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移民安鋼之死:婚姻成「搬運工」?


2月8日,從中國大陸技術移民到加拿大,以開長途大貨車為生的安鋼在美國堪薩斯市因車禍不幸身亡。安鋼系避讓一輛乘坐有兩名老人的「別克」轎車導致卡車傾覆,由於車門變形無法逃脫,在駕駛室內被活活燒死。

他的慘死引起很多華人的關注和同情,隨著安鋼的身世、家庭背景和車禍背後種種不為人知的故事被披露,竟引發了加拿大東部華人移民群體前所未有的熱烈爭議和深深思索。為何一個普通華人移民的死竟引起如此關注和討論?因為他的悲劇折射出技術移民難為外人道的酸甜苦辣。

安鋼,48歲,安徽人,1982年畢業於安徽大學,曾是上海浦東機場電腦系統安裝的技術骨幹,2000年以技術移民身份來加,先在辛力加學院讀書,隨後曾在比薩餅店打工,2006年初成為長途大貨車司機。

由於加對技術移民有較高門檻,最終申請成功者大多學歷較高,在國內有較好的職業、地位和收入。但加國雖大量吸引技術移民,國內勞動力市場卻並不缺乏這類人才,而是需要更多從事體力勞動或簡單技術勞動的工人、技工,加上該國不承認海外學歷和工作經驗,甚至連在加國公司海外分支機構工作的經驗也不予認可,絕大多數技術移民到加後面臨著被迫改行的窘境。

博士打短工、教授洗盤子、研究員賣豬肉、專家理髮的現象比比皆是,已到了見怪不怪的地步。其實安鋼的收入並不差,長途貨車司機在加拿大屬於中高收入階層,但這項工作十分辛苦:長途出車孤寂、疲勞,飲食無規律,許多當地人望而生畏。這行當,除了駕駛技術,精神狀態和身體都要好。而他出問題恰恰因為精神狀態出車禍前很不好。這和他的第二次不幸婚姻有關。爭論便是由此開始的。

他曾有過兩次婚姻,前妻在移民前夕與他離異,15歲的兒子也留在母親身邊,第二任妻子張某比他小15歲,2006年初經人介紹認識,隨即安鋼回國,兩人閃電結婚,當年5月張某來加團聚,兩人感情很快冷卻並於9月分居。

車禍發生數日後,和安鋼同開大貨車的網名「風壓差」的朋友便在加東幾個中文網站發帖子,用較為激烈的口吻指責其妻張某,據他介紹,張在團聚前對安鋼百依百順,溫柔有加,但剛抵達多倫多機場就立刻變冷,9月初,安鋼在出車途中接到張來電,表示要離家出走並讓安鋼「不要找她」,安鋼回家後發現張某已不知去向,不久被告知「妻子認定感情破裂,不願見他」,他因此精神恍惚,情緒低落,加上勞累過度,終於釀成大禍。

據說,安鋼所在公司為他辦理了「WISB」保險,總賠付額達80萬加幣以上。安鋼未另立遺囑,因此分居未滿半年的張某就成了這筆遺產的第一受益人。安鋼在國內的父母身體不好,他們全家及安鋼前妻、兒子的經濟狀況都不佳。

上述情況都是關於安鋼的兩篇網文披露的。一石激起千層浪,這立即引發華人圈強烈反響。許多人紛紛發言批評張某的冷漠。此時,一個網名CRUISER99的「知情人」發文為張某辯護,據他披露,張某抵加後態度立即變冷是因為發現「安鋼家境困難,不但沒有房子,連傢俱都全部是撿的」,感到希望破滅。作者呼籲大家多看看「故事的另一面」,不要偏聽偏信,意氣用事。

這篇網文的發表不但未達到熄火目的,反而火上澆油,加上當地華人媒體《現代日報》、《星星生活》將雙方文章一齊發表,引起更熱烈的討論,甚至爭吵。在爭吵中更多內情被披露出來:這樁婚事的介紹人正是張某的四姐;張夜不歸宿時安鋼多次打電話去四姐家尋妻,都被告知「不在」甚至「請以後不要再打來」;張離家並非一次走人而是分期搬走,不像感情衝動;她拿走的錢是用來購買高檔手機而非必需品。

張某本人在安鋼死訊公布後數日不肯露面,操辦喪事的安徽同鄉會黃、王二先生不得不通過媒體和網路的尋人啟事呼籲她出來主持,但2月24日下午安徽同鄉會開辦的追思會她卻成為唯一到場的親屬,並表示「將護送安鋼骨灰回國」。

這一系列的蹊蹺讓許多華人大感懷疑,爭論有增無已。許多討論者開始質疑張某當初嫁給安鋼是把他當作所謂「搬運工」,即用來作為移民的跳板,達到目的後就迅速擺脫,另尋佳偶。有人指出,身為介紹人、又與張某相處密切的四姐不可能不知道安鋼的生活狀況,張本人又和安鋼網路交流一個月,所謂「因生活落差導致失落感」很難成立。

張在分居前的掠財行為於理不合;張在抵加後四個月才分居,而這四個月恰是她足以完成移民手續、獲得必要身份和證件的最短時間。一些人開始勸說、呼籲張某慮及婚姻現狀和安家的現實困難,主動放棄保費,個別人甚至激動地表示,如果張不答允,就聯名向法庭起訴張「騙婚」。

圍繞「騙婚」的爭論如此激烈,反應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即「搬運工」現象已變得很普遍,在加拿大各華人傳媒和網站上,「國內娶媳婦,回來不見了」的消息已屢見不鮮,有的「新娘」甚至在機場就神秘消失,筆者的駕駛教練移民多年,離異很久,卻一直不敢回國相親,據他自己說,就是「看騙婚看得太多了」。

加拿大是個家庭觀念很重的國度,並不似國內有些人想像的那般「開放」,整日為生活操勞的單身華人技術移民所渴望的是一個溫暖的家庭港灣。「騙婚」給他們帶來的打擊,又何止是金錢的損失?

一些張的支持者則反唇相譏,他們認為安鋼明知對方小自己15歲還娶,是「居心不良」,出問題是「自討苦吃」;張即使有騙婚、騙保嫌疑,也是追求更好生活的正當、合法行為,無可厚非,她嫁給安鋼這個窮光蛋是自己倒霉,意外獲得巨額保費是自己走運,別人不該說三道四。不過,據悉,在巨大輿論壓力下,張某已有意放棄保費。

正如一位討論者所說,安鋼已不幸去世,上述種種爭論已無太多必要,這樁「家務事」的是非曲直也很難判明。「安鋼事件」雖是極端個案,但華人技術移民所面對的各種苦悶卻有普遍性。圍繞此案的討論也許會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冷下來,但困擾華人技術移民的種種家庭、社會問題猶在。具體的人和事可以忘,但教訓和反思卻難以忘卻。

移民是一生中重大的轉折,缺乏朋友和人際關係的移民夫妻,只有多理解、多溝通、多鼓勵、多支持,才能確保彼此身心健康,更快、更好地克服困難,適應新環境、新生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