼的自由。其背景是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羅斯福總統面對的是第77屆美國國會,目的是希望租借法案得以在國會通過。

也許,當時的「恐懼」的確針對的是那些飽受戰爭之苦國家的民眾而言的,換言之,恐懼是來源於一國之外的。似乎對於和平時期來說,也就不應該存在恐懼了。但是如果在某些場合,恐懼產生於一個國家本身的國家機器呢?而不巧的是這樣的國家機器又完全掌控在一個習慣了血腥獨裁的政黨手裡呢?

經過這許多年,恐怕沒有幾個蠢貨會繼續相信什麼人民民主專政了,所見所聞都匯結成一個事實,從一開始就是共產黨一黨獨裁專政而已。人民?不好意思,你貴姓啊?以前,殺光你全家,只要安個反革命的帽子就行了,現在更省事,弄死你,然後直接當你沒有存在過,死再多的人也沒問題,保證報紙上一個字都不會提。

我並不信神,但我的確在祈禱下一個被殺的不是我。我沒有天天俄肚子,但我仍然渴望能偶爾讀到一兩篇真話,哪怕是半年一年,哪怕是一篇兩篇。說到匱乏,相信在這裡上過網際網路的人都有體會,真相,在這裡是最匱乏的東西。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所有與輿論相關的事物在這裡都被列為特種行業,受到嚴格管制,多重管制。而經過這麼多年的訓練,國人也的確「合格」了,不信可以和普通民眾嘗試著談論一下自由這東西,你會驚奇的發現,當今的中國人談起自由通常有兩種反應,其一者,會跟你說沒有絕對的自由,沒有絕對的集中云云,還會進而告訴你西方式自由、民主也是有種種弊病的(好像這世界上存在過什麼中國式民主自由似的);其二者,你會更加震驚地發現,當談起民主自由的話題的時候,他們居然只會和你談賭錢和嫖娼!這暗示著只要他們能明的暗的接觸到賭和嫖,他們就覺得自己是身處一個「自由」的國度。很明顯,所有的觀點都是被蓄意誤導過的,我是個愚鈍的人,我真的想不起來除了中共還能有誰應該為此受到斥責。它剝奪了民眾接受真相的權利,又不允許任何有關它不喜歡的事物的探討。

剛知道怎麼上網的時候,也不覺得自由有什麼具體的含義,沒多久一次又一次的封鎖升級,才漸漸知道,原來自由就是看中國網頁上的活動小時鐘,自由就是古狗的網頁快照,羅斯福總統肯定不知道這些東西是什麼,但對於我們這些生活在恐懼中的人們,哪怕這些也都是被剝奪的自由。

2006年1月6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