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魂的真實經歷


我是畢業的大學生,學的是國際貿易專業,受過高等教育,奶奶是一個比較虔誠的佛教徒,但是我們這些做晚輩,畢竟對這些不是很感興趣!我的這段刻骨銘心的經歷,是關於我爸爸的。我爸爸是屬兔的,如果不是那場意外,他今年應該都有54歲了。

一下子思緒變得好亂,曾經的往事,又像惡夢一樣出現,請原諒我的文字結構不是很緊湊,我會努力詳細的給大家講述這件事情的經過的。

那是2001年4月25日發生的慘禍,我的爸爸在回家的路上,因為一場意外的車禍而當場死亡,沒有來得及見上家人一眼,沒有說哪怕是一句話,離開了我們。整個家就像炸鍋了一樣,每個人都處在崩潰的邊緣,因為要瞞住在外地的爺爺奶奶,第三天就出殯火化了。我幾乎不眠不休,滴水不進,悲痛的心情徹底擊垮了我,第六天的夜裡,也就是第七天的凌晨,我在睡夢中驚醒過來,看到我的爸爸就側身坐在我的床邊,幾乎是睜開眼睛的同時,我掙紮著坐起來抓住他的手,問他:為什麼就著樣走了?為什麼一句話都不說?為什麼∼∼拚命的哭拚命的哭,邊哭邊問,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深深的嘆了口氣,然後起身就準備走,我趕忙摟住他的脖子,叫他不要走,並大聲的哭,我把頭靠在他的肩上,猛的覺得,他的身上好涼啊,特別是臉貼著他的脖子,一種透心的涼……突然,自己就睜開眼了,牆上的鐘錶指針正好停在午夜2點正的地方,而我已經是滿臉淚痕……

因為爸爸是家裡的長子,出事之前,年邁的爺爺奶奶一直都跟著我們生活,那年出事之前的20天,是我爸爸50週歲的生日,我們在酒店大擺筵席(現在後悔都來不及!)席間,爸爸竟然熱淚盈眶的給爺爺奶奶敬酒,說感謝二老對他50年的養育之恩。生日之後,爺爺奶奶就去外地二叔家裡(跟我們相距近2000公里),直到4月25日出事。

出事的第二天,家裡面個個都悲痛欲絕,可是奶奶不斷的打電話來,逼問我們,說為什麼我爸的手機老是關機?是不是有什麼事兒?大家都強裝著騙她(她老人家70多歲,又有心臟病,實在不敢道出實情),她就在電話裡又哭又鬧,直到辦完喪事兒,她在千里之外也快虛脫了,於是姑姑叔叔門決定回去,告訴她實情。回到二叔家,請來了醫院的護士醫生,隨時準備搶救。結果大家還沒有開口,奶奶自己先說話了:你們說吧,我已經哭了3天3夜了,我不會再哭了,我知道你大哥出事兒了。原來,在我爸出事兒的前一天夜裡,她老人家一夜都沒有睡,一直的跟保姆說自己覺得不對勁,好像要出什麼事兒!4月25日(也就是出事當天),吃過午飯,奶奶進房間去午睡,剛進去不到半個鐘頭,就聽見奶奶房間傳出猛烈的哭聲和喊叫:劉*(爸爸的名字),你回來!

原來,奶奶夢見我爸來了,跟她說:媽,我走了,以後你再也看不見我了,你老要保重啊!奶奶說,自己起身就想拉住他,可是……爸爸可是出了名的孝子,真是母子連心啊!

這件事只有奶奶知道,爺爺至今還蒙在鼓裡,只能騙他說我爸做了壞事,被警方通緝,現在逃到國外去了,不能聯繫,否則會被警方抓回來的!(這樣子騙他心裏很是內疚,可是如果道出實情,我想,爺爺不會頂得了多久的)

2003年的8月份,身在海南的奶奶也病危了,我們只有感到海南去守著,結果……

親人離開了,而且是以這種讓所有人都接受不到的方式,卻是是非常的殘忍,就說我爸吧,翻車的前3分鐘他還打了電話給我,說讓我幫他一個朋友老家的親戚找份工作,之後再回電話給他,已經沒有人聽了,我還嚴重的納悶,開著車呢,難道還能睡著?!(沒想到前後幾分鐘,我和我親愛的爸爸竟然陰陽相隔!)繼續不斷的打過去,估計有10分鐘左右,終於有人接聽了,「交警」!

問我是誰?我說:機主的女兒。問他為什麼會聽我爸的電話,他說:你爸出交通事故翻車了,人可能不行了,你趕快過來看看吧!我有點傻了,反應不過來,說:趕快叫救護車送醫院啊!放下電話,連一個人的電話也記不起來了,想打給哥哥,打回家裡……什麼人的電話都不記得了!

趕去事故現場的路上,家裡的司機打電話給我,說:小姐,快來吧,劉總他不行了!我頓時淚如雨下,在大街上抑制不住,像個瘋子一樣的邊跑邊哭……
一路上,總是還抱著一些僥倖的心裏,希望這些都不是事實,希望爸爸完好無損的逃過這場災難。通往現場的路好長啊,總是望不到邊,轉了一個彎,看到好多的警車,看到好多的家人和爸爸的朋友們,看到爸爸的車,幾乎完好無損的放在那,我得心頓時鬆了一下,「車都沒事,人應該也沒事兒吧?」心裏這樣想,再往前,看到哥哥像堆爛泥一樣癱在躺在地上的一個人身邊,我的腦子霎時就像機器一樣短路了……爸爸的臉被人用東西蓋著,身上的衣服干乾淨淨的,就是沒有穿鞋,2、3個大漢級的人物死命的抱住我,不讓我看,我瘋狂的叫著:爸爸,爸爸,起來啊,幹嘛躺在土地上,多髒啊,快點起來,跟我一起回家吃飯啊……就著樣一直的重複,沒一會,天空開始飄起小雨,我拚命的叫司機快去拿傘,幫我爸遮雨,哥哥跑過來拚命的搖著我說:別叫了,爸爸已經死了。

爸爸過完三七之後,我也去了廣州住院,看心理醫生,我的精神真的崩潰了!那些通徹心扉的往事啊,就算百年之後,我仍然能夠歷歷在目……

下面說奶奶。

2003年8月接到奶奶病危的通知,我和哥哥急忙請假趕往海南,因為爸爸過世了,所以我哥哥要充當長房長孫的角色。趕到海南應該是8月16號的晚上了,我們直接趕去醫院,奶奶一個人躺在重症加護病房,渾身插滿管子。奶奶是知道了爸爸的死訊之後,整個人徹底崩潰了的,她整天埋怨自己老不死,說自己該死不死才會讓我爸折壽的。我跟哥哥去到她的床前,叫她,她還會睜開眼睛看我們,只是她的黑色眼仁變得灰灰的,並且飄忽不定的,她還伸出手在空中亂抓,我們把手遞過去,她就緊緊的捉住,不知道想要說什麼。

就這樣到了18號早上,醫生還說好像有一點的好轉跡象,不過有可能會一直的這樣下去。所以二叔建議我們該工作的現回去工作,不能幾十口人一直在這耗著,所以我們全部訂了19號的機票準備返回。大概18號中午的樣子,大家睡醒午覺,看到所有的長輩全部黑著臉進了奶奶的房間,很小聲的說著什麼。過了興許個把鐘頭,個個眼珠通紅的走了出來,原來他們在準備奶奶的後事!我還奇怪了,好好的幹嘛說這個事兒啊?原來,三嬸中午睡覺的時候,夢見我爸爸,看到他黑著臉,很凶八八的樣子說:怎麼還不讓咱媽來?!之後就驚醒了,所以大家預感不妙,奶奶可能時日無多了。

就在當晚的9點多,醫院打來電話,說老太太不行了,我們一家人像瘋了一樣一路狂奔到醫院,只見奶奶還剩下最後一口氣,心電圖只有微弱的跳動而且間隔時間很長,她始終沒有說話,只是伸著手伸向空中,好像要抓什麼似的,總共也就1分鐘的樣子,嚥氣了……大人們都說,是我爸來接她走了。
奶奶落葬百天之後,爸爸也葬了過去陪她,現在他們都遠在海口,看一眼真是不太容易啊……

家裡有一個保姆,是奶奶搬到海口之後一直照顧她起居的一個小姑娘,奶奶過身之後,她一直會夢見奶奶給她託夢,例如她說:你們都別哭了,我不喜歡看見你們哭的樣子,我現在可好了,觀音菩薩還給了我一個蓮花枕頭(有沒有高人指點一下,什麼意思啊?)還說,再過幾天我就要出門辦事兒了,穿布鞋怎麼出去見人?(老太太生前很是講究)說要把她那雙白皮鞋燒給她,她還跟保姆說,什麼首飾都戴了,幹嘛不給她帶上項鏈?(這個只有我們這些至親在現場的才知道的,保姆可沒有在現場看著奶奶更衣)比較靈異的感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