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邪教運作設女色圈套 滅人倫手法卑劣圖搖控國際


近日,日本媒體報導,日本駐上海總領事館一名40來歲館員,去年5月在總領事館內上吊自殺,他留下的遺書指稱,中國情報人員脅迫他泄露外交機密,因無法出賣國家而走上絕路。其實,該位日本駐中國官員的遭遇,只要細心留意,會發現例子比比皆是。從資料整理過程中,令人驚嘆的是中共如何有系統引誘外國人在女色的圈套中,逐漸走上了出賣自己國家的不歸路,問題之廣泛性應足以引起外國政府關注,並應對其駐中國官員或旅居中國的公民提出告誡。至於對境內的公民,「嫖妓」、「養情婦」等是中共常用的手段來處理政治問題。而遭輪姦更是很多女性異見、宗教信仰人士的遭遇。

色誘引向絕路

1964 年,法國外交部向駐華使館派去一位年輕外交官,伯納德.博斯考特(Bernard Boursicot) ,在中共情報部門的精心安排下,與男扮女裝的花旦演員時佩孚,開始了一段荒唐的交往,一年之後,時佩孚「小姐」更告訴情人已「懷孕」。中法的「愛情結晶」 是從新疆抱來的一個藍眼睛混血兒。法國政府的種種絕密文件就這樣源源不斷地經「女友」流入中共手中。

不久之後,博斯考特離任回國,唸唸不忘他的「情人和愛子」。文革期間,時佩孚「小姐」要求博斯考特提供更多絕密文章以保證「她」和幼子的安全。1982年伯納德終於把時佩孚以婦人身份帶出中國大陸,前往巴黎定居。不過,這對情侶很快被捕。當法庭向伯納德宣布時佩孚是男人時,他拒絕相信。最後法國警方把他們關在一間囚室,使他終於發現真相。絕望之餘,博斯考特割喉自盡,雖被搶救過來,但最終淪為中共的犧牲品。

不過,博斯考特並非一件獨立個案,中共設桃色陷阱去誘捕在世界各地的「耳目」是一直存在的做法。在「失去新中國」一書中形容美國人在北京極盡荒淫的一面,人倫觀念蕩然無存,女人垂手可得。書中又記述2002年7月的新華社報導指三里屯吧街成立了一個由酒吧業主、保鏢和妓女組成的黨支部。共產黨已經開始吸收資本家入黨,而且也把性行業中專門為外國人提供皮肉交易的從業員包括進來。該書的作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認為,中共當局允許外國人有這種「自由」是出於對商業和政治有利的考量。

洛杉磯知名僑界人士、中共國駐洛杉磯總領館的「大紅人」陳文英,於去年4月9日被聯邦執法機構認定為「雙面間諜」(Double Agent)遭逮捕。陳被指控,她在向聯邦調查局(FBI)提供有關共產中國情報的同時,也把美國機密情報偷給了中共政權;與她同日被捕的還有,陳文英的情夫、長期為陳文英充當「傳手」(Handler)的前聯調局探員史密斯(James Smith)。

法庭文件還顯示,在陳文英20年的色情間諜生涯中,除了史密斯外,另外還有一個第4者,就是美國聯邦調查局三藩市分局的前特工小克里夫蘭 (William Cleveland Jr)。

流氓心理戰略

最近,中共前610警司郝鳳軍在臺灣出席一個名為「中共黨治社會下台商如何驅吉避凶」的講座時,就提過中共是如何利用色情圈套陷害台商,為的是要利用對方來套取所需的情報。手法都是很類同,秘密警察先跟這些台商接觸,帶他去歌舞廳進行嫖娼,或者去洗浴中心,這時派出所的民警就來檢查,一檢查就把台商抓走了。被抓後,不讓台商聯絡外面,旨在打垮臺商的意識,讓其對生活沒有希望,問什麼都答應。

在絕望時,再由台商認識的內部人員以「關係」把台商「營救」出來,台商此時感恩帶德,最後台商答應回去瞭解自己國家的一些情況,慢慢一步一步深入,其實已經是替中共蒐集情報了。

當然,醜聞有時可能會外傳,到時中共又可以以「民族主義」的幌子,去棒打犯事者,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去年9月16日, 300多名日本遊客,在珠海國際會議中心大酒店集體嫖妓。酒店讓夜總會「媽媽生」們帶著500多名妓女進駐,供酒店內300多名日本遊客嫖褻。事件曝光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孔泉就日本人在粵集體嫖娼表示,外國公民來華必須遵守中國法律,希望日本政府在這方面加強對本國國民的教育。不過,據大陸消息人士透露,事件的主謀就是珠海國際會議中心的老闆吳新旺,而他的靠山正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侄子。

手段涉違國際法

中共蒐集外國情報的廣泛性和系統性,所涉及的人來自不同國家和階層,反映中共對世界操控的野心,過程中也涉及到對人權和國際法例的違反。

今次日本駐中國官員自殺事件,日本外務省於12月28日表示,日本已經針對一名駐上海外交官自殺的事件向中共政權北京提出抗議,外務省發言人說:「我們相信,在自殺事件背後,中共政權情報人員曾作出令人遺憾的行爲,違反保護外交官條約的要求。」內閣官房長官安倍晉三在記者會中指出,自殺事件令人遺憾。他指出,如果有人脅迫領事館員或施壓是違反國際條約的行為。

遭羞辱百口莫辯

此外,中共亦關常用女色有關的指控來打壓異己或處理政治問題,曾經在去年5月被深圳當局以「嫖娼」罪收容投入監獄的知名自由作家劉水先生對中共的這種做法分析說:為了逃避國際社會的指責,堵住民間人士的聲援和呼籲,中共當局對異議人士或自由知識份子的打壓,常常是設計圈套,用其他的「民事刑事罪」來栽贓陷害,而非政治名義來進行,諸如敗壞聲名的嫖娼、偷稅、擾亂公共秩序、破壞公共安全等等。這也是中共當局幾年前鎮壓中國民主黨成員、誘捕中國民運人士等活動所使用的卑鄙方式,以讓從事民主政治的人士遭受羞辱、百口莫辯,以使同情並支援民主自由的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找不到譴責中共流氓無恥的正當理由。

香港民主黨議員候選人何偉途於2003年8月13日,參選香港立法會期間,在東莞公幹時在酒店被公安拘捕,被中共當局指為「嫖妓」,隨即送往東莞大朗勞教所勞教,在被勞動教養了5個半月後獲釋返港。回港後,何偉途召開記者,指自己是在利誘下簽署10多封悔過書:「他不給我打電話,不准我找律師,我毫無保障的情況之下,被利誘之下,我簽了悔過書。」

新加坡《海峽時報》駐中國首席特派員程翔於今年4月22日因「涉嫌間諜問題」,被被北京市國安局以間諜罪逮捕。外界對於程翔被捕的原因一直是一個謎。8月5日,在中共官方新華社報導程翔被控以間諜罪正式逮捕後,中共來一套「輿論先行」,部分香港親共媒體開始接連對程翔進行負面的報導,指程翔因為結識「情婦」黃偉而誤墜間諜網。當事人黃偉更專程由深圳來港,斥責有關媒體捏造事實,並強調她與程翔只是朋友。

另外,廣西中馳律師事務所的楊在新律師對廣西當地政府的投訴。楊律師表示,由於他曾給因檢舉上級而受打擊的廣西合浦縣公安局的女警察張耀春提供法律幫助,而被當地公安局打擊報復誣陷他嫖娼並遭到收容教育6個月。楊律師認為香港的何偉途議員在東芫的遭遇也與他自己的經歷十分相似。

最近,曾三度發表公開信致胡錦濤和溫家寳的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律師的手機也收到一些奇怪的資訊,一名自稱為女大學生的人士給高發了一封簡訊,稱她是在幹部大院里長大的,她知道很多官員腐敗的情況,她會很堅定地跟著高律師。她並稱許多人對她的姿色讚美不絕,希望在漫漫長夜中能陪伴高。

滅人倫垮意志

中共對於不屈從的堅定分子還會採出類似群體滅絕的犯罪手法,旨在從精神和肉身上徹底打垮對方,承受最慘烈的正是在中國境內的中國同胞。在高智晟於12月12 日第三次致中共領導人的公開信中,有這樣的陳述:「此時此刻,我用顫抖著的心、顫抖著的筆記述著那些被迫害者6年來的慘烈境遇,在這次令人難以置信的野蠻迫害真相中,在政府針對自己的人民毫無人性的殘暴記錄中,其最持久地震盪著我的靈魂的不道德行為記錄,即是「610」人員及警察的、完全程式化的幾無例外地針對我們女同胞女性生殖器攻擊的下流行徑……任何語言、文字的功能都無法複述清或者再現我們的政府在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我們還尚存一絲體熱的民族成員誰還有條件在這樣的真實面前沉默下去!?」

11月25日下午,警察何雪健在「執行公務」過程中公然強姦了法輪功學員劉季芝和韓玉芝。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曾將18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四川重慶大學女研究生、魏星艷因修煉法輪功被警察當眾強姦。

文化大革命中,大學音樂教師家庭張志新因批評對毛澤東的個人迷信,於1969年9月被捕。6年的牢獄生活中受盡酷刑、輪姦和精神摧殘後被割斷喉管槍決。其家屬被要求繳納槍決所用的子彈費。前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當著中外記者說因「六四」被捕的女學生在四川牢中被輪姦是「罪有應得」!

中共與邪教無異

中共以亂人倫達操控目的的手法與邪教言論無異:由大衛摩西(原名大衛貝克(David Brandt Berg) )帶領的邪教組織愛之家,行為乖背倫常,邪淫至極。尤有甚者,貝克更鼓吹信徒以性來傳教,要女信徒不惜用肉體為餌,勾引人入教。賣俏之餘,更驅使信徒去賣淫,為組織賺取金錢和物質的報酬。他們的理論是:「搞跨那制度」(Spoiling the System),利用那「制度」去獲得任何可以得到的東西。

(大紀元記者吳雪兒綜述報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