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200警察鎮壓村民 8農民代表被抓


6月30日,四川自貢市政府派出大約200多名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鎮壓紅旗鄉白果8組護地農民,造成多位村民受傷,一位70多歲的老人被毆打昏死送醫搶救,8名失地農民代表被抓走。目前,農民被迫撤離現場,但要求政府和公安部門放人。

從6月23至 28日,大約有20多位村民輪流在失地施工現場,開始24小時全力保護失地,那幾天都無人管,但在29日下午4.30分來了100多名公安,拉出了警戒線。村民代表劉正有說:「今天是專門來抓農民,當時,農民和政府官員、警察對峙,有些農民坐在路邊、有的在自己的家裡被強行抓走、有的離工地很遠。」

據劉正有透露,他剛從現場回來,情況非常惡劣,自貢市公安局出動了兩大卡車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大約有200多人,現在防暴警察走了,但政府官員還在那裡,這一次是由市政府下令抓人,一共被抓了八人,都在他們的警界線以外被抓。

抓走村民是:陳守先、陳守林、黃光宗、李茂奎、胡淑明(殘疾)、黃樹民兒媳婦(名字不祥)、曾正英、還有一人不祥,現被關押在自貢市公安局,情況不詳。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村民說:「手段真的太殘忍了,其中一個被抓女性還是孕婦,她被倒扣雙手,摁在地上,因下雨,衣服頭髮全都沾滿泥巴,身上弄得很髒,上身全部赤裸,這個孕婦是昨天被打住院黃樹明的兒媳婦。」

陳守林妻子描述(邊講邊哭),早上八點鐘,村民去了鄉政府,大約10點多去工地,看到好多警察抓人,被罷免的幾個代表,在旁邊指揮,該抓哪些人,警察就抓誰,守林被抓,大家都看到他被打,一直喊『唉呦、唉呦』,她被氣哭了,她的丈夫歲數那麼大,還被打,真的沒得活命啦,該怎麼辦啊………

「防暴警察還把七八十歲的村民打在地上,只剩一口氣,打了120送醫院,公安警察、政府官員,在那裡強行施工,我們只有幾十個農民抗議沒用,就被他們鎮壓下去,老百姓大概有20多個人,就向公安局要被抓的8人。」

村民哭訴著表示,老百姓被打的打,抓的抓,老百姓根本就沒辦法活,打了幾年的官司,也沒有房屋住,大家都租房,現在都說不出話來啦,處境挺淒涼的,土地、房子被政府罷佔幾年了,在外面流浪這麼多年,不但沒有解決,為了維護自己的土地,結果還落到這個下場,想想是挺傷心的。

據瞭解,這次大規模的行動,是自貢市政府下達的命令,動用自貢市的防暴警察,來抓保衛土地的農民,對付赤手空拳的百姓,而且有很多是老弱病殘的村民。

劉正有表示,當局不顧國家法規,不顧失地農民的生存狀況,不顧民眾的呼聲,不顧對社會的影響,動用警察來鎮壓,今天他到現場,村民把他團團圍住,哭的哭,訴苦的訴苦,劉正有當場對當局的行為,提出了嚴重抗議,太不像話,就為幾個錢,根本沒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心裏。

失地村民希望上級盡快派人來調查此事,呼籲全世界有正義、有良心的人,關注自貢失地農民生存狀況,他們連孕婦、殘疾人都抓,還暴打農民,情況愈來愈複雜,農民已徹底失望,無路可走,本想走出家門保護自己的土地,現在根本沒辦法保護,圍觀民眾紛紛讉責他們這種暴行。
被打傷村民。(大紀元)

圖為:29日下午4.30分來了100多名公安,拉出了警戒線。山前面是失地施工現場。(大紀元)

政府挑撥、分化村民 收買村代表

據悉,白果村8組有333人,耕地320畝,其中自留地、宅基地、非耕地約180畝。2006年3月,政府急征白果村8組的耕地和非耕地約70畝,以及白果村7組約40畝搞房地產開發。遭到村民強烈反對,白果村7、8組村民冒著酷暑24小時守護著他們的土地,其中,白果村8組90歲老翁賀新華也加入保衛土地行列。

失地維權代表劉正有說:「現在政府用一切手段對付村民,收買村代表,挑撥、分化村民,讓村民之間發生矛盾,手段很惡劣,進村欺騙村民簽字同意出讓土地,村民拒絕簽名領取封口費。」

據悉,被收買的村代表已被村民罷免了,據村民統計,全組只有66人被欺騙簽名,被欺騙的村民知道真相後,要求籤名作廢。

自貢失地農民的遭遇

6月16日,四川自貢失地農民維權代表劉正有,應邀參加日內瓦國際人權會議,由於當地警方的阻撓,在北京機場遭到攔截,被四川警方強行押回自貢;之後,2次遭到警方非法傳訊,過程粗暴。劉正有對此提出強烈抗議,並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和「國際人權服務」發出緊急求救書。

1993年,自貢市政府以興建「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為名,未有合法審批程式,佔用農民1.5萬畝土地。12年過去,農民沒看到「高新技術」企業,只看到一棟棟商品樓和大片荒地,造成了3萬農民失地、失房、失業。

失地農民土地補償費及房屋折遷費被私吞和剋扣,醫療、養老金等社會保障,迄今未辦理。為了維護失地農民的正當權益,劉正有等村民,10多年來堅持依法維權,並展開保衛土地使用權爭奪戰。

劉正有表示,2003年起共發生6起群體抗爭事件,先後抓捕農民200餘人,被拘留24人,被暴打致殘10餘人,死 4人。為了殺雞敬猴,政府官員親自帶隊,把他的三層樓房被炸,財產沒了。單是因為生病無錢醫治,就死了20多個村民。

「每月只有幾十元生活費,最低生活都無法保障,小病拖,大病挨,慢慢死去,非常淒慘啊!父母非常疼我,我去上訪,他們都擔驚受怕,最後也生病死了。我先後失去了5位親人,都因無錢醫治而死,提起母親,我現在都很傷心、想流淚。」

劉正有談到這次出國被非法押回、遭到傳訊,他說:「非常荒唐、感到非常氣憤,可想而知,人權組織邀請我,我的人權都得不到保障,普通老百姓還能得到保障嗎?呼籲人權組織派官員來調查真相,現在中國人權狀況更加糟糕,還繼續加害我。」

六四天網黃琦表示,劉正有從個人維權開始發展到為整個農民受害群體的維權。他參加國際人權會議,向外部世界展示中國人權特殊狀況,當局非常害怕大量黑暗內幕被曝光,採取非法手段對他。這事件有非常典型的特點,自我標榜維護人權的一個組織,對受到邀請的客人受到人身侵害,竟然沒半點聲音,這是荒唐可笑的,這種作法,正在貶低聯合國人權組織的信譽。

(大紀元記者古清兒/艾清報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