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國:我們是一個再婚家庭


受訪人:劉女士,40歲,廣東人,2002年登陸多倫多

  有人把再婚稱作為「人生中的第二個春天」,可是在春天裡開的花也有好有壞,其中的原因也只有自己知道。對於半路夫妻來講,什麼才是最重要的?是安安穩穩地和她/他相扶到老,還是盡心竭力地給兒女一個將來。當親情和愛情撞車的時候,卻無論如何也平衡不起來,其中的煩惱真是一言難盡……

  我的老公是老移民

  我老公25歲的時候就來到加拿大了,那時候他還是個年輕並且朝氣勃勃的小夥子,時間一晃過了20年,他也變成了一個大肚翩翩的中年男人,這樣算來,他也是個老移民了。

  他告訴我,當年他家裡的經濟條件比一般家庭好一點點,他又是個學習工作都很勤奮的人,還有一個表姨媽生活在加拿大,於是他也來了,來留學的。他到多倫多的第一天就遭遇到白人表姨丈的白眼。第三天在他表姨媽與姨丈的激烈爭吵和漫罵中搬出去了,那時候,他的英文很不好,差到連問路都不知道從哪個單詞開始說起,但是很奇怪,他卻聽懂了他們爭吵的原因是因為他。後來他和我開玩笑說,無論你在哪個國家在學哪種語言,你會發現,罵人的話總是聽一次就記住了。

  他就拖著兩件大行李在路上走著,幸好不是冬天。兩個多小時後,他住進了一家小旅店,但是這比筆花銷是一個意外,而且不能允許他在意外上再加上一個數字。他出去買了份報紙,尋找著房屋出租信息,最後,找到了一個環境不好而且離他申請的大學很遠的地方的一個地下室,說起原因,終究還是那個小房間便宜。

  便宜沒好貨,那個小房間很昏暗又潮濕,還常常散發著一股子霉味。最可怕的還是那個房東,一個白人老頭子,吝嗇的不得了還經常偷吃他的東西。也許那時候,錢對於像他那樣的留學生很重要,至今他還記得,那老頭子總共偷了他23個雞蛋,5個蘋果等等……。

  一邊上學一邊打工的日子,那個時代的很多留學生都經歷過並且記憶猶新。可能是太苦了,他不高興談起那段艱苦的歲月,總之,現在有著還算OK的工作,能養得起我們一大家子人,就知足了。

  離婚外帶一個女兒的我

  我女兒5歲那年,我和我前夫離婚了,那時候我也才33歲。我前夫和一個只有22歲的女人在一起了,我輸在了年齡上。我自認為是一個漂亮有風度的女人,但是男人有錢了,他喜歡更年輕更漂亮的,我這個和他一起打拼事業的女人已經沒有價值了。我自己也有些錢,還從他那拿了一筆,沒什麼留戀地帶著女兒走了,把家讓給了那個小了我11歲的女人。

  我帶著女兒,瀟灑快樂卻又孤寂地過了兩年。一個以前和我有生意往來的老朋友給我介紹了他——我現在的老公。他是我朋友的老同學,住過同一間宿舍,當年關係很好的倆個人,後來一個到了加拿大讀書,一個在深圳做起了生意。

  他帶著一個和死去妻子的10歲兒子回來度假。我想,我的朋友是有意撮合我們的。一個離了婚帶著個女兒的35歲女人,一個失去了妻子帶著兒子的40歲男人,看上去似乎也挺般配的。我們倆很快就心領神會,時不時地談一談自己的事情,結果他在度假的這一個月裡有了收穫,我變成了他的女朋友。我終於在35歲那一年裡再次動心。

  我們交往、談心、長途電話,寫Email,然後結婚,辦手續,再辦團聚,2002年的春天,我帶著女兒和手裡的一筆積蓄正式和他生活在一起了。

  我是個能幹的女人,自從我到他家的那一刻起就沒休息過。家裡家外和他的生活起居都照顧的井井有條。當我發現工作不好找的時候,就又趕緊想其他的辦法,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要自力更生,不能給他加負擔,更不能讓別人看不起。這就是我的外柔內剛。

  孩子們,我們沒辦法平衡

  婚姻生活本身就是平淡無奇的,尤其是像我們這種已經有過婚史的人在一起,浪漫的東西就看得更淡了,除了沒結婚的時候我們看上去還像對老情侶,現在,我們著重的是真實的日子。

  我和他並沒有因為感情趨於平淡而失望,卻因為我們各自的孩子而頭痛。其實我們家現在並不平靜,三天五天就要吵嘴,都是因為小事情,嚴重的也有幾次。兩個孩子本身就對我們倆人有排拆。我的女兒在中國長大,其實無論她的爸爸是否對不起我,但對她是很好的,也很愛她,所以短時間內或是以後都很難接受已經有另外一個人代替她父親的地位照顧她。他的兒子所有美麗的記憶都是和他親生母親有關,他的母親原來是家庭主婦,所有的時間都用在照顧家和孩子身上,我承認,我可能做不到。

  兩個孩子之間相差了4歲,又是一男一女,一個在中國長大,一個已經是真真正正的「香蕉人」,溝通存在著問題,不怎麼說話,感情也冷淡。隨著年齡的增長,兩個人不但沒有暖和,反而越來越嚴重,年紀一個比一個小,可心思是一個比一個重。

  我老公留學時的那些經歷,形成了他現在的金錢概念。他對家裡有人亂花錢的現象是深惡痛絕,對每一筆賬都問得太詳細,以至於我女兒很討厭這種「葛郎臺」的方式。兒子受爸爸的影響,或是受西方國家AA制的影響,也是把每一筆賬都劃出來。我的到來給了他兒子一個寬鬆的經濟環境,他會在沒人的時候找我要點零花錢,但在此時,我的女兒又不高興了。如果被他爸爸看到了就會罵他亂花錢,他還沒成年,很多事情都不懂,他就會以為我在吹「枕邊風」。還有,他對我們母女存在著歧視,認為我們是從大陸剛來的,和鄉下人一樣,女兒剛來的時候不能說英文,他常說她是傻瓜。

  女兒常常覺得我是厚此薄彼,兒子又覺得他的父親整天都在罵他。有的時候我倆會發現,你越是討好兩個孩子,他們越是不領情,心裏都把我們想成了「假仁假義」。可能人們很難理解後爸和後媽身份的尷尬,對於對方的孩子,他們做錯什麼事情你都要忍著,如果你罵了就會被人們認為是壞人,如果你不管又被人認為是不負責任,各自管各自的又會被孩子們誤會。幾年以來,家裡的氣氛常常是古怪外加緊張,搞得大人心情也很差。

  再親也分你、我、他

  大人也會犯錯,兩個孩子之間的關係,和我們的關係不好很明顯是我們大人沒有協調好。而且大人也會犯糊塗,面對自己孩子臉上的委曲,心裏多少會有多餘的想法,時間一長,那種各懷心事的情景就多了。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剛開始生活的時候,夫妻倆人還會互相商量著,對自己的問題和小孩子們之間的矛盾從來都是有一說一,自己檢討。到後來,尤其是這一、兩年就越發明顯,我們都是互相埋怨,挑對方的不是。還常常會說出 「你們家××今天又……」、「你女兒/兒子……」,明知道這樣會把一家人分得很遠,但還是不自覺地從嘴裡冒出來。

  其實我覺得,這種情況也許並不少見,可能像我們這樣的再婚,還各帶孩子的家庭多少都會有這樣的問題。但是我不知道,別人是否也會像我們這樣把你、我、他,各自的東西或是錢都分得那麼清。 即使是我和我老公這麼親密的夫妻關係,也會多少留一手,這個是我們一開始就知道的並且心照不宣。

  我們會把每個月的家用都放在一起,但是彼此都會留一部分,然後日常開銷就控制在這個範圍。我給我女兒買一些東西,還有她平時上的鋼琴課,課外輔導都是用自己的錢,我也不得不承認,我老公這個人的確有點小氣,他連給自己兒子錢都是心不甘情不願,更別說是給我們了。但是他也很公平,有時兒子找我要錢被他知道了,他也會還給我,我不要他也會把錢給我女兒。因為這樣,我反而覺得很難過,為什麼要算得這麼清楚呢?感覺大家不像一家人一樣,可他又常常把「愛你們」、「一家人」掛在嘴上,反而是我想得太多了。

  在外人看來,我們家的感情和生活都挺好,彼此之間也很親密,但是又有誰知道,我們因為錢和孩子的事情也經常吵嘴。錢的問題通常都是他先挑起,孩子一般都是我先,這已經成為無形的規律。四個人有四個心事,平常看上去都是我和我老公站在一起,但只要一有針對性的問題出現,很明顯就會是2派,他和兒子一條線,我和女兒一條心。

  我有時也會想,如果不是我在國內還有一些收入支撐我在加拿大的生活,如果我們2個大活人要靠他養活的話,那生活會是什麼樣的?不能想像,也不敢多想。也許每個家庭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只是因為我們是再婚的家庭,所以有一些常人家裡不會有的問題,或許也是我想得太多了。孩子們終究會長大,也許我們夫妻倆人應該坐下來多聊聊,談談心吧。

  家庭關係即使再簡單它也是複雜的,它有爸爸、媽媽和孩子,能把它變成一個幸福的家庭的確需要很多心思和時間。再婚家庭的組合,也許會遇到額外的困難,但有信心的人就一定會想辦法克服。原因,只是因為彼此已經是一家人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