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達內的「無悔」與「道歉」

2006-07-15 11:53 作者: 陳力川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齊達內7月12日接受法國電視訪問,受法國電視訪問,對自己在世界盃的決賽上頭撞義大利後衛馬特拉齊被紅牌罰下的行為「無悔」,但向觀看這場球賽的世人,特別是兒童和教育者「道歉」。「無悔」是因為後悔意味著對侮辱性語言(語言暴力的一種形式)的縱容,這是齊達內這樣的「好漢」不能接受的;「道歉」是因為他在世人和兒童面前表現出肢體暴力,而文明人畢竟不能以「暴力」為榮。在「無悔」和「道歉」這對看似矛盾的背後,在用肢體暴力對抗語言暴力的背後,在沉默、譴責、批評、惋惜、理解、同情、支持、鼓勵、贊成的嘈雜聲中,我們嘴上雖不能說齊達內做得對,可心裏已經原諒了他(一項民意調查顯示,61%的法國人對齊達內表示原諒,52%的法國人對他的行為表示理解,可見有9%不理解的人也原諒他)。
    
      馬特拉齊承認用語言侮辱了齊達內。至於他說了種族歧視或反伊斯蘭的話也好,傷害齊達內的母親和姐姐也好,刨根究底已經沒有必要。問題是齊達內是否應當用激烈的行為對無法忍受的侮辱性語言作出回應?是否應當在決賽場上不計得失,不計後果,違反規則當場還擊。人們對這個問題的回答五花八門:「一時衝動,失去控制」,「小不忍亂大謀」,「因小失大」,「上了馬特拉齊的當」,「落入義大利隊的圈套」,「告別賽功敗垂成」 ,「將個人榮辱置於國家和集體的榮譽之上」,「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有弱點的偉大球員」,「悲劇英雄」等等。但是齊達內在電視訪問中可能給我們提供了另一個答案。當記者問齊達內是否會重新考慮退役的決定,再創造一次「光榮退役」的機會時(言下之意這次退得並不那麼光榮),他毫不猶豫地回答「不會」,然後微微抬頭看了看天上,用一種宿命論者的口吻說:「這一切或許就是天意,我接受這個事實」。這使我再次想起愛因斯坦的話:「就像一個盲人對顏色毫無概念一樣,我們對於上帝理解萬事萬物的方法簡直一無所知。」。或許齊達內對上帝(或者說真主)理解萬事萬物的方法略有所知,或許以失敗的代價維護人的尊嚴正是他的天命。
    
      我們中國人常說:「天意不可違」,「人算不如天算」,「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齊達內不願意改寫或重寫退役之戰的歷史,並非滿意這個結果,而是意識到人意之上還有天意。那麼這個使多少人扼腕而嘆,使法國隊二次奪冠的美夢破碎,使無數球迷和法國人失望悲痛的「天意」究竟是什麼呢?是不是敢於不惜一切代價,不分時間場合捍衛「人的尊嚴」的勇氣呢?(這或許不是推崇犬儒主義的馬基雅唯裡的後代可以認同的)。社會上有太多被侮辱者的反應遭到懲罰,但侮辱人的人卻不受懲罰的現象。當許多人只能任榮譽在陰暗中哭泣的時候,齊達內卻寧願讓它在萬眾面前受到「應有的懲罰」。他不想為自己的行為辯解,也不希望年青人效法,但他仍然對自己的錯誤行為「無悔無怨」就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思考了。顯然在齊達內看來,有比當世界冠軍,慶祝勝利,受世人景仰更重要的事情。那麼這個更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呢?若干年後,當人們回憶起2006年足球世界盃的時候,可能已經忘記是在德國舉行,可能已經忘記是點球大戰決定勝負,可能已經忘記是義大利奪得冠軍,但是人們永遠不會忘記齊達內拒不受辱頭撞馬特拉齊被罰下場與金盃擦肩而過的那悲壯的一幕。可以說2006年的世界盃決賽沒有真正的勝者:義大利隊捧走了世界盃,但法國隊沒有被戰勝。
    
      不幸使怯懦的人受辱,使勇者受到尊敬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