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專欄】詭譎的」五.一六通知」 (下)

2006-09-15 22:00 作者: 文正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邪靈附體 禍害中華(6)

1《通知》標題的詭譎


《通知》有兩個版本,一個是1966年5月僅限於中共黨內傳達的版本,可稱其為;「對內版」;另一個是1967年5月17日,經過技術性修改的《通知》,在《人民日報~》紅旗》雜誌同時公開發表,可稱其為;「對外版」兩者相比較,《通知》的詭譎之處立現。


《通知》的標題,1966年的「對內版」:僅為「通知」兩字。1967年的「對外版」:[通知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兩相比較,差異太大,據說,關於《通知》的名稱,康生1966年5月5日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發言時作過說明:「順便解釋一下,這麼重要的一份文件,叫《通知》好不好?我同伯達考慮過。少奇同志和陳總都考慮過,問主席,主席講還是叫《通知》」這就表明,這個引爆了文革浩劫的邪惡檔,用「通知」做標題乃非無心之作,卻是禍心外露。


《通知》明文發至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區黨委,中央各部委,國家機關部門和各人民團體黨組、黨委,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正文還一併發至縣、團級黨委,但是這些單位的領導在接到《通知》後不久,基本上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衝擊、迫害,甚至於有的被迫害至死,還不知為何而亡。


為什麼會出現如此詭譎的事呢?是因為《通知》明文是發至上述單位的,實際上是宇宙中的舊勢力借《通知》這種人世間的表面形式,向共產邪靈下達了共產邪靈可以附體全中國,更深更廣的禍害中華的邪惡指令。這從《通知》1966年的「對內版」的落款是:「中央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也可得到佐證,「中央」,這裡未標明是中共中央,世人可以理解為是中共中央,其實不是,這裡的「中央」,隱喻當時另外空間掌控人世間的一切事物的最高權力機構:宇宙中的舊勢力,


這種並非常人之事,卻用這個透著殺氣的《通知》,用常人形式表現出來,豈非詭譎麼。


2《通知》內容的詭譎


A《通知》對形勢的判斷是:「我國正面臨著一個偉大的無產階級文化革命的高潮。這個高潮有力地衝擊著資產階級和封建殘餘還保存的一切腐朽的思想陣地和文化陣地」
這裡的「無產階級」,是指已被共產邪靈附體操控或正準備附體操控的那些人,並非是指以經濟地位來劃分的所謂的無產階級。所謂的「無產階級文化革命的高潮」,是指共產邪靈附體要發動一個用其黨文化取代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害人性命的高潮。這個判斷其實是通知共產邪靈要去徹底毀掉中華民族的思想道德體系和傳統文化。以達到其對中國民眾在文化和政治上的絕對領導權。

B《通知》說:「毛澤東同志經常告訴我們,同資產階級在意識形態上的鬥爭,是長期的階級鬥爭,不是匆忙做一個政治結論就可以解決。彭真有意造謠,對許多人說,主席認為對吳晗的批判可以在兩個月後做政治結論。又說,兩個月後再談政治問題。他的目的,就是要把文化領域的政治鬥爭,納入資產階級經常宣揚的所謂‘純學術’討論。很明顯這是反對突出無產階級的政治,而要突出資產階級的政治。」


這一段是中共文革中,文革後,將政治泛政治化的一個來源,一個參照,一個邪惡的典範,為中共以後用政治這個詞去打壓異議人士開了個惡例。是黨文化的一個範例。


C《通知》說:「它的所謂‘放’,是資產階級的自由化,只許資產階級放,不許無產階級放,不許無產階級反擊資產階級,是包庇吳晗這一類的反動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這個提綱的所謂‘放’,是反毛澤東思想的,是適應資產階級需要的。」


這一段是典型的顛倒黑白,中共非法建政以來,對共產邪靈的歪理邪說的宣傳,的「放」,是竭盡全力的,但宇宙中的舊勢力認為還不夠,還要加強,且更要注意加強封對立面之口的手段。

 
D《通知》說:「我們對他們的關係絕對不是什麼平等的關係,而是一個

階級壓迫另一個階級的關係,即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實行獨裁或專政的關係,而不能是什麼別的關係,例如所謂平等關係、被剝削階級同剝削階級的和平共處關係、仁義道德關係等等。」
這一段是宇宙中的舊勢力剝奪人的基本人權的一個宣言,即只要是將某人,某些人的群體劃入了資產階級,或剝削階級的範疇,其實是只要是將某人,某些人的群體劃入了共產邪靈的對立面的範疇,而這種劃分的標準又是變化的,那麼某人,某些人的群體就被剝奪了基本人權,就成了共產邪靈附體中共實行獨裁或專政的物件。
.....


以上對於《通知》部分內容的簡單解讀,我們這裡不作全文解讀。有興趣者,可結合歷史去看,就可能看出許多詭譎之處,但建議讀了《九評共產黨》之後,洗去共產邪靈附體的黨文化的毒素再去看為好。


縱觀《通知》內容及其在文革中,文革後所產生的作用和影響,可看出,表面上它是凡間一文件,傳達的卻是宇宙中的舊勢力的邪惡指令。這個資訊是以毛澤東的大腦為中繼站轉達的,由於人的這個空間和宇宙中的舊勢力所在空間在時間上以及其他因素上存在的差異,就造成了毛澤東在轉達過程中的會出現偏差,遺漏,就有了毛澤東對《通知》反覆修改的過程,這裡不贅述。
3 選擇《通知》正式形成文件時間的詭譎


1966年4月12日,周恩來、鄧小平與彭真聯名寫信將會議情況及陳伯達起草的《通知》稿,報告正在杭州的毛澤東,4月24日 杭州,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基本上通過了《通知》草稿,提交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5月16日 北京。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通過《通知》,此時,擴大會議還未結束。《通知》從草稿到正式形成文件時間歷時一個多月,為什麼要在5月16日讓《通知》正式形成文件。並使《通知》得到了一個廣泛認可的名稱:《五。一六通知》呢。就因為宇宙中的舊勢力給定共產邪靈附體全中國,以文革浩劫的形式禍害中華的時間是:五+一+六=十二年,起於1966年5月16日的《通知》正式形成文件之日,止於,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報》刊登題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特約評論員文章之時,這是從大的時間方面來確定的。文革浩劫十二年又分成三個階段,1966年至1971年,這五年,是以充滿血腥氣的暴力行動為主要手段的禍害中華:1971年至1972年,這一年是以批判林彪集團為表面形式的禍害中華:1972年至1978年,這六年是在用暴力徹底毀掉中華民族的思想道德體系和傳統文化後的系統組建黨文化,更深層的讓中華民族遠離先天的本性,扭曲人性的禍害中華。


中共對外宣稱文革為十年浩劫,其結束的時間以所謂的粉碎四人幫為標記,似乎造成文革浩劫的罪魁禍首就是四人幫等人,似乎造成文革浩劫僅是幾個人的因素在起作用,這樣做一方面是要掩蓋在人世間造成文革浩劫的罪魁禍首毛澤東的罪行,另一方面更是要掩蓋在另外空間操控毛澤東的共產邪靈才真正是造成文革浩劫的罪魁禍首的罪惡。並掩蓋文革浩劫的真實目的,


我們說文革浩劫為時十二年,是從文革浩劫的性質來確認的,1976年,毛澤東死了,四人幫下臺了,但是文革浩劫中的那一套思想,政治路線被華國鋒基本繼承下來了,也就是說文革浩劫中的實質性的東西沒動,直到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報》刊登題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特約評論員文章之後,才出現明顯的大範圍的改變,也就是在那一年,鄧小平實際上接掌了中共的領導權,共產邪靈附體又開始了用一種新的形式禍害中華的過程。
……
歷史已經記住了,1966年5月16日,中華民族不幸陷入了文革浩劫之中。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