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七一感言:中共瀕臨死亡


 北京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在七一前夕通過越洋電話接受希望之聲「兩菜一湯」脫口秀的採訪,就中共建黨85週年及中國社會現狀發表相關感言,以下是採訪摘要:

中共瀕臨死亡

現在全球共產專制國家,正式的算就這麼5、6個。這個數字本身告訴人們共產專制走入絕境的這麼個情況。中共的慶祝活動,另一方面無疑反映出它們內心極度的不安與脆弱。在中國大陸,中共說什麼,沒有多少人相信。包括它自己的黨員沒有人相信。但許許多多人卻在這種妥協和怯懦當中加入到這種慶祝活動當中去。中央電視臺宣布荒誕消息,說七一時,全國各地要開出85輛紅色列車,以慶賀「我黨成立85週年」。當時我正好路過一個商場,結果「哄--」,在商場看電視的人都起鬨笑了。它就是說:現在中國人都感覺到它的無奈在哪裡。凡是人不喜歡的,它就持續的說。你不喜歡聽的,它會喋喋不休的講。我想胡錦濤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說的(註:指胡錦濤在2月下旬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說:「我黨正面臨亡黨危機,近年不是減弱緩和,而是正面臨著加劇,激化。」),他們歷來對自己的所謂功績或力量,從來都是可鼓不可泄。但是胡錦濤講出這話,在那時講話的時候至少講出點真實消息,中共瀕臨死亡。因為毫無疑問,它現在綁架了一個國家。其立國、立黨、其政權的存在需要人心來支持。現在都是些沒有人心、沒有靈魂的人支持它。我最近在文章中說,如果在一年半前說有人告訴我中共會在未來的幾年被中國人拋棄,我不太相信,但今天的話,現在有人告訴我說中共明天滅亡,我一點都不驚訝。

中國社會最尖銳的矛盾和中共走向快速死亡的原因

中國社會最尖銳的矛盾就是中共存在於中國社會,這是中國社會最尖銳的矛盾,是所有矛盾的本源,是所有矛盾的指向。現在所有矛盾都是要在去中共的過程和結果中才能化解。

中共的野蠻暴力是其走向快速死亡的催化劑,最強力的推手。如果通過施仁政,或者繼續用它的欺騙和一些技術上的懷柔手段,我有篇文章說,中國人對當權者的要求是非常低的,低到什麼程度呢?「亂世人不如太平犬」。寧願在太平時當狗,只要當局能保障我做太平犬,我就心滿意足。但今天中共不斷的打碎著人們做太平犬的美夢。暴力是其走向快速死亡的最強力的推手。在陳光誠事件中,徹底的,警察公開在全球,全人類面前,用黑社會的手段施暴。我與那些一直堅持支持中共,迷信中共或者假裝支持中共的人來聊,這次讓他們也覺的目瞪口呆。他們說:我們不斷告訴人們中共是好的,即使些壞,也是局部的。但這次一些人講:這次,警察公開用黑社會的手段施暴,讓相當一部分人覺的目瞪口呆。他們再也沒法說了,誰能告訴自己周圍的人說,中共用黑社會的手段,這是一種合理的行為?沒法告訴。

中共給中國社會帶來的最主要問題

中共長期執政給中國社會帶來的最主要的問題是使中國人道德淪喪,道德頹廢,人性淪落。對改造整個民族精神,和拯救民族道德頹勢來講,結束暴政反而只是技術問題。結束暴政並不意味著中國社會就一躍衝天,人們的道德迅速回升到一個符合文明狀態的台階。不是的。因為中共對中國人道德,人性,精神文明的傷害,將禍及幾代人。是中國最為沈重、威脅最大、最令人擔憂的問題。

國內維權運動發展的條件及現狀

中共的罪惡是一切維權到了今天這個階段的基礎和條件。另一個最重要的條件是今天的中國人死不願承認,但心裏又非常清楚的就是法輪功受害群體在中國大陸和大陸以外的地方堅韌不拔的,不依不靠的持續的講真相。這是整個國際社會對今天中國人權狀況和中國人的生存狀況,整個中國民主和法治前進的階段性的步伐及狀態開始持續關注的最重要的條件。另一個就是八九「六四」屠殺已經過去了十七年多了,應該說對一個政權大規模屠殺的這種恐懼稍微拉開了點距離。就使一部分人開始對民族命運,對民族的關注抬頭。另外一個重要的就是,當前中共暴政已到了完全失控的階段。

我從去年10月以來,我對中共鎮壓法輪功問題做了深入的調查。我們原來說難聽點,大家都知道中共不是個好東西。但是不知道,它對人性的背離,對人類基本尊嚴和基本生存底線的背離,到了這種毫無顧忌,毫無底線的地步。同時,這半年以來,由於我停止律師業務,我全身心的關注社會問題,關注中共的社會行為價值。諸多方面的、近距離的觀察,以及對有些事件當中的親身經歷,能準確的得出這樣的結論。最近,就山東陳光誠事件而言,許多人看到的和我們看到的一樣。但是我們多了些沈重的思考。最近陳的律師到了山東以後,每天面臨的問題都是暴力毆打。每天都是暴力毆打,每天打陳的律師。山東政府方面,所有和律師打交到的過程,都是暴力毆打的過程。最近一次是他們趕到陳的村口去看其夫人,被流氓毆打,不明身份的人毆打。過程中,他們報警十次,到第十次,警察才姍姍來遲。來了之後,也是不說一句話,不邁一步路。卻看著繼續對他們的施暴。連律師坐的車都被掀翻了。這樣的,我也承擔了一部分損失,我也捐了一些錢。但是這裡有一個細節:這些警察來了之後,人們發現這些警察把自己的警徽警號都拔掉了。我想警察還是憨態可掬,他們認為他們的行為更接近於黑社會話。所以他們自己內心也不認為這樣的行為配由警察去做。所以把自己的警徽警號都拔掉了。這裡從另一面反映出:這個政權剩下的唯一資源就是暴力資源,還不是所謂的國家和政府的暴力資源,而是黑社會化、流氓地痞的暴力資源。實際上,中共自己也清楚,所以它完全到了自暴自棄,破罐子破摔的地步。因為現在的中共是一群穿西服的人來控制,但凡有一絲可能和能耐,它決不會公開的用黑社會的手段來處理問題。今天,他們不得不穿著西服指揮國家工作人員用黑社會的手段去和中國人民打交到。這也是中共走向最後階段的這麼一種必然的心態使然。也是它必然的條件使然。

陳光誠事件正演化成一場全民抗暴的大事件

陳光誠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而且他是個盲人。但是現在中共也不否認這樣的說法,就是說由於陳光誠被刑事拘留到最後的被逮捕,迅速的在中國大陸又演化成一場全民抗暴的大的事件。陳光誠事件可以說僅僅是一個觸門而已。但是為什麼人們對陳光誠事件這麼的關心?因為我們必須強調的是:陳光誠雖然是盲人,但他對中國整個民族陷入深深的罪淵(罪的深淵),他看的非常清楚。他是個看得清楚的盲人。當他看清中共的罪惡的時候,他對他周圍許許多多和他一樣的,受到中共傷害的沒有力量的普通人給予幫助。這是他和他周圍的人的不同。周圍的人受到傷害以後不敢說話,陳光誠卻敢勇敢地站出來,講了真話。嚴格意義上講:顯然中共不會怕一個個體,一個盲人。但是,現在中共持續要對付的,張牙舞爪要消滅的是陳光誠身上表現出的民族的不屈和這種堅決講真話的,不屈的抗爭精神。這是中共最懼怕的。那麼我們大部分中國人也看到了這一點,也看到了中共的意圖,它不是說要消滅陳光誠的個體,而是要消滅一種現在已經非常緊缺的一種精神。那麼這種情況下,全民抗暴的形成就有了基本的觸發條件。

中共能改變自己嗎?

中共想改變自己,任何人都沒有這個力量。因為江澤民把中共能夠改良的徵候和條件全部葬送掉了。今天的中國,凡是有認識能力的人都認識到:胡溫只有兩條路,要麼拋棄共產黨,要麼堅持一黨專權,堅持到死亡,沒有改造的餘地。它沒有改造的基礎。胡溫剩下的就這麼兩條路。他們也很無奈,從現在看,他們是很庸俗之輩。現在改造的條件不存在了,如果他們沒有拋棄中共的膽略和道德勇氣,那只好在中共這臺破機器上同歸於盡。現在明顯的能看到,胡溫是最能忍辱負重的倆人。像中國各地各種貪官污吏暴政,每天都是拷問良心底線,衝擊人性底線。都是考驗人的最低良知底線。像這個陳光誠事件,和去年陝北油田事件。可是胡溫他們還得為製造暴力的人保駕。那些人要求胡溫:你支持我,你不支持,你就亡黨亡國。

在談到最近中共官方大事報導國內入黨人數增加時, 高律師指出:

它說它黨員人數增加到9千萬,或者一個億,只要現在控制權力還在中共手上,它這麼說一點都不讓人驚訝。它湊這個人數,且不說真假,它毫無意義,它毫無意義。因為許許多多人從心裏已經徹底拋棄了它。中共現在許許多多大規模轟轟烈烈的慶祝活動,再一次告訴人們這個無賴政權本質沒有發生任何變化。這個無賴政權沒有任何改變。因為它仍然考憚7b的不是通過做實在事,徹底改造其流氓本質來贏得人心,而是繼續通過鋪天蓋地的欺騙、鋪天蓋地的強制來繼續綁架人們的思想和心靈,要求人們相信它永遠是「偉光正」的。像我的孩子回來講:學校要求入團。我說:爸爸主張不入。但是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爸爸媽媽都退了黨。她說,老師說了,誰入團,考高中時就加分,誰不入,不但不加分,還要給你減分。就說它現在赤裸裸的就是一個威脅:你入還是不入!你想,這樣的入進去有什麼用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